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情(2020.10.24第32天)



从10月4号来到天鹅农场,住下了,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开始些天,为了熟悉地形,我跑了几趟30公里外的艾文利小镇拉水,也去了社区中心奥格玛小镇踩了点,还去凯维尔(Kayville)村子溜达了两趟。

拾掇房子的人完成了最后调试,老外工人戴友(音)走的那天是16号。再之后,我就是每天呆在天鹅农场这幢不小的农场主房子里。没有人,只有每天的鸟鸣、风吹的声音,还有我的兔子和猫。

10月15日那天,天鹅农场下了第一场雪,薄薄的,然后就停了。10月20号那天,又来了第二场雪,五天了,一直没停。我也没去太在意,雪好像成了常客,每天就是那么随心所欲,有一搭没一搭的下着,倒成了我每天的习惯。

据说,里贾纳除了当天下了雪,早就冰雪消融了。温哥华和多伦多那边,正是万山红遍的晚秋时节。

卧室的窗帘是老式的拉帘,因为年月久了便有些不大灵光,帘子和窗户之间会露出好大的缝隙。倒也好,天一亮,光线就会肆无忌惮的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