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大商人何以善终?(第75天/2020)


《商道》的作者是韩国的崔仁浩先生,2000年在韩国出版,2003年8月进入中国,是当时爆红的韩国作家,作者的造诣和影响力就不多言了。


《商道》这本小说后来被拍成了电视剧,但是并无另一部韩国剧《大长今》在中国来的火爆,原因很多。我觉得《大长今》的观众主力是普通中国百姓,自然受众基数是以亿计,而《商道》说的是商人的事儿,中国商人或者说中国企业家再喜欢,也不能一个人抱着十台电视,收视率低也是情理之中。

我读这本书,正是2003年8月。若干年回头望去,这本书的出现于我而言,其潜移默化的影响实在是如影相随。石崇大师的“死”、“鼎”、“戒盈杯”三道命符,我一直以来铭记于心。尽管至今也不能完全遵循,却也是一路走来,面命没有,耳提却是常伴心间。

故事的情节说复杂也不复杂。主角就是一个,十九世纪朝鲜历史上真实的一位商界人物——林尚沃先生;小说的主线也就是一条——林尚沃先生享年76岁的不平凡一生,具体年份是从1779年到1855年;涉及的主要人物来自亲人、佛界、商界、学界、官府和反叛者;涉及的关键性别除了男性,女性是屡次决定他生死的厉害角色,无论好还是不好。

林尚沃先生的主要商业成就起源于江商和松商两大朝鲜商帮的争斗。开始的时候是互相斗,互有胜负,后来林尚沃先生所在的江商破产。再之后,林尚沃先生领导江商东山再起,松商没落,互相诡计相搏,最后的结果倒是化干戈为玉帛,老冤家和好。但是,天有不测之云,又有坏人作梗,因为林尚沃先生以及江商势大,朝廷开始介入,又增政治风险,让来之不易的胜利开始变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一路走来,无论是道路还是心路,林尚沃先生从青葱小子,到商界大亨,再攀儒商境界,始终坚持予人玫瑰,知恩图报,包容待人,谨慎政治,懂得进退,因此得以善终。他的后半生坚持“花钱比挣钱重要”的原则,行善布施,并且在赋诗纵酒中走完余生。临终前,他更将所有财富土地尽数捐献给百姓大众,广施德泽,被后世韩国人民追怀,也终有商佛一说。

小说的高潮,是林尚沃先生的三起三落,即通过石崇大师给予的三个命符躲过了人生三大劫的故事。也或者说,林尚沃先生“终成商佛”的三大生死转折点,正是石崇大师送给他的三件命符:“死”、“鼎”和“戒盈杯”,全书的精彩和要义全都在这里了。

我也就这“死”和“鼎”两个字以及“戒盈杯”这一件器物,聊聊《商道》对我的影响:

小说从现代商业奇才——麟坪集团会长金起燮(xiè)试车发生车祸不幸辞世开始,引出“轮痴”金起燮的三件遗物:钱包、戒盈杯和《稼圃集》。随身遗物钱包里只有一张纸条和一张“印有朝鲜族百姓”的现钞。这一张特殊的纸钞,表达了金起燮先生特殊的一种民族感情和内心对南北韩民族分裂的痛楚。纸条上写的是“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一步一步的引出主人公林尚沃先生。“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也是我一直以来默诵的十个字。

第一个劫是"死":林尚沃来到中国进行红参贸易。由于他已经控制了朝鲜的红参贸易权,而且上一年红参歉收,因此他把红参的价格由原来的25两提高到40两,但遭到中国商人的联合抵制,没有一个中国商人来购买他的红参,他面临要么降价而毁掉信用,要么打道回府而破产的境遇。但是,当他参透了"死"的含义,在距离回国日子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不但不降价,反而把价格又由40两提高到了45两,可是在临走的前一天还是没有任何中国商人来买红参,中国商人认定他必须降价以减少损失。但林尚沃做了一个近乎疯狂的决定,他将全部红参堆放在院落里,决意烧掉全部红参,让中国来年的红参市场无货可买。

当熊熊大火烧起来的时候,中国商人终于认识到这家伙用的是同归于尽的套路,但是“两军相遇勇者胜”。中国商人只能无奈屈服,接受了林尚沃的价格并弥补了所有烧掉红参所带来的损失,最后以90两的天价购买了余下的全部红参。林尚沃,以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的“死”字,渡过了第一劫,不但没赔本,反而大赚一笔,最重要的是名声大震,奠定了他令人刮目相看的商业信用。

