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哲学也死了

原创:张家卫

《哲学的慰籍》读书笔记





TWG Tea Club 读书会第84期推荐阅读的书目是《哲学的慰籍》。


作者的名字叫阿兰.德波顿,1969年出生于瑞士,8岁那年就去了英国,四年后他的父母全家都移民去了英国。德波顿的标签是英国作家。



《哲学的慰籍》(Consolations of Philosophy)这本书出版于2000年,那一年他才31岁。



中文版本是由大家资中筠先生翻译的,2004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资中筠先生说:


“由于精力和时间有限,我一般不轻易接受翻译的约稿。”


“我一向认为,一种臻于上乘的文字首先是本土的,不是洋腔洋调的,中文如此,其他国家文字也如此。”


“这本小书的文字让我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年轻的作者阿兰.德波顿是怎样评价自己的文字呢?


他说:“我终于发现了适合自己的定位:随笔作家。据我个人的理解,所谓随笔作家,就是既能抓住人类生存的各种重大主题,又能以如话家常的亲切方式对这些主题进行讨论的作家。如果一位随笔作家来写一本有关爱的书,他也许会对爱的历史和心理稍作探究,不过他最终必须得用一种个人化的调子来写,使读者读起来就像跟朋友娓娓谈心。这种朋友般的阅读感受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我希望我的书读起来就像跟朋友谈心,不想拿大学问的帽子来充门面、唬人。”


因此,我们今天的分享也不要被这顶“哲学”的大帽子唬住,德波顿的文字真的就像随笔一样,与我的文风倒是非常相似。



也是中国哲学界的大家周国平先生为这本书写了推荐序,他说:“智慧与慰藉并非不能相容,总体眼光的调整必然会带来心态的调整,在此意义上,则可以说哲学是一种最深刻的慰藉。”


今天的分享,我想就按照作者德波顿的话术,按照我的偏好,将他展示的六位哲学家的精彩语言摘取一二,当然,也会将他的评价点睛进去。我的话尽力的少说,因为在称为“家”的眼前,多听少说好像是不错的选择。


一、苏格拉底



“一种坏思想以权威的方式提出来,往往可以在一段时期内具备好思想的分量,尽管并没有证据说明它是如何产生的。”——苏格拉底


“并非所有人的意见都应该得到尊重,只应该尊重一部分人的意见,而不是另一部分人的意见……应该尊重好的意见而不是坏的意见……好意见出自对事物有所理解的人,坏意见出自缺乏理解的人……”——苏格拉底


德波顿评价说:“这不是苏格拉底的意图。认为与世不合就是真理的同义词与认为与世不合是错误的同义词一样幼稚。一种思想或行动是否有价值不取决于它广受赞同或广受攻击,而取决于它是否合乎逻辑规则。一个论点不能因为多数人谴责就是错的,但也不能以英雄的姿态总是对抗多数,以为这样就一定正确。”


苏格拉底(前470年-前399年),71岁,判毒自尽。古希腊哲学家,和其追随者柏拉图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并称为希腊三贤。他被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


二,伊壁鸠鲁



伊壁鸠鲁说:


“如果我把口腹之乐、性爱之欢、悦耳之娱、见窈窕倩影而柔情荡漾,一概摈弃,那我将无法设想善为何物。”


“追求财富的欲望不一定单纯出自对奢侈生活的渴望,更重要的动机可能是希望得到别人的赞赏和善待。我们追求发财的最大目的可能就是要获得别人的尊重和关注,否则他人就会对我们视而不见。”


“一小群真正的朋友可以给予我们的关爱与尊敬是财富不见得能提供的。”


“快乐的真谛在于拥有相知的伙伴,而不是华丽的别墅。”


德波顿认为:“一味强调奢华和财富,却很少提到朋友、自由和思想。无聊的意见占上风决非偶然,它符合商业界的利益:一味强调奢华和财富,却很少提到朋友、自由和思想。无聊的意见占上风决非偶然,它符合商业界的利益。”


伊壁鸠鲁(公元前341 - 前270年),89岁,病逝。古希腊哲学家、无神论者(被认为是西方第一个无神论哲学家)。伊比鸠鲁学说的主要宗旨就是要达到不受干扰的宁静状态,并要学会快乐。


三、塞内加



“不要阻止哲学家致富;没有人判定智慧必然贫穷。”


“我鄙视财富领域中的一切,但是让我选择的话,我将选择其中比较好的那一半。”


