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哈佛俱乐部论道 | 2019.10.27. 第50天 【致敬《外交风云》(一)】



纽约是美国的象征,因为矗立的自由女神,被全世界向往自由的人士称作“自由的象征”。关于纽约的溢美之词就不要赘述了,简单的Google或者百度一下,你会眼花缭乱的。而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又为纽约增加了一抹悲情的色彩,挥之不去。我觉得,用曼哈顿华尔街上的铜牛(Charging Bull)来形容纽约,挺贴切的。如果再补上九月份铜牛的右角被人砸了一个缺口的画面,这尊破了一个洞的美国偶像级雕像倒是像极了趾高气扬却也常常无可奈何的纽约。


在《Outdoor Monuments of Manhattan: A Historical Guide》(曼哈顿户外纪念碑:历史指南)一书中,作者迪安娜·杜兰特这样描绘公牛雕像:

“公牛略低着头,鼻子闪闪发亮,又长又尖的牛角好像正在向前顶。公牛仿佛带着怒气,相当危险。它肌肉发达的身躯向一侧倾斜,尾巴弯曲的像鞭子一样,看上去活力十足,颇有动感。”

多伦多百日行走计划中的一个内容就是探索一下纽约与多伦多的些许关联或者说异同,因为它们名副其实的是北美东部(美东)城市的代表,美西的代表城市自然是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和温哥华。因此,纽约和波士顿的十日之行便是早早计划中的行程。




32年未见的老同学闯哥来纽瓦克国际机场接我,行驶在车流不息、霓虹灯闪耀的纽约大街小巷,已经在纽约工作和生活32年的闯哥说: “世界上有两个美国,一个是纽约国,其他49个州、1个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等其他地界构成了另外一个美国。”

他接着说:“没有在纽约走过场子的人或者机构,千万别说自己是世界上最牛的人或者最牛的机构。” 满满纽约人的自信爆棚。

纽约行程的第一站,先是拜了一下码头,北京大学大纽约地区校友会的Warren副会长携鲁秦女士、王威先生两位校友会高管亲自摆席招待,地点选在曼哈顿地界上的一品成都。来了之后才知道这地方虽然店面不算大,却因为接待了太多中国来的大领导,名气不小。餐馆大厨洪师傅    因为与王威先生相熟,很豪爽,下班后亲自过来陪同,结果都喝高了。Warren副会长说:“今天晚上把我来纽约八年的酒都给补上了!” 我也才知道,一品成都的投资人之一竟然来自麻省理工(MIT)一位AI领域的著名华裔教授,理由就是觉得河南籍的洪师傅实诚,而洪师傅也没让AI教授失望,餐馆生意好的很。我与他聊起了温哥华郝记羊肉馆的河南籍老板正文先生,一下子将距离拉近了很多,也许他们在一起会更有共同语言。




接下来的两天,便是与中国“十一”开始热播的48集电视剧《外交风云》剧组的制片高军先生、编剧马继红女士、导演宋业明先生,出品人华策影视副总裁张晓东先生、毛主席的扮演者唐国强先生、陈毅夫人张茜的扮演者司晓红女士一起行动。同进同出,颇多交流,亲耳聆听了2019美国亚洲影视精英高端论坛,也跟着走了走2019金橡树奖颁奖盛典上的红地毯……

行走路上,总是会不期而遇,为自己并不十分平淡的人生旅程再画上几笔。超近距离与中国影视界腕儿级的人物同行,聆听多于讲话。中国影视界的投资尽管我并不陌生,但是中国影视界一线投资企业、剧组和演员关注的话题,于我而言还是充满了新奇。实事求是的讲,这两天,我学习了不少。

2019美国亚洲影视高端论坛27日下午在曼哈顿中街古老的哈佛俱乐部举办,规模不大,百人的样子,参会嘉宾均是来自美国和中国的影视出品人、制片人、影视机构高管、著名演员和特邀代表,我不小心也算是圈里的嘉宾了。论坛分了两个板块——市场合作与创意创作,每个板块邀请五位来自美国、中国的代表嘉宾上台对话,整场气氛轻松随和,金句不断,我摘要了其中精彩观点,贴在这里:



第一板块:市场合作 

主持人:畅销书《Left over in China》的作者、美国女作家Roseann Lake女士

*影视如果变为影视剧,就会更好,因为这是纽约的优势,百老汇就在这里。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小剧场,希望近距离接触喜欢的演员。而演员希望可以摆脱束缚,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

*语言和表演方法,是中国演员走向世界的瓶颈。演员的培训和交流,百老汇可以作为一个题材。

*中美之间影视合作的选材比较难。之前是飞虎队,后来是抗美援朝。如何选择让中美两国观众都能接受的题材需要深度挖掘。

*票房,美国第一,中国第二。中国单部影片的票房已经超过了50多亿人民币,非常牛了。中美两国经常都按照自己的方法去讲故事,其实都没有听懂。

*《外交风云》电视剧出现了六个美国总统。十一黄金周期间,在中国形成收视热潮。在美国还没有开始播出。好莱坞来找过剧组,希望拍一部电影,因为基辛格还活着,尼克松与特朗普都是共和党人。由美国团队编剧,再通过中国的电影审查。如果可以,那么中美两国的大市场共同推,希望以民间的方式通过电影为中美两国关系作出贡献。


