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后全球化下的中国设想 | 2019.11.29. 第83天 【张家卫多伦多百日散记】


中美贸易争端之后,我写过一些东西,比如《由马云的中美贸易“悖论说”而想到的》、《全球贸易争端:波涛下的国家角力》等,小型沙龙也探讨了不少。说句心里话,“希望”的事没成几件,“不希望”的事却接连发生,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感觉。中国主流媒体和发言人们的调门倒是一如既往的坚定,真的没含糊过。


一直以来,我就想着写一个关于中美贸易争端的深度思考,事实上也是搜罗了一堆资料,而这项工作从去年剑桥百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我的方法是跟踪中美贸易争端开始之后发生的与之相关的每一个大事件。

我以《从“美中贸易战”博弈读懂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为题在英国剑桥大学做了一次分享,BBC的资深记者也前往聆听并且一起工作午餐。尽管他对于我的观点还是充满了困惑,但是却认可了我的解读逻辑,即“无论如何,世界要给中国时间!”2019年温哥华UBC跨年演讲的时候,我以同样的逻辑向现场1600名听众展示了正方和反方的观点,引起大家的思考和共鸣。之后的正月十五那天,我又在温哥华的Terminal Club,做了一次小范围解读,题目是《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对胡佛研究所<报告>的批判》。

2019年的多伦多第三站,中美贸易争端的硝烟变得越来越诡异起来,四面八方的解读却越来越不是太靠谱。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信息量太大了,人的大脑运算能力或者辨识能力远远不能企及这一世纪级的斯芬克斯(sphinx)难题。而在我看来,却并不复杂,因为回答这样的问题,不需要用计算机,清空之后回归事物的本原,就是问题的答案。如同斯芬克斯的谜面说“什么动物在早晨用四条腿走路,在中午用两条腿走路,在晚上用三条腿走路?”谜底却是如此的简单“人”!

因此,我决定不再去讨论中美贸易争端的前因后果或者说第十四次会谈还会不会再有,抑或说谈判崩盘还是会解盘,或者干脆就是永远的粘盘…..我们试着站得更高、更远一些,来给自己洗洗脑,即全球化的起源、世界霸主的前世今生、中国的霸主梦靠谱吗?

一、什么是全球化?我相信定义很多,但是我想以更加显而易见的阶段论来回望和展望,看看是不是会更加具有思辨意义:

第一阶段:1492年,以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为起点,葡萄牙和西班牙以航海技术的崛起开创了全球化,持续了366年。

第二阶段:大英帝国、法国和比利时等欧洲国家的大规模全球移民,以1858年英国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开始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持续了87年。

第三阶段:美国和苏联在二战中全面崛起,取代英国成为全球的二大中心,持续了46年。

第四阶段:1991年,海湾战争、苏联解体,美国一枝独秀,成为世界唯一霸权,持续到特朗普先生2017年1月正式上台,算下来是26年。

是否存在全球化的第五阶段?或者如主流或者非主流疑似达成共识的“逆全球化”开始,即以特朗普先生上台,标志着全球化的停止,或者说是已经倒行逆施。

中国以第五代领导人2013年的上任并且日趋展示的大国强势立场为标志,是继续推动全球化进入第五阶段,还是在配合特朗普先生的逆全球化?或者说从2017年以来的三年,仅仅是短期的横盘整理?还是需要再等候相当的一段时间,我们才可以用历史的视角,再回头看得更清楚一些,但恐到了那时就未免一切都太晚了。历史学家必不可缺少,但是对于现实而言,预言家和算命先生似乎更受欢迎。

如果不考虑第一阶段的时间长度,那么可以看出第二到第四阶段是87/46/26,以接近50%的速率递减进行着阶段性递进。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因为科技或者什么其他的上帝因素,跑的越来越快了。如果这个数字可以用来推理,难道世界真的是要开始全球化第五阶段或者说全球化停止而倒行了吗?较之2017年,如果按照继续50%速率递减的话,2030年应该是又一个新阶段的开始。我个人的观点认为,世界并没有逆全球化,而是继续走在全球化的道路上,即第五阶段正在进行之中,我更乐意称之为后全球化,即:打破原有全球化的格局,重新洗牌,将局做的更大,遗憾的是美国试图再一次强化自己的霸主地位,正在崛起中的中国面临着新的斯芬克斯谜语。不过,美国和中国的角色是交叉的,而非单一角色。

二、1949年之后的中国全球化历史

第一阶段,1949-1979,30年;

第二阶段,1979-2009,30年;

第三阶段,2009-2019,10年;

第四阶段,2019-2049,30年。

从今天算起,未来30年,是2049,是新中国百年华诞的年份。从这个30、30、10、30之中,我们又可以悟到些什么呢?