“我从来没有信任过命运女神,即使在她似乎愿意和平相处之时也没有。我把她所赐予我的一切——金钱、官位、权势——都搁置在一个地方,可以让她随时拿回去而不干扰我。我同那些东西之间保持很宽的距离,这样,她只是把它们取走,而不是从我身上强行剥走。”


德波顿评价道:


“这不是伪善。斯多葛主义并不提倡贫穷。”


“确定他们的智慧的只有一点:如何应付突如其来的贫穷。他们会泰然离开他们的华屋和奴仆,没有愤怒,没有绝望。”


“生活必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们必须顺应之。”


“但求室内安然无扰,任凭室外疯狂世界。”


塞内加(约公元前4年-65年),69岁,赐毒自尽。古罗马政治家、斯多葛派哲学家。


四、蒙田



书房有三扇窗(按照蒙田的说法,毫无遮拦地把美景尽收眼底),桌一张、椅一把、书千卷——哲学、历史、诗歌和宗教——排放在半圆形的五层书架上。



读书是他生活的慰藉,蒙田说:

“它在我退隐中慰我良多,令我摆脱百无聊赖之苦,随时助我从烦人的应酬中脱身。它能磨钝痛苦的刀锋——只要不是那无法抵御的剧痛。无以解忧,唯有读书。”


“人人都把他们不习惯的事物称作野蛮;除了本国的舆论和风俗,我们没有其他标准来衡量真理和正确的理性。我们总是认为本国的宗教和政治制度十全十美;一切行事处世的方式都是既深刻又完美!”


“善良而平凡的生活,努力寻求智慧而从未远离愚蠢,有此成就足矣。”


作者德波顿评价道:“蒙田之所以用这样强烈的语言,那是为纠正哲学著作和上流客厅里同样强烈的对肉体的否定。认为贵妇人从来不用上厕所,国王没有屁股,这种流行的看法使蒙田觉得该是提醒世人他们既拉屎又有屁股的时候了。“


蒙田(1533-1592),59岁,病逝。法国哲学,活跃于文艺复兴时期。


五、叔本华



他说:“人生殊可悲,我决定以毕生思考它。”


1828年,叔本华40岁。他安慰自己:“任何有出息的男人过了40岁……难免有一点愤世嫉俗。”


困惑他的问题也是他认为最哲学的问题是:爱情最莫测的一个奥秘是“为什么是他”?和“为什么是她”?


就悲情而言,叔本华应该是哲学家中最细腻的,他说:“看看那些可怜的蚂蚁忙个不停地辛勤劳动……多数昆虫的一生只不过是不停的劳动,为将来要破卵而出的幼虫准备粮食和住处。当幼虫吃完了粮食,到了化蝶的阶段,它们进入生命,只不过又周而复始地重复同样的劳动……我们不禁要问,这一切都有什么结果?……除了饥饿和性欲得到满足之外,什么都没有,只是在无穷无尽的劳动的间歇中短暂的满足。”


德波顿似乎对他的观察很有同感,他说:


“亚当和夏娃离开天堂时的痛苦并不单单属于他们自己。”


“我们大家都是被驱逐出那天堂之园的。”


叔本华(1788-1860年),72岁,病逝,德国哲学家,宿命论和决定论者。


六、尼采



“只有散步时出现的思想才是有价值的。”


如果你知道“上帝已死”那句著名的话,就是尼采说的,那么这句话“整个《新约》中只有一位孤独的人物是值得尊敬的,那就是罗马总督彼拉多。”就属于比较客气的反基督语言了。


尼采心目中的完美人格拥有的共同点是:


富有好奇心、有艺术天才、对性爱精力旺盛。尽管有阴暗面,他们都开怀大笑,不少人还常跳舞;他们热爱“温暖的阳光、鲜活的空气、南方的菜园、海风的气息,还有肉、蛋、水果快餐”。具有与尼采十分相近的绞刑架式的幽默——从悲观的内心世界发出的欢快而恶毒的笑声。他们会发掘出自己的才能,他们具有尼采称作“生命”的东西,那意味着勇气、野心、尊严、人格的力量、幽默感和独立性(与之相平行的就是没有故作正经、人云亦云、怨天尤人和谨小慎微)。


德波顿认为尼采的观点是“使我们感到窘迫的不应是困难本身,而是我们无能让困难结出美丽的果实。”


尼采(1844-1900年),56岁,死于疯人院。德国哲学家。


其实,德波顿选中的六位哲学家的年代距今都已经久远,算是古人。他们在世的时候,生活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贫穷或者富有,结局都不是那么顺溜,也是这就是哲学家的宿命。那么,为什么总会有人有意无意的要去趟哲学家这碗浑水呢?


