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大卫王是谁?(第85天)

作者:张家卫



在耶路撒冷,如果说最让犹太人敬仰的人,上帝耶和华属于圣灵一样的存在,他们会选亚伯拉罕和摩西,基督徒们会更认耶稣,穆斯林们则认穆罕默德。可是,他们要不是神,要不属于先知,如果说最让犹太人敬佩的凡人,应该是大卫王莫属。



对,大卫王就是我们熟悉的那尊白色大理石雕成的男性裸体雕像,鼎鼎大名的米开朗基罗的杰作。


我以前对于大卫王的印象一直比较两面,尤其对他以威权抢走了部下的妻子还用下三滥的手段害死部下的作为甚为不齿,因此对于关于他的那些肉麻称颂,也就一直当作故事听而已,不过又是一个胜者王侯败者寇的老剧情。


来了耶路撒冷之后,耳闻了不少关于大卫王的新评价,倒是让我有了一些新体会。



大卫王是谁呢?


按照圣经的记载,大卫王是生活在大约3000年前的一个杰出人物,他是一个平凡的伯利恒人家中最小的孩子,在他还是个“面色光红,双目清秀,容貌俊美”的小牧童时,上帝就透过先知撒母耳选了他做以色列的王。

年轻的大卫靠着弹竖琴的才华,成了第一任国王扫罗的宫中弹琴和拿兵器的人。 大卫王会写诗,圣经中的【诗篇】将近一半都是他写的。



他不仅善于弹琴,还是一个有勇有谋的战士,并且他竟然“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用打弹弓的本事击杀了侵略者菲利士人的巨人勇士歌利亚,扬名天下。


后来,虽受了不少的磨难,甚至扫罗王因为嫉妒而追杀他,但他还是挫败了扫罗王而当上了王,做了不少的好事,尤其是在赞美上帝的方面为甚,犹大王国也因此更兴盛起来。


至于他霸占部下妻子并谋杀忠臣大将的事儿,信徒们是怎样解释的呢?


大卫王仍是一个谦卑又敬畏上帝的人,他视自己为耶和华的仆人。 虽然他犯了这不齿的罪,但当先知拿单责备他时他能马上悔改,甚至还把罪行写成诗歌让全国的人去唱(圣经. 诗篇51)。


当他后来被自己的儿子押沙龙倒戈,在逃难的落魄时刻,乞丐也在骂他,他依然相信上帝会与他同在,他说:“或者耶和华见我遭难,为今日被这人咒骂,就将施恩与我。 ”


图源:网络


我查阅过一些关于大卫王妻子的资料,根据圣经的记载,他一共有七位妻子,前六位妻子每人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最后一位就是他抢来的拔士巴,却给他生了四个儿子。


但是,圣经又记载他一共有19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Tamar,因此又考证大卫王应该不止这七位妻子,还会有不少临幸的嫔妃或者相好等,但是似乎也没有可靠的叙述。


我想说的是,在以色列王朝的时代,本身就是允许一夫多妻,又贵为王,多妻并不为怪。


我就是对信徒们反复替他洗地觉得很有意思,就在想,难道信仰就是因为“信”吗? 如果果然如此,又与偶像崇拜有何两样?成为了偶像,就好像成了完美无瑕的圣人。


还有一个故事。



米甲是第一任扫罗王的女儿,嫁给了大卫。 后来扫罗王追杀大卫,米甲帮助大卫成功逃脱。



扫罗王就把女儿又嫁给了别人,大卫也与其他女子再结婚生子。 再后来,大卫王上了位,他认为米甲是恩人,因此要再续姻缘,可是米甲与新丈夫帕铁日久情深,并不愿意回到大卫的身边,可是上帝出现,责令帕铁不得纠缠,米甲就又回到了大卫王身边,但是心里不高兴。



圣经中描述,大卫王对于上帝的赞美是无处不在,无所不用其极。 在迎接象征上帝临在的约柜回到耶路撒冷的时候,大卫王在众人面前赤身裸体的跳舞欢歌,表达他的欢愉之情。



米甲认为有失体统,也有做作之嫌,因此说了句“以色列王今天多么光彩啊! 他今天竟在臣仆的婢女眼前赤身露体,简直像个没有头脑的人赤身露体一样! ”


