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可爱的温哥华(2020.3.4)

我是喜欢读些书的,每每听到知名或者不知名的人说自己可以一年读几百本书的故事,除了钦佩之外,便是纳闷的很。因为我每年可以精读的书不会超过十本,可以浏览阅读的书也万万不会超过50本,这里面还包括电子书。因为,我曾经试过一年阅读100本书的计划,那一年,我大量的时间都是在阅读,包括飞机、火车、轮船和旅行大巴……却终究精读的书籍也不过20本左右,其余的都是或多或少的以浏览阅读的方式完成。就我个人的体验而言,一年如果可以精读三五本,哪怕就是一本,已经是不错的一个成绩。炫耀性的追求阅读数量是一种中国式的花拳绣腿,除了又增加了一些碎片化的信息谈资之外,想去骗别人其实骗的都是自己。但是,三五本书,或者说一本书的选择,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除了来源广泛的推荐之外,我最信的却是缘分二字,如同人一辈子的情分,常常以为是偶遇,却是前世或者今生魂牵梦绕的一个命中注定。这样的书很少,却是可以陪伴自己一辈子。


记得2006年和2007年的时候,我最喜欢去北京海淀的第三极书局,前前后后淘了几百本的图书,但是我最钟爱的却是那本挺著名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作者是德国哲学家马克思.韦伯先生。原来以为这本书也就是我所谓研究研究“资本主义起源”的参考书之一,却一读就是十三年。我认认真真的精读至少五遍,书的内页里写满了我留下的阅读笔记,不少的墨迹和潦草字体甚至连我自己都已经读不懂其中的文字。说句心里话,到今天为止,我似乎越来越没有读懂这本书,于是我相信我不是一个学者,真的是一名学习者而已。

英国作家萧伯纳说:“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两人交换一下,依然各有一个苹果。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两人交流一下,则有了两种思想。”



West Georgia 大街是温哥华 Downtown 最中心、最繁华的一条大街,除了加拿大皇家银行 RBC、太平洋百货、川普大厦、香格里拉大酒店等金融大厦、购物中心和五星级酒店之外,世界上最著名的奢侈品牌爱马仕、路易斯威登、库奇店等均簇拥于此。世界上最著名的茶品牌 TWG Tea 北美旗舰店也落座在这里。因为 TWG Tea 加拿大公司的老板是美丽、端庄和文化的美蓉女士,因为 TWG Tea 办了一个很小众的俱乐部,又因为俱乐部每周二的很小众的读书分享会,1070 West  Georgia  St.  Vancouver 的地址,我便成为了这里的常客。我乐意每周二来到这里,与俱乐部非常小众的会员们一起读书,一起茗茶,他们说喜欢听我的解读,其实每一次我都是非常认真的先聆听他们的读书心得。

人是环境的动物,尽管有些唯心,却是千真万确的事。读书是一种心情,也是一种心境。TWG Tea 的环境因为世界级奢侈品牌的定位,店面内装金碧辉煌,透着满满的贵族范儿。原本是西人的最爱,因为美蓉女士的执掌,华人朋友们便也是越来越多的成为这里的常客。TWG Tea 俱乐部的读书分享会选择在门店的跃层小方厅,并不会影响主餐厅的营业,读书的声音很平和,读书的心得交流也是尽量的小声些、再小声些,抑扬顿挫的时候有,更多的是小桥流水般的惬意淡然,因为读书也是一种环境的文化。鎏金的茶壶配着 TWG Tea 每一盏精致的茶杯和茶水、茶点,读书顿时显得贵气了很多。参加读书分享会的人一定都是衣冠楚楚,因为这也是TWG Tea 品牌的客人礼仪,我挺喜欢这个调调,有一种读书人的隆重仪式感,不认真点都觉得对不起这隆重的环境和隆重的衣着打扮。

我在2020跨年演讲群中真挚的分享说:“TWG Tea 俱乐部的读书分享会,是我参加过的最高端、最有品位和最认真的读书活动。”



