受害者的悲剧

作者:张家卫



29(3-6):救赎的协奏:汉克手扶着方向盘,疾驶在通往费城的路上,只觉得周围沉寂无声,这沉寂来自于他的心如止水,仿佛他知道他现在可以什么都不想的好好歇歇了。他既不气恼也无得意,什么都感受不到,这便如同他为了能极目远眺而花费数年的功夫去爬一座山一样:到达山顶之时,便一动不动的躺倒在地上,只想在远望之前先好好的休息,终于觉得能自由自在的放纵一下自己了。

张家卫的解读:事实上,作为企业家的汉克是深谙厚黑之道的,只是坚守不同流合污的理性客观自由主义者的底线。当他看到离婚案法庭上那些收了他贿赂却依然道貌岸然的法官之后,他有一大段内心独白:

“在他们看来,他就是个手脚被困、走投无路、只能使出贿赂手段的阶下囚,应该把花钱买通的这出闹剧当做真正的法律程序,应该认为那些压迫他的法令仍具有道德上的约束力,他对司法人员的腐蚀是犯罪行为,要怪就怪他,与他们无关。在强取豪夺的政治正猖獗的这些年,受到指责的不是那些掠夺的政客,反而是被捆绑住的企业家,不是那些用法律做人情的贩子,反而是那些被迫出高价买下它的人,在好几代人进行的抵制腐败的改革当中,采取的措施并非是去解救受苦的人们,而是赋予那些敲诈者更多可以去敲诈的权力。而受害者唯一的过错,就是把这一切当成了他们自己的过错。”(这是上一章内容,但是这却是本章结局的铺垫)


代表着官方的联合理事会和代表着民间的全球进步联盟开始对汉克的钢铁公司动手了,意图让汉克自愿同意他们计划实施的“钢铁联合计划”,即逼迫汉克出让自己利益,以“牺牲的平衡”和“人民的名义”去扶持那些濒临破产的官僚钢铁企业。汉克拒绝的结果就是,他的全部账户和财产被法院以涉嫌偷逃个人所得税的名义全部查封,他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身上只有几百元现钞的穷人。

汉克越来越清晰自己的争斗在现实世界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甚至自己的亲人也都是站在了世俗一面,令他懊恼和气愤不已。当华盛顿方面授意的暴徒渗入他的工厂并且引起械斗,他也被黑棍袭击,幸而德安孔尼亚的出手相救才幸免于难的时候,他终于下定决心,消失在了亚特兰蒂斯山谷。(2017/4/24)

【明天继续30】



83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