第二个劫是反叛头目洪景来想拉林尚沃入伙。如果林尚沃同意最好,但如果他不同意,为了不让天机泄漏洪景来等就要杀他灭口。在最终摊牌的关键时刻之前,犹疑不定的林尚沃通过金正喜的点拨,参透了"鼎"的含义,即"鼎"的份量轻重不在与你是否拥有这个鼎,而在于拥有鼎的人的"德"有多少。鼎的平衡,或者说能站得住,立得稳,要靠财富、权力和名望三足支撑,不能少却任何一足。但是,一个人只能占有其中的一足,顶多两足,非王者不可能同时兼三有之。

林尚沃其时已经拥有了巨额财富,也有了一定名望,如果继续去奢求权利,企图拥有三足,或将招来杀身之祸。最后,林尚沃将鼎的一条腿锯断,呈现给洪景来看,含蓄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赢得洪景来等反叛头目们的理解。其后反叛军失败,林尚沃不仅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还赢得朝廷的加官进爵,成功渡过了第二劫。

第三个劫是整部小说的点睛所在,即"戒盈杯"。正当林尚沃踌躇满志、一帆风顺的时候,突然遭到了牢狱之灾,原因是他明知故犯,严重挑战了当时的政治规矩。叛军头目,也是他的旧时好友李禧著已死,他的遗腹子女儿松伊被官府沦为官妓,林尚沃却喜欢上了她,当知道她是李禧著女儿的时候,更增加了关照老友后代的决心。当时的唯一变通办法,就是他纳松伊为妾,以使她从官妓成为自由民,因为事发引致朝廷震怒将其投到大牢。

林尚沃在用神奇的"戒盈杯"给下来巡查的官员斟酒时,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将酒杯斟满。每当酒杯将满之时,酒杯里的酒就会慢慢变的一滴不剩,如果只斟七分满反而一滴不少。林尚沃突然明白:做事情不能做的太满,月圆则亏,凡事只做七分,才会有左右腾挪之空间。明白了这个道理,当他再获自由之后,他立即拆掉了奢华的房屋,恢复到原来的老样子。毅然斩断情思,狠下心来与松伊分开,“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让她开始新的生活。天下受灾,他打开粮仓赈济灾民,散发财富以帮助穷人。他自己回归乡野,过起了恬淡自在的田园生活,每天种菜赏花,饮酒赋诗,读书撰文,终老余生。

这本书中虽然是一本韩国小说,却引经据典了大量中国典故,将中国的四书五经、佛教典籍与经商理念融合在一起,充满了佛家的禅理和人生哲学,也可以窥见中韩文化互融的渊源。读这本书,不自觉的会一直在问:“这真的是韩国人写的书吗?”其实,中国文化不仅仅在韩国,在日本也是渊源颇深,而新加坡人、香港人和台湾人的国学根底要较之我们大陆人也要深厚很多。究其原因,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对中国人的文化修为摧残的太凶了。

小说的尾篇,林尚沃先生写下自己穷其一生感悟到的两行字:“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赠予给老友金正喜先生。金正喜先生阅后体味到了林尚沃先生的悟境,禁不住为他终悟出商业之道而成商佛欣喜不已。金正喜先生用尽浑身气力耗时10天创作出他生平最后的一幅作品,是一幅画,取名为《商业之道》,并题字回赠林尚沃。林尚沃先生也从他的作品中领悟到金正喜先生终结出了老果,悟出了道。

画面上有远山、流水和田园,还有一位驼背的老人在菜田里劳作……


画的右上角题写了这幅画的画旨。在田园里劳作的老人就是林尚沃,他是这幅画的主人公。题跋中说:


商业之道


“《史记》太史公云:‘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此言有理,然非仅富而仁义附焉也,与其曰人富,莫若言循人道方使仁义附之,盖可谓商业之道。稼圃平生积富,终富甲朝鲜八道。所谓稼圃经商,如孔子云‘非逐利而求义也’,故其乃平生重道之君。经识‘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之利理,故优于人而非优于财。虽终生积财,而不拘一物;竭生平劳作,实无为之人;尽终身蓄金,仍侍蔬不缀,可谓一老菜农也,故称其商佛,于此何乐而不为,乃幸事。“


文章结尾的落款是“老果老人书”。

两位先生历经曲折坎坷,终悟道成佛。林尚沃先生是通过商来悟道,终越过“天下第一商”的境界;而金正喜先生是通过书来悟道,终让“天下第一通儒”的当年理想成为脚下天阶。他们在最初相遇时便引为知己,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仍然彼此见证、惺惺相惜,平生无憾。

1855年秋,林尚沃先生(77岁)在夜里