春节过后,俱乐部用了四周,按照四大章节的进度,刚刚阅读分享完的一本书是《罗素论幸福人生》。“不幸之源”、“幸福之源”、“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幸福观念”、“怎样才能幸福和自由”、“如果我们想幸免于这个黑暗时代”、“法西斯主义的家世”、“社会主义问题”、“现代的家庭”、“自私和财产”、“伙伴的重要性”、“大学”……听着这些个章节的题目,是不是立刻有一种阅读的冲动?书的前言中说,这是罗素先生“穿越时空的仁慧目光”,我说这是罗素先生近百年之前的观察和心悟,如今读来却如同今人所著,“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新冠肺炎的中国疫情,牵动着每一位温哥华华人的心,捐款捐物的热浪也是将温哥华的口罩等防护用品早已抢购一空,尽管千辛万苦,好消息是一波一波的捐赠物品终于被送到了中国的武汉、湖北和需要的地方。韩国、伊朗、意大利、日本以及欧洲、美国包括加拿大等地儿的病例增长,是当下温哥华人街谈巷议的最大新闻。温哥华与佛系的 BC 省和联邦政府一样,一方面是保持信息的及时披露和不断升级的警告和警示,一方面是不断的呼吁百姓保持镇定,一如既往的享受温哥华的美好生活。包括特鲁多总理在内的各级政要和不少的议员们纷纷走进华人社区,比如前往日渐冷清的中餐馆大块朵颐,支持华人社区的生意,传递“不必大惊小怪”的高层信息。


我属于比较佛系的一种,虽然懂得华人世界的“信用”并不完全可靠,还是愿意去相信以“相信”唤起华人世界“信用”的自我力量,因为“疫情”是一块“信用”的试金石。当看到身边的华人朋友们都在认真的恪守“从中国回来自觉隔离14天”的自我约束,我真的很崇敬他们,因为这才是华人的真实样子。

中国人的骨子里其实是有一种“奴性”的,最具体的特征就是需要“领导”,需要“强权”,天生的认为“人性”只有在强权的语境之下才会有“道德”。我当然无意于去否定“人性”的丑恶,但是“人性”的美好却只有在“相信”的环境之下才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才会活成一个大写的“人”字。加拿大是一个选择“相信”的国家,居住在这样一个“相信”的国度,我们应该庆幸政府同样选择了“相信”华人“信用”的力量,华人应该以千千万万的华人“信用”回报满是善意的加拿大社区,而不是以个别华人“不信用”的行为来毁掉海外华人世界“信用”的力量。

宅在家里读书、写字,大活动聚会尽量的避免,小聚会活动的范围仅仅是小圈子,知根知底的侃山聊天,见面之前先要各自验明正身,主动宣示是否与未经自我隔离的亲朋好友有过接触……我觉得是华人世界当下保持“信用”力量的最大贡献,也是对防止加拿大当前疫情扩展的最大贡献。

TWG Tea 的生意因为品牌,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客流,近期竟然越来越有些火爆了起来。观察下来,当地人占了绝对的主流客群,华人朋友或许是因为防疫的需要,更加偏好于高端、洁净的西式大品牌餐饮,因此华人面孔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我说,读书会的“岁月静好”读书声一定也是加持TWG Tea 福报的重要原因,因为读书人往往是闹市街面上最好的风景。



简约而不简单,是我的一个理念。平凡的事情或者说平凡的人们看起来司空见惯,却会因为用心或者人的组合不同而流光溢彩。TWG Tea 的品牌本身不仅仅代表着高端和奢侈,更代表着东西方文化品位交融的血液,是一个活生生的品牌样板。来到这里,最多被拷问的中国问题是:“为什么伟大的茶文化古国—中国,却没有诞生出 TWG Tea 这样的世界级奢侈茶品牌?”

