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坚决反对美军普天间基地迁移计划(第72天)



不经意间,发现石叠道路边有一个木牌,上面写着【那霸市民宪章】,制定的时间是一九六四年,落款是金城町自治会,才知道这地儿早已经用的是民主政体那一套了,百姓说的算。



日本政府从二战后,《日本国宪法》是麦克阿瑟将军帮着它们定的,因此也被称为《战后宪法》或者《和平宪法》,至今没变,而且从来没有被修改过。施行的完全是西方的民主制度,天皇是虚君,日本百姓的民主烙印从此被深深印下了,日本的战后崛起绝大多数人认为是因为美国人给了它们好制度,所以日本人对美国人更多的是感恩戴德,认为是他们给日本人指明了方向,从此过上了有尊严的好日子。


中文的语境中,“殖民地”一词是大大的贬义词,可是,关于“殖民地”的进步意义和消极意义,包括日本以及其他不少国家,有着更深刻的理解,概括起来,就是文明与落后的关系,我就不在这里多絮叨了,仁者见仁。


日本政府实施的行政层级是都道府县,依据的是1947年与《战后宪法》同步施行的《地方自治法》。目前共设有47个,所谓1都(东京都)、1道(北海道)、2府(大阪府、京都府)、43县说的就是这个,而冲绳县就是其中之一。一都一道二府43县的行政区划也是日本国会参众两院基本选区划分的标准。



我们常常看到的市、町、村被定义为“基本地方公共团体”,属于上述区划辖区内的基层组织。


换句话说,各个层级的政府都是由选区内的选民选出来的,行政上没有上下级关系,日本各级政府都没有权利直接任命下一层级。


冲绳县政府就是日本一个神奇的存在,冲绳县与京都有些相似,一直是左派着占据主导力量,知事是冲绳县最大的官,相当于省长,可他是选民选出来的,他常常与日本政府唱反调,上面也没办法。我们最近些年常常会听到的对美军基地的抗议,就是知事领着冲绳百姓干的。


刚刚过去的九月份,冲绳县举办新一届知事选举,现任知事、坚决反对美军普天间基地迁移计划的玉城丹尼(Denny Tamaki)获得成功连任。



而他在选举中提出的政见是什么呢?除了一贯地反对美军在一个叫做边野古的地方新建基地以代替普天间基地,还同时要求普天间基地也“完全归还”给冲绳县民。换句话说,就是普天间基地要取消,新的也不要建。


这事儿的背景其实也太不复杂,普天间基地是美军在冲绳的海军陆战队基地,我们原本听到的三名美国大兵强奸12岁冲绳女孩、直升机掉进冲绳大学校园、直升机紧急迫降在农田、基地排放污水等事件基本上都是普天间基地干的,原因是基地的位置正在市中心的方位,因此噪音也是最扰民的。



那天我去美国村溜达,天上一直有飞机呼啸而过,开始的时候觉得很刺激,很拉风,可稍微长一点时间,就感觉这噪音确实很大,而飞行的飞机基本上都是战斗机,还会编队飞行,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据说冲绳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飞机轰鸣声,不习惯也没办法啊。



因为冲绳百姓对于普天间基地的持续抗议,日本政府在2013年时与美军达成了协议,那就是将基地搬迁到新地址之后,现有的普天间基地土地将还给日本政府做新的商业开发。然而,玉城知事希望新老基地都不应该存在,明显与日本政府和美军的看法大相迳庭。


可是,玉城知事的观点代表了冲绳的主要民意,虽然是险胜第二名,可毕竟胜了。为此,日本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随后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对于县民的选举判断,中央政府一贯不发表特定意见”。但对于基地迁建一事,他则重申“维持日美同盟的抑制能力,以及普天间基地的危险性,迁移到边野古是唯一的解决之策”。


据了解,边野古地区原先就有两块美军营区,而边野谷虽然是冲绳北面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但新机场的扩建必须在海湾填海造地,该地区还有着丰富的贝类与珊瑚礁生态,至少有八处琉球王国时代的遗迹也在这儿,这些是基地扩建这几年不断遭到反对的主要原因。玉城知事在任期间曾在2019年举行过公投,结果显示高达72%的冲绳人对基地迁建表示反对,这也是他又一次获得连任的民意基础。


只是按照权限,美军在日本的事儿由日本政府负责,因此美军的迁移计划自然是由日本政府与美军主导,冲绳县政府虽然一直在抗议,可日本政府却并未有太多反应。与此同时,随着美中对立愈演愈烈,台湾问题剑拔弩张,冲绳的地理位置就显得更加重要,日本政府和美军的托词也就更加义正词严了。


去年八月初时任美国众议院的议长佩洛西访台,中国举行了最大规模的台湾东部海域军事演习,其中有试射导弹进入到了日本所称的专属经济海域,立即有不少日本政治人物高呼“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意思是说如果台海发生战事,下一个可能的战区就在冲绳南边的石垣岛与八重山群岛等附近。


事实上,日本自卫队这几年已经陆续派兵进驻到八重山群岛一带,而这一次的选举,除了玉城之外的另两名候选人就分别主张制定这一区域的防卫计划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但玉城知事依然坚持自己的一贯主张“反对自卫队的强行配置”。


主张“和平冲绳”的玉城知事,过去也曾被保守派批评带有亲中色彩。最有名的一个故事就是2019年4月,他随前日本外相河野洋平访问中国时,曾当面对时任副总理的胡春华称,“希望冲绳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日本玄关”,获得中方赞赏,却也因此让保守派大力抨击他为亲中派。


至于未来会怎样,我个人觉得美军在包括冲绳在内的日本部署,不仅不会减少,还会越来越大,民意反对的呼声在国家安全的面前虽然有一定力量,毕竟是民主社会,但是随着中美对抗的升级,民意也会有反转的迹象,除非中美关系再一次出现历史性的好转。



据说,玉城知事在九月份当选之后,曾去中国走了一趟,但是回来之后态度有了一些变化。坊间观察,十月份举办的2023冲绳中国音乐节,被称为当地最大规模的音乐节,中国驻日本大使吴江浩也来了,但是玉城知事这一次却托词并未参加,而且,他最近好像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常会提到中国。



其中事由,不得而知。冲绳作为与中国一直保持良好关系的一个存在,冲绳人毫不避讳对于中国人的友好,可是最近两年冲绳人对于中国的好感度也在大幅下降。


【今天是《冲绳行》(六),明天续(七)】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1.15,第72天)

17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