*美中两国合作拍电影之间还是存在一些困难,比如演员两地的签证、美国工会的限制以及美国人到中国演电影的审查等。但是跨文化的题材还是很受欢迎,比如反映家庭和爱的题材,比较受欢迎。

*电影从一种语言变成了很多语言,最多12种,这就是国际化。中国一直在谋求合拍电影。谋求拍中国的故事,海外华人也是想讲他们自己的故事。我们鼓励这样的创意。钱是怎样流动的,钱如果多的都让人恶心了。我们需要考虑,也许我们并不需要太多的钱,需要的是才能,这样才能讲出好故事。如果制片人不鼓励拍好故事的话,那就拍不出好电影。

*提醒我们一个场景,不要忘记自己的语言。比如我爸爸西班牙人,母亲是意大利人,我们在家里讲英文。但是爸爸生气喊叫的时候,会喊出西班牙文。所以觉得电影以原汁原味的方式表达语言,会是个好主意。

*如何把中美两国的差异性通过电影来弥补。中国向美国学习的态度很好,但是美国的学习态度不如中国,总觉得自己老大。要知道中国学习的过程中也在追赶,也有好东西。韩国一集电视剧的海外售价是50万美元,但中国的价格还很低,很像中国的商品出口。韩国是我们学习和追赶的目标。

*我们常问自己 “为什么美国的电影在中国受欢迎度高” 。首先美国的故事讲的好,技术和策划水平高。我们就在想,中国要发现和讲好故事。能不能在中美贸易战的时候找到一个点。

*中国电视剧有2万集,但是有1万集被打入了冷宫。中国目前的影视行业语境是以“阵地”为导向,产业一词不再是主题词,因此未来的影视行业是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需要有前瞻性,国际题材和海外题材是未来的重要方向。

*15年前,韩国决定学习国际语言。政府、民间投了很多钱。法国也是这样的。学习用国际语境去讲故事。法国是全球做的最棒的,培养了一代的电影人,讲好故事,让世界去接受。

*选好题材,讲好故事,做好制作;真实性,能听懂,娱乐性;运气、运气、运气;故事、演员、和运气;抓住一个点,突破。

*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电视剧是编剧的故事。如果没有小高潮,根本不行。


 第二板块:创意创作

主持人:美国亚洲影视联盟联席主席、四次艾美奖获奖和提名者Jerome Perzigian先生

*中美两国,前三个阶段:抗战、支持中国,飞虎队美名;抗美援朝,敌对状态;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打破坚冰,中美友好。现在,中国人在美国很多,美国人也有很多去中国。美国人的大兵影片受到中国欢迎,因为中国人喜欢英雄。中国人在海外的影片,比如《北京人在纽约》也在中国引起轰动。

*中美两国文化有很大的区别。美国历史不长,但是汲取全世界智慧的营养,中美合作发挥各自优势,一定可以互补。

*美国人讲故事的方式,并不特意宣传爱国主义,但是通过小人物和小事件的刻画,常常让人热泪盈眶。

*影片的拍摄,最主要的还是要看投资人和市场等因素,这是确定拍摄的主要因素。

*拍摄历史片,是一种责任感。作为艺术工作者,不能忘记历史。美国的影片,就是总提示人们如何去看待历史和未来。

*《外交风云》剧目,审查和市场两个方面,都跟好。48集电视剧使用了十五六种语言,基本都按照演员的自己语言去说。经过两轮的播出,观众都接受,而且很火。80后的演员,双语已经都没有问题、不用再找配音。

*怎样才会是一位好编剧,就是能够打动自己的故事。我就是特别抗拒配音。

*美中两国之间影片拍摄合作,还是会遇到一些困难,比如文化背景、意识形态、拍摄许可等。

*影片如果不配音乐,我接受这种拍法,我尊重导演的想法。但是绝大多数还是需要音乐的,根据主题而配好的音乐。比如星球大战,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主题音乐。

*中国拍摄影片,使用外籍演员要跟国外沟通和备案,最后需要向中国主管部门报备一下,播出时候要在字幕的后面打上国籍。在实践过程中,基本没有问题。比如《外交风云》,有上万名的外籍演员,衔接的很好,有专业的公司可以提供外籍演员。

*我十五岁就当兵,热爱祖国,是我的使命和责任。如果编剧把注意力都放到钱上,是不会持久的。编剧的成功,就是把你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到你的故事之中。

*中国90%的编剧是市场化,实行的是制片人制度。与美国基本一样,整体上还是市场化的。

*五年前我在北大做音乐剧,没看出来音乐剧在中国会有前景。但是五年后,我觉得可以说,音乐剧应该可以在中国火起来。

*通不过的政策类的话题就不要碰,因为谁也没办法。要写出扎心的故事,感动自己,否则什么都不敢写,怎么写出来呢。

*过去的两年中,我带学生去中国的舞蹈节,是中国文化部办的。音乐剧,在中国是非常受欢迎。我带了12名高中学生,从来没有去过中国,甚至从来没有离开过纽约的五个城市。中国交流的结果非常棒!



论坛活动以及金橡树颁奖礼都是由美国亚洲影视联盟主办的,2019年是第三届了。

【未完待续,明天续(二)】



14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