大卫王生了气,从此不再亲近米甲。


读到这些故事,我的认知就会自我纠结,这些都是圣经中记载的,按照圣经毋庸置疑的语境,上帝的安排还真是与人性有一拼,王者果然有王者的逻辑,横竖都是有理。



希伯来大学的瀚文小导游跟我解释说:大卫王认为他就是上帝的蒙召,在上帝眼前赤身裸体才是最真实的憧憬和赞美,米甲自然领会不了。


瀚文小导游

嗯,看来我与这米甲的境界一样,属于小女子的心胸,怪不得至今还在圣经学习的路上。


虔诚的一粒老师则说:大卫王是一个完美的人,虽然有过错,但他却用自己的行动示范了如何改正错误,敬畏上帝,而上帝也给了他应有的惩罚,比如让他与拔示巴的第一个儿子夭折,活不成。



我说:但最后还是大卫王与拔示巴的第三个儿子所罗门继承了王位。


一粒老师说:大卫王终究是上帝选中的,而且他犯的这个错误,已经让他承受了巨大的悔恨,并得到了上帝的原谅。


我想:好吧,听起来很熟悉,与中国的二十四史很相像,讲的是正统,只要你能当上王,你就是天子。不过,圣经里至高无上的王是上帝,上帝的名义有时候更好用。


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不自觉的会想到所谓民族的文化话题,即民族所在的文化土壤,何为文化土壤?



中国人讲华夏文化,犹太人讲圣经文化,西方人讲古希腊罗马文化,我们常常以为是文化塑造了民族的本性,从而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事实上,老祖宗的文化一直充当着弱势地位,让位于现实政治文化的威权,而老祖宗的文化就像历史一样,听命于现实的政治诉求。


比如,专制与民主,无论西方还是东方,无论华夏文化、圣经文化还是古希腊罗马的文化,回看他们的历史,无不经历了这样两种政治文化的选择和交锋,最终的结果,政治文化的基因是不是会注入到所谓本民族文化的基因中去,并形成基因改良,成为民族进步的标尺。

东德和西德同属于一个民族文化,却在当年发展出完全不同的政治文化,其结果当然是大相径庭,朝鲜与韩国,南非的今昔对比,这样的例子还有好多,我们不得不有所反思。



阅读大卫王的故事,当然理解犹太人,其实不仅仅是犹太人,信奉上帝的人都把大卫王当作神一样的存在,这是他们信仰的基石,因为,据称耶稣的母亲玛利亚以及他的名义父亲约翰都是大卫王的后裔,换句话说,即使按照人的谱系来算,耶稣也是以色列王的王族后人,听着就觉得血统正宗。


我想说的是,大卫王贵为大王,自然功德无量,厥功至伟,但是其做的那些拿不上台面的事儿,实在没有必要正话反说,以上帝的名义替他洗地,如果这样的文化依然作为强势文化,则犹太人还会走回老路。


与希伯来大学东亚系研究犹太人经典的张平教授交流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他说的一番话令我深以为然,他说:“无论是美国,还是当下的以色列国家,最大的法宝是法律,而执行这一法律的是大法官,独立于政府、工会与宗教之外,换句话说,各自旅行职责,最后的裁决权在法律而非其他的任何形而上的东西,而民众骨子里的政治文化基因就是法律和民主,而非宗教和其他。”




换句话说,以色列从1948年建国,取得今天的非凡成就和繁荣,上帝当然功不可没,但是没有政治文化的保障,是万万不能的。


今天的随笔,本来是想写对大卫王的赞美,没想到写走题了,如果是考试,肯定要不及格。好在是散记,就言归正传,写大卫王的功劳和洒脱,以及我对他的敬仰。


在以色列行走,常常会看到一个乐器的形象,就是我们并不是太熟悉的“竖琴”,有时候还会伴有一个弹琴人,王者的形象,这就是大卫王了。以色列议会大厦的壁画上就描绘着大卫王弹着竖琴前往耶路撒冷的故事。



犹太人视大卫王不仅仅为以色列王国的骄傲,还认为他是新天国来临时候将要坐在耶路撒冷当王的那个人,也把他当作圣经时代音乐界的祖师爷。



《旧约·撒姆尔记(上)》第十六章中,手抚竖琴的大卫第一次出场,就是以琴声抚慰了扫罗王,赶走扫罗王身上的恶魔,因此才得到了扫罗王的青睐,为后来的青云直上垫了底儿。


要想近距离了解大卫王,就一定要去耶路撒冷的大卫城(City of David)看看。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1.27 第85天)

【《大卫王:一个完美的人》(一),明天续(二)】


22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