特朗普先生上台以前,世界上主流的预测是:21世纪的前10年,世界出现低级的多极分化和地区合作;前20年,遏制美国的多极化出现,中等程度的地区开始展开合作;前30年,多极化体系全面建立,美国只是盎格鲁.萨克逊人的首领,但是依然是最强的一极。

如果我们仔细回忆一下,上面的预言犹在耳边。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很认同这一预测,并应用到了大国博弈之中,也因此表现出了对于美国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中国道行。特朗普先生的空降,打破了平衡,似乎在前20年快要结束的关键时点,美国鹰突然醒了,喊出了“美国优先”的口号,强势谋求继续领导世界的霸主地位。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突然不适应了,那个温文尔雅、“政治正确”的美国似乎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坏小子、流氓小子。很不幸,中国因为种种原因,被世界认为是“睡醒的雄狮”,继1972年以前,再次成为反对美国的带头大哥。我也相信中国不想如此,但是事实越来越让人不得不相信。

三、未来的2049,我们的中国梦想

我的猜想:

 1,中国和美国成为世界的两大主导力量。

 2,美国、欧洲和大东亚的力量均衡。大东亚包括亚洲的三个半大国,即中国、日本、印度和俄罗斯,但难度就在于亚洲没有统一的声音,我们领略了欧洲的文明,却没有让欧洲领略亚洲的文明,中华的文明似乎一直停留在古代。

李其教授10月份温哥华演讲时,详解了中国文明或者说亚洲的文明,他认为中国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连续5000年的文明,进一步认为,中国不仅仅是一个民族国家,而且代表着大一统的中华文明。我的问题是,未来三十年的冲突或者对抗之中,我们是否有能力、有韬略让美国和欧洲不仅仅是领略中华文明,而且认可甚至会臣服于我们伟大的中华文明,或者说是亚洲文明?其中的一个前提还需要大东亚其他国家也会认可甚至臣服于中国。

四、期待

第一个故事:指挥官命令,把旗子插到悬崖下边的一棵树下面。

          德国士兵:笔直走到悬崖边,掉下去,摔死;美国士兵:吃着口香糖,踱步到悬崖边,吹了个口哨,回去了;中国士兵:跑到悬崖边,观察地形,然后掏出一根绳子,拴在悬崖上面的树上,然后顺下去,插上旗子,再回来复命。

中国人的聪明和智慧是显而易见的,中国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是,我的问题是:万一没有绳子呢?

第二个故事:1972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访华,对周恩来总理说:“我发现你们中国人走路都喜欢躬着背,而我们美国人走路都是挺着胸的,为什么?”周恩来总理听后笑了笑,说:“这个好理解,我们中国人在走上坡路,当然是躬着背的;你们美国人在走下坡路,当然是挺着胸的。”

中国人的聪明和智慧是显而易见的,中国是有可能继续走上坡路的!但是,我的问题是:回答的问题,好像与问的问题不是一个问题。

第三个故事:丘吉尔在赢得胜利之后,有人问他,“作为一个政治家,你觉得最主要的技能是什么?”他说:“就是要预计明天包括明年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情?“那人又问:“如果万一没有实现呢?”丘吉尔说“那就再给他一个没有实现的理由!”

无论是哪里的政治家,也无论伟大或者蹩脚的政治家,他们的工作就是不断回答问题,再制造问题,继续回答问题的过程。如果想弄懂他们的答案,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他们。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藏着一幅法国画家古斯塔夫·莫罗(Gustave Moreau)早期创作的《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的布面油画。希腊神话中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猜谜语的事儿我就不絮叨了,但是,莫罗笔下的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的形象,已经超越了神话本身的故事。靓丽的画面中:这一对厮缠一处的人儿既像是一对情侣又像是两个仇敌。




斯芬克斯谜语的“底”为什么是“人”呢?俄狄浦斯说:“人在婴幼儿时期爬行,长大后站起来行走,老年时要柱着拐棍才会蹒跚前行。”


11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