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围炉夜话(2020.10.31第39天)


今天是2020年10月31日,周六,加拿大的万圣节,也是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喜欢的节日。去年的10月31日,我去了美国的女巫小镇Selam,“鬼”流如织,我写了《万圣节与人鬼情未了》,对万圣节的来源和说法考证了一下。

今天,我看到了算是“老”朋友《我在加拿大上小学》的小号主“想想”发的一分钟小视频,也讲了“万圣节的由来”,非常有意思。


“一种说法是这一天各种恶鬼出没,死去人们的灵魂也会离开阴间,在世间游走,这天晚上就变得恐怖起来。为了吓走邪恶的鬼魂,活着的人一定要戴上面具,越是恐怖的扮相就越会出奇制胜。后来发展出布施糖果的习俗,拿到糖果的人就算是答应了‘为亡者祈祷’的回报,于是就出现了万圣节夜里孩子们到各家各户索取糖果,而各家各户除了布置牛鬼蛇神的恐怖道具之外,也要准备糖果,布施的越多就是赢得越多的“祈祷”。

另外一个说法,是基督教的说辞。早期的大公教会(天主教)因为圣徒数目很多,无法一一纪念,于是就想定一个固定日子来追念他们。后来,他们就把纪念诸圣的日期定为11月1日,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对抗已经开始流行的Halloween,他们称之为‘万鬼节’,而称自己的节日为诸圣日(All Saints Day)或者诸灵日(All Souls Day)。”

我又感慨的写了一段:“中文翻译成‘万圣节’倒也是真的神翻译,两面都占着,谁听了都挺高兴。而生活在西方的百姓早就脱离了中世纪般的说教,该信上帝的还是信上帝,撒旦偶尔出来游走一下也是一种欢乐,更何况鬼魂也是人类的另外一种形式的存在,以节日的方式大摇大摆的人鬼同欢,岂不也是世界大同的景象。”

今年的万圣节,加拿大的政府令以及各省的“疫情控制”政府令前些天就下来了,意思差不多,“万圣节”的“鬼怪”聚会或者人“鬼”游行活动,一律禁止了。想了想去年的“女巫小镇”,我真是庆幸那一回的“人鬼同游”经历。要不说“想办的事儿千万别总说‘下次’”,过了这个“村“,下个”店“在哪,还真难说。

昨天是周五,按照一个月前的计划,萨省华企会策划的“围炉夜话”开始了第一聊,地点就是天鹅农场,主聊人当然是我喽。因为华企会的会员中创业家和投资人多,因此选了老题目“新合伙人制度和小众实践”。

一路走来,我总是要聊这一课的,因为不认这个理念,所谓小众也就是个名词。不少人也在说“小众”,我说的跟他们说的还真的不大一样。不过,就像一条街开餐馆,虽然我是第一家,但是信奉越多人来开,才会生意更好,至于哪一家正宗,哪一家好,吃客乐意才是好。至于开店的人,有的人会做生意,有的人笨些,也有个别人黑心,有的人开了间咖啡店,门口还摆上好看的鲜花,不为赚钱,就为了圆少男少女时候那一丢丢的梦想,自己高兴就行了。我觉得“街”火了,怎么样都是好。

人一辈子,过的事多了,就会发现,让别人高兴了,自己才能高兴更久。因为,自己偷着笑,镜子里折出的通常不是很美,“鬼脸、鬼脸“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小孩子的鬼脸因为年幼,因此可爱。大人的鬼脸,因为真的像鬼,因此常常面目可憎。

萨省政府的“疫情限制令“,规定同一个空间不允许超过15人,因此,昨天的”围炉夜话“现场仅仅来了12人,线上倒是挺热闹,不少的新老朋友在线,同时的Zoom互动,我也就像聊天一样,完全的不是讲课。

壁炉烧的太旺,现场布置的温馨,再加上天鹅农场的新暖气炉很给力,我不得已穿着短袖T恤与大家聊开了。我说:“萨省的冬天,不是太冷,而是屋子里太热。”当然,与现场的人儿关系更大,来的大家除了来一起聊天,还带来了一堆好吃的东西。“围炉夜话”之后,就是一顿超级丰盛的周末大餐了。



我说了挺多的,大家也问了不少的问题,我说了一堆的大白话,文字中就不絮叨了,就说几个关键词吧,算是记忆:“四个资本”、“人和智”、“理念相近、语境相同”、“为什么是小众”、“感恩和奉献”、“正义和善意”、“自由人的自由联合”……