TWG Tea 俱乐部的创始人会员群体,每一个人都代表着一方资源和一个思想,共同的特征却都是乐意奉献的个人品格。活动当然不仅仅是茗茶和读书,一切与高端或者与伙伴有关的活动,都是他们的选项,而且玩的很小众,趣味背后却是意味深长。

刚刚结束的周末三天,我随俱乐部的大家去了著名的温哥华滑雪胜地威斯勒,体验新老会员的户外派对时间。包括美蓉女士在内的四位会员,移民超过十年却从来没有上过雪道,因为俱乐部的鼓励文化和榜样文化,竟然在 RBC 银行高级主管 Cathy 的教练下,虽然留下了不少的摔跤瞬间,却是完成了自己的雪道第一次,又一次对自己的潜能信心满满。

更多的派对时间是咖啡和 TWG Tea 的侃山,晚餐当然也少不了美酒和美食以及美好的歌声。我们聊了光明会卡牌上的 2020 蝙蝠卡片、中国的推背图、《圣经》中12 门徒和保罗的故事、美国的道琼斯指数、中国科技股票的逻辑、数字货币和美国的特斯拉、旅游景区的投资、促进华人投票联盟、中桥星辉夜的慈善公益、官员数字背后的政权逻辑……

因为创始人会员叶子女士的提议,我向大家分享了以14世纪繁华佛罗伦萨爆发的一场黑死病瘟疫为背景而写就的一本书《十日谈》,当时的整个欧洲,因病而死的人多达一千万人。作者薄伽丘讲述了7位女性和3位男性到佛罗伦萨郊外山上的一幢别墅里躲避瘟疫的故事。十名男女远离疫区,住在漂亮、惬意的大房子里,每天除了唱歌跳舞,便是每人每天讲一个故事来打发每天酷热更是焦虑和恐惧的日子,最后一共讲了100个故事,因此成就了《十日谈》这部不朽的著作。与但丁的《神曲》相对应,这本书常常被冠之以《人曲》的标签。



我说,叶子的提议,真的是用了心思,因为与我们的威斯勒滑雪派对似乎应景的很。小说终究是小说,历史也终归是历史,不变的是“人性”,无非是趋向于“美好”还是“丑恶”。衡量制度的设计或者说国家的执政理念是与非,“人性向恶”还是“人性向好”便是其中的一个度量衡。信息爆炸的官媒、自媒信息中,衡量对与错的标准其实并不复杂,“人性向恶”的设计或者立法无论政治上如何正确,都是应该引起普通人们的警惕,因为普通人们永远是弱势群体,善恶的标准一旦被权力掌握,普通人们的日子如果遭遇了权力的质疑,便很难再辨别善恶,除非落在了你自己的头上,但你懂得却无人懂你。因为,普通人很难有知道真相的渠道,或者说你永远也无法知道真相。

李文亮医生刚刚走了不足满月,健忘的中国人们还记得他吗?李医生没想过成为英雄,更不会去想因为一条信息而变成伟大的“吹哨人”。他传递的只是一条最简单的善意提醒,或者说“人性”美好的一刻闪现,哨音回响的初心也仅仅是数十人的医生同学群。“被训诫”的制度设计背后是遏制吹哨,或者说是遏制人性美好的初衷,理由是因为“人性的丑恶“不遏制则谣言一定会如影相随。于是,世界上所有的“谣言”就带上了标签,解释权归属于有关部门,个人是不具备鉴别”美好或者丑恶”的能力。我不得不遗憾的将中国百姓设定为不被“相信”的百姓,包括我自己。因此,我才会常常非常珍惜居住于加拿大而获得的一种被相信的荣誉感,其实这只是普通人们的一项基本权利。

TWG Tea 俱乐部的文化自然流淌的是“善意”,也是“感恩和奉献”的情结,也因此我才乐意沉浸其中。从威斯勒雪山回程路上的 Squamish 咖啡时间里,我们一行畅聊了中国的儒家文化,因为孔子第73代传人孔先生的同行,我们梦想了一个“孔家庄”的加拿大方案,希望可以像德国村、意大利村、法国村等一样,也建一个华人村,春暖花开的未来季节里,让真正的儒家文化或者说孔子思想落户加拿大,像极了可爱温哥华的样子……


清代诗人袁枚在《随园诗话》中有两句脍炙人口的诗句,“读书好处心先觉,立雪深时道已传”。意思是说:如果读懂书的要义,心灵上就会首先领悟。如果可以像宋人杨时那样程门立雪,尊师重道,则道行就已经广传天下了。

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