德波顿写道:“尽管古往今来被称作哲学家的思想者千差万别(他们如果聚集在一场大型酒会上,不但互相话不投机,而且很可能几杯酒下肚就要拳脚相向),还是有可能在相隔几世纪之间找到一小群情貌略相似的人,其共同点就是忠于“哲学”一词希腊字根的原义——philo;sophia,那就是智慧。”


不过,我最近看了2000年被判无期的一位江苏省前建设厅长徐其耀曾经写给上大学儿子的一封信,让我如梗刺喉。徐前厅长在信中说:


1. 不要追求真理,不要探询事物的本来面目。把探索真理这类事情让知识分子去做吧,这是他们的事情。要牢牢记住这样的信条:对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确的。实在把握不了,可简化为:上级领导提倡的就是正确的。


2. 不但要学会说假话,更要善于说假话。要把说假话当成一个习惯,不,当成事业,说到自己也相信的程度。妓女和做官是最相似的职业,只不过做官出卖的是嘴。记住,做官以后你的嘴不仅仅属于你自己的,说什么要根据需要。


3. 要有文凭,但不要真有知识,真有知识会害了你。有了知识你就会独立思考,而独立思考是从政的大忌。别看现在的领导都是硕士博士,那都是假的。有的人博士毕业就去应招公务员走向仕途,那是他从读书的那天起就没想研究学问,肯定不学无术。记住,真博士是永远做不了官的。


4. 做官的目的是什么?是利益。要不知疲倦地攫取各种利益。有人现在把这叫腐败。你的领导提拔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的下属服从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周围的同僚朋友关照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自己可以不要,但别人的你必须给。


5. 必须把会做人放在首位,然后才是会做事。这里的做人做事你可别理解为德才兼备的意思。这里说的做人,就是处关系。记住,现在说谁工作能力强,一点都不是说他做事能力强,而是指做人能力强。


6. 我们的社会无论外表怎样变化,其实质都是农民社会。谁迎合了农民谁就会成功。我们周围的人无论外表是什么,骨子里都是农民。农民的特点是目光短浅,注重眼前利益。所以你做事的方式方法必须具有农民特点,要搞短期效益,要鼠目寸光。一旦你把眼光放远,你就不属于这个群体了,后果可想而知。


7. 要相信拍马是一种高级艺术。千万不要以为拍马只要豁出脸皮就行,豁得出去的女人多了,可傍上大款的或把自己卖个好价钱的是极少数,大部分还是做了低层的三陪小姐。这和拍马是一样的道理。拍马就是为了得到上级的赏识。在人治的社会里,上级的赏识是升官的唯一途径,别的都是形式,这一点不可不察。


8. 所有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都不是必须严格遵守的,确切地说,执行起来都是可以变通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的制订者从没想到要用这些来约束自己,而是想约束他人。但你要知道,这些不是人人都可以违反的。什么时候坚决遵守,什么时候偷偷违反,让谁违反,要审势而定,否则宽严皆误。


孩子,以上这些都是做官的原则。现在要仔细想想,如果你真能逐条做到,你的仕途就能一帆风顺, 如果感觉力不从心,就马上另外选择职业吧。



徐其耀前厅长已经进去21年了,年龄也是72岁了。他的哲学应该属于实用主义哲学范畴,还有一个名词叫做“厚黑学”,“厚黑学”的前辈有人说是鬼谷子。


前年,一位温哥华发展的企业家请我吃饭,席间他说正在上一个收费不菲的短训班,传授的就是“鬼谷子哲学法”,说的唾沫星子乱溅,像是终于拿到了制胜法宝。耐着性子听完,我说了六个字“阴谋诡计而已”!又说了十五个字“真实的鬼谷子并非是厚黑学的底色,而是大师们骗钱的招牌。”


要论大师,徐其耀前厅长的八条真言才是最货真价值的“厚黑学”。


以这样的方式结尾《哲学的的慰籍》,是一种并不开心的心情,但是我提示自己,也许徐其耀前厅长才是看透了社会的本质,才是现实当中的哲学家。21年过去,暴打院士的张陶书记只是换了一种更“尼采”的神经病方式,让他看起来更中国一些。


尼采说“上帝已死”,我想说“哲学也死了。”


2021.7.6






78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