前天,也就是10月29日,是温哥华1029咖啡馆六周年的日子。因为疫情,执委会招呼大家线上聚会,也是其乐融融。每位上线的大家都发了言,亮了相,一路走来,变化了不少,但是对1029的感恩之情,每个人念叨起来,都是情真意切的。


我拿出了朱大姐藏在天鹅农场的1029咖啡第一年庆典时候的纪念册,也是说了一堆大白话。这本纪念册收录了1029的来历和100多位股东的照片和心语。我说:“1029的每一届执委们,如果可以认真的去读这本册子,勿忘初心,勿忘出处,1029的方法全都在这里,其核心就是理念的力量。”

阿春是这本册子的主要负责人,与爱玲、Winnie等股东前两年办了一个艺邦俱乐部,具体方法是通过拍卖孩子们的画,来鼓励孩子们增加对绘画等艺术门类的兴趣,拍卖所得再去捐赠给儿童福利的机构,形成好循环。我也去拍了一张,名字叫做Love Mask(有爱的口罩),我觉得画的挺好,让人记起了庚子年病毒无情人却有情的那些个温暖瞬间。我还是通过1号股东Jason刚建的拍卖平台艺空联盟购得的。我在平台上留言说:“支持阿春的艺邦,支持Jason的艺空联盟。”



华企会的肖丽秘书长是“围炉夜话”的主持人,与今天活动的赞助人-从事汽车轮胎等汽贸生意的亚红最早来的,一来就开始打扫卫生,拾掇屋子。亚红带给我一套铁质的茶具,我还真没用过,那就摆在天鹅农场吧,以后来做客的人就有福了。

我带着亚红和短视频“海伦北美看新鲜”的号主沈晖一起去小镇拉水,听她们给我讲萨省和中国贫困山区的故事,也听了她们自己的创业故事。路上又看到了万鸟齐飞的场面,不过,距离有点远,没有上一次她们来的时候拍到的场景震撼。我记得沈晖给那段视频起了个名字,叫做《生命之美》,音乐配的也好。

拉水回来后,屋里屋外已经站满了人。老朋友中军和景华来了,给我带来了大箱的葡萄酒,还有两套漂亮的酒杯,让我慢慢品。摄影师和摄像师郁总和程驰带着女儿在外面飞无人机。尤娜依然是快人快语,除了又带来了一瓶白兰地之外,还将她自己用的银茶壶留给了我,挺贵。成都老乡蓝曦说是下次请我吃四川火锅。白鹤是一家销售与汽车有关德货品店老板,她讲了她的生意经和她的团队,聊起来才知道是北大哲学系的研究生,我笑着说:“看来我以后再吹牛是学哲学的,要看看对象哈!”

陈会长因为人正在卡尔加里未归,中军作为华企会的创始人之一,代表发了言。瑞邦金融也赞助了今天的活动,人虽没来,肖丽秘书长念叨了好多遍。我说:所谓感恩,就是不厌其烦的念叨每一个别人的好;所谓广告,就是聆听好分享之后不厌其烦的絮叨产品的好,买或者不买,随你自己。



TWG Tea Club的读书会下周二,3号,美国大选那天,就是第50期了,再一次验证了“坚持”的力量。

萨省华企会的读书会也将要办起来了,已经与TWG Tea Club的读书会对接上了,期待着…….昨儿想了个名字,就叫天鹅读书会吧,女的是白天鹅,男的是黑天鹅…..天鹅农场就是天鹅们未来的乡村俱乐部,这是华企会荣誉会长和顾问朱大姐和田先生的创意。

昨晚,中军和景华说:“去年的时候,我们先是在温哥华听了您的跨年演讲,后来又在TWG Tea 店参加了您1+50的“三点半咖啡”活动,得知您9月份路过里贾纳,就邀请您在里贾纳大学讲了一堂。今年8月份你和温哥华的小众朋友们来,没想到第四站真的来到了萨省,来到了里贾纳和天鹅农场。换个角度说,还真是要感谢这个疫情。”

去年,中军和景华送给我的皇家骑警摇头小玩偶,非常可爱,我一直放在皮卡车的前面,已经伴着我行走了多伦多,这一次又继续行走在萨省100天。



穆斯乔GrandHall酒店的小田总今天发了两张昨晚大家离开时天鹅农场的照片,比我拍的好。而且,昨儿来的时候,还贴心的带来了几袋子胡萝卜,兔宝宝“吉祥”和“如意”高兴坏了。

真挚的感谢萨省的朋友们!认识你们,真好!

大家万圣节吉祥!十一月份来了,今天晚上,加拿大冬令时从凌晨开始,记得调慢一小时。今晚可以再晚睡一些,明天也可以起的再晚些。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0.31第39天)

5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