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夜探排名第一的酒吧(第13天)

已更新:2023年10月30日



说起日本的涩谷区,有一张标志性的全绿灯十字路口的艺术照片,常常会出现在全球时尚杂志和旅行杂志的页面上。



有人说“不到涩谷的全绿灯十字路口,就不能说去过东京”。


好吧,那我也去一趟,夜黑透了的时候去的。




走出涩谷站,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派灯红酒绿般的霓虹灯闪耀,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上,红灯仅仅亮了两分钟,人就堆满了,不知道他们突然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绿灯一亮,当然是所有路口的绿灯会全亮,汹涌的人潮就像开闸的水,四面八方循着不同方向去了,一会儿又归了平静,红灯亮了……


站在路边观赏了一会人群,其实也是练习一下如何汇入人流,还有的就是要分辨一下方向,待再一次绿灯全亮的时候,我果断地挤进人流,与人流保持着同步,潇洒地走过斑马线,完成了一次颇有成就感的过马路体验。



信步徜徉在涩谷中心区的大街小巷,原本不大容易见的外国人也多了起来,现代感十足,年轻人居多,他们的衣着打扮都很新潮,据说这里的Shibuya 109是对流行非常敏锐的青少年们的圣地,而涩谷Hikarie、西武涩谷店Hands涩谷店还有涩谷Loft即使那些不喜欢购物的人,也常常会以打卡的方式过来逛逛。



我不喜欢逛街,喜欢看人,也就没了那些打卡的兴趣。


与中心区的霓虹灯闪烁和人头攒动相比,稍微往外走走,涩谷就慢慢的安静下来,不时的也会看到拖着行李箱的旅客,拿着手机地图一边导航,一边左顾右盼,在寻他们要下榻的酒店。



他们的言语会飘进耳朵,有外国人,也有中国人,年轻的中国小情侣居多。


早就听说日本排名第一的酒吧-The SG Club,就在涩谷,虽然提前标记了地图,但我还是循着偏僻的路径走,既然排名第一,那么一般会在一条静静的街上卧着,这是我的体验也是我猜的,这样的酒吧一定是有着古典的调调,闹市区玩不出这样的Style。


果然,大名鼎鼎的The SG Club酒吧坐落在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就着昏黄的灯光,斑驳的木门、木窗散出一种神秘的味道,透过门窗,里面的人满满的,音乐声、吵杂声挤过门缝,发出口齿不清的混响。



因为事先没有定位,也就很不确定是否会有位置坐下,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顿时被高出数十个分贝的声音笼罩,刚有点不知所措,服务员就迅速地走过来,与其他服务员交头接耳了一番之后,礼貌地带我下楼,才发现小小的门面下竟然藏着另外一个别有洞天,不过,楼梯依然窄的只会通过一人,上下落差也大,估计这日本人的建筑都是这样,长宽不够,就只能在这高度上下功夫了。



楼下的空间依然是小小的,桌子似乎都挤在了一起,每个人都是轻言细语,蜡烛的火苗跳动着,让空间添了些许浪漫,吧台后面的调酒师潇洒地干着他的活计,不时响出的刷拉刷拉的调酒声,让人懂得这地方叫酒吧,主打的饮品就是各式各样的鸡尾酒。



The SG Club是日本排名第一的酒吧,老板后闲信务也是位知名的传奇人物,这家酒吧是他2018年创办的,两年后的2020年他被选为英国杂志酒吧100人中的第八人。


不过要说起他的酒吧创业史,就不能绕开中国。


后闲信吾2006年去的美国纽约,在一家酒吧里担任调酒师,并在2012年代表美国参加【Bacardi Legacy Cocktail Competition】调酒大会获得奖牌。2014年,他来到上海,开设了他的第一家酒吧【Speak Low】,随后就成为世界十大酒吧之一。 2017 年他又在上海开设了第二家店,取名【Sober Company】,也是瞬间人气爆棚还获了奖,成为上海知名的人气酒吧。


是他成就了上海的酒吧,还是上海成就了他的创业呢?


2018年,他回到日本,开设了这间The SG Club,也是他在日本的第一间酒吧。


我环顾了一下周边桌子,有两桌说着中文,想必他们也是慕名而来或者干脆就是后闲信吾的铁粉。



The SG Club中的SG来自于两个英语单词,一个是Guzzle,另一个是Sip。Guzzle的意思是“狂饮”,Sip的意思是“啜饮”,连在一起,看似矛盾的词义后面是不是就蕴含着生活的两面,那就是潇洒肆意与恬淡闲情。


SG的意思解读是我猜的!


The SG Club因为有两层,也就自然的分了两个酒吧空间,后闲信吾把一楼命名为【Guzzle】,地下室被命名为【Sip】。


墙上挂了一幅精致的相框,上面写着SG(Sip&Guzzle)的五个S品格,即Smile、Sharp、Sexy、Special、Sustainable,我理解为笑容、激情、性感、独特和永远。




我也不懂鸡尾酒,便询问服务生哪一款最经典,他推荐了这款【番茄树】,介绍上说是将浸泡过蜂蜜的樱桃番茄加入到花酒和树液酒内,然后在杯沿再抹上英国王室御用的马尔顿海盐,说是喝了会有多层次的口感,还会有番茄的香气,余韵清爽。


我小口地啜着,却实在没喝出来那些多层次的感觉,只觉得好像并不难喝。


我在讲商业模式思维的时候,曾经讲过一个观察:世界上最贵的葡萄酒是法国人造的,最贵的白酒是中国人造的,最贵的清酒自然是日本人造的,美国人呢?他们发明了鸡尾酒,而鸡尾酒如果按照量比的话,无疑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酒。



曾经有记者与后闲信吾谈起The SG Club的风格,他没有提到上海,而是谈到了美国,他觉得整个店的概念元素与美国人杰瑞.托马斯(Jerry Thomas)的百老汇酒吧保持了某种时空上的相连。



谁是杰瑞·托马斯?1862年,他出版了一本书《如何调酒:品酒人的随身指南》,因为首开了调酒先河,也就从此被公认为调酒界的祖师爷。



而1860年,也就是日本的明治维新之前,日本曾派出了一个遣美使节团,他们是武士,后闲信吾猜测这些人或许造访过托马斯的酒吧,因为两年后的1862年,托马斯出版的这本书中,有一部分配方据信是受到日本影响而诞生的。


于是,后闲信吾评价自己的The SG Club是“用复古的装饰、用江户时代日语书写的指示牌、配有能够擦鞋的空间、用榻榻米框架搭饰天花板,用细节再现了当时纽约与江户的融合。”



江户是东京以前的名字,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人将江户更名为东京,日本也从此进入到了他们的东京时代。



我去过不少酒吧,各有千秋,有味道的酒吧少,不过,也许我的体味过于主观,或者是因为人不合适。


The SG Club酒吧,有调调,却没办法久坐,太挤了,也就少了微醺后的瞎想。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9.17,第13天)



28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