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圣诞日的故乡情绪(第94天/2020)

2020年的圣诞到了,昨儿是平安夜,今儿是正日子-圣诞节,明儿是狂欢夜。



不过,加拿大的疫情防控措施一再加码,总理、省长啥的一再喊话,要求居家自嗨,因此2020的圣诞节注定是一个安静的节庆。

中国那边儿,越来越不待见外国的节,朋友圈的祝福也都是例行公事,有一搭没一搭的。

我倒是觉得,节庆这事就是一个日子。圣诞又是西方人的大节庆,如同中国人的春节,太当回事没必要,不拿着当回事也没必要。

天鹅农场的圣诞安静的不能再安静了,平安日的一天,飘了一个下午的雪。不是雪花,碎碎的,伴着西北风,像雨线一样斜斜的刮着,急急的,像是来不及赶年似的,从天上拼命的要往地上铺。如果不是白颜色衬着,肯定的是一地雨水,或者一地冰。

不过,早上起来,走出门去,望望外面的世界,雪早就停了,满眼的银装素裹。


地下的那些车印、脚印啥的,已经没了痕迹,常常会来屋子前后溜达的小动物的脚印也竟然没了踪影,干净的让人窒息,完完全全的一层白色世界。风,微微的,凉凉的,不是冷的感觉。

坐在餐桌边,饮着一杯茶,就想着与雪有关的故事,思绪却回到了中国,东北雪乡的雪应该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雪。



这地方的雪与其他地方不大一样,最主要的不同除了雪花片大以外,就是雪的粘度高。

雪花的作品就是一座座像蘑菇模样的房子屋顶。因为粘度高,因此才可以天然的雕塑出这些个千奇百怪但是模样都像蘑菇的村落建筑群,才有了不同于普通东北乡村的漂亮雪景。

因为雪的粘度高,人走在路上,踏雪的声音格叽格叽尤其响亮,而且雪层极厚,据说最厚的时候达到过2米。一觉醒来,门开不了的情况经常会发生,电视信号被中断更是常态,因为这些“锅”状的天线总是被厚雪裹住而无法工作,也是挺奇葩。



去雪乡其实也是一个因梦想而达的行程。

我一直梦想着某个冬天可以去找一个大雪封门的地方,盘着腿坐在热炕上,喊上三五好友或者亲密爱人,锅里煮着东北大炖菜就着小酒……惬意的呆上几天,看漫天飘雪,看星河闪烁,看美的不能再美的雪房子,惦记着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

可是,这样的地方听起来很多,真的去找却并不容易,因为不仅仅需要有雪,还要有雪的气氛和心情。

那一年,去了趟哈尔滨,又一次说起了“雪乡”之梦,哈尔滨的伙伴们认真的对我说:“圆老大一个梦想”!

“雪乡”并不是一个地名,学名是“双峰林场”,位于黑龙江省的牡丹江市辖属的县级市海林市的长汀镇,属于大海林林业局,挺复杂的一个地名,我好容易才搞清楚,也记下了。

这地方海拔挺高,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雪期非常长,竟然可以长达7个月。

我们去的地方属于雪乡的一个景点区,躲在一个大山坳里。原本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东北村落,现在因为被开发出来,商业气氛浓了不少,但是也带来了不少的方便。

吃的、喝的还有玩的,挺全乎,村落装饰的也真的像“雪乡”一般。白天像大雪覆盖下的东北老农村,晚上灯光还有灯笼什么的,点亮了就变得像童话一样。

“三寸天堂”的招牌就是那个童话一样的晚上抬头见到的。

那天晚上,因为夜深,长街上几乎无人,我们从“相约酒吧”出来,走在雪乡长街,偶然抬头看到了这块招牌和文字,其中的“三寸”二字勾起了我的心思。

昏黄散射的路灯、一排排的红色灯笼、漫天飞舞的大片雪花、童话般的蘑菇样房子和街景,还真的让我眩晕了一阵。



脑海中最先回荡的是才女严艺丹的那首《三寸天堂》,其实我是不会唱的,只是知道这首歌的含义是关于悲欢离合的故事,歌词的大意只记得那几句“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借不到的三寸日光,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

我想象的“三寸”应该是这样一种feeling——咫尺天涯,如影相随,近在咫尺,初心永恒……

“天堂”则是藏在心脏某个角落最柔软的一个小房子,亦真亦幻,如梦却真实的常常心痛,想忘记却终究难以释怀,只能幻想余生善果而不得今天要领。

两天的雪乡,因为慵懒而显得无所事事,但是其中乐趣恰在这慵懒之中。

雪乡长街其实并不长,估计也就是500米,但是来来回回却将情趣融在了这来来回回的心情之中。吃的喝的并没有那些个南北大菜,甚至这东北小烧也不合我口味,但是因为人合适而且包容平和便显得兴致盎然。



因为景点,雪乡的原住民不多了,来的都是东北其他地方的生意人,但东北人的朴实还是在的,远未有网上传闻的那样“欺生宰客”。

我还记得“妈妈味道”的那位大姐,自制东北人参小烧的“巧媳妇水饺”,还有烤红薯和土豆的东北大哥,“相约酒吧”的卡拉OK,“梦幻家园”的检票员和让人爆笑的“二人转”的演员们……他们都很地道和热情,价格稍微贵些,但想想大山深处的凛冽寒风和小本生意人的坚守,只要是明码标价,便算是童叟无欺了。

又是深夜,雪停了,仰望天空,闪着满天的星星,风也一下子停了,空气似乎凝固。

站在空荡荡的长街中间,我的眼睛不自觉的湿润起来,一种莫名的感动夹杂着无数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不知天上人间,几人几许,何人可以陪伴终老,终究将以什么样的形式与上帝见面?我不知道。




雪花,又名未央花和六出花,是一种美丽的结晶体,它在飘落过程中成团攀联在一起,就形成雪片。雪花的结晶体都是有规律的六角形,所以古人有“草木之花多五出,独雪花六出”的说法,并且每一片雪花的形状没有一模一样的。

“雪乡”的雪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雪,我想,这其中原因便是这六角形的结晶体更大,而且攀联的更紧更密一些吧。

世间万物无不是一个“情”字作怪,但是“情”却是造就美丽的原生物质,人与物莫不如此。雪乡的雪花之所以美,是因为“粘”,因为攀联的更紧更密,而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常常感叹于生命列车的无奈,还有无语,那是一种无法道明的东西,有些交集本来设定的是如生命长度一样的守护,并且在生命这张单程车票上加盖了私人印章,却终究拗不过生命或者说人的无常,如同雪花飘舞,终究难以抓住那片第一眼已经相中的雪花,落在手里的常常是并不经意或者毫无准备的那枚,如果放久了,又常常化了,化成水流了,还是留。

如果将雪乡比作天堂的话,那么这三寸,可以形容为三日时光,也可以形容为距离雪乡的路途仅仅是三寸一尺,近在咫尺,咫尺天涯。

美好,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种东西,哪怕遮上了尘埃。

天鹅农场的雪,真的没有东北雪乡的雪漂亮,却是另外一种梦想和心情。

圣诞的来历相信所有人都知道,信了也就是真的了,而且成了信仰。

天鹅农场的圣诞,因为惦记,因为故乡的思绪,火锅涮了,大菜吃了,酒也喝了,云里雾里,说了不少的胡言乱语。

结束天鹅农场的百日之后,新年的1月8日,2021跨年演讲将在温哥华的Massey 剧场举行。一个人的舞台,一个观众也没有,全都是在云上。

工作室的美佳做了一个小视频,其中的几句话打动了很多人,也包括我自己:

他乡容不下灵魂,故乡安不下肉身,从此便有了漂泊,有了远方,有了乡愁。


2021跨年演讲的题目是:我们的家园在哪里?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2.25第94天)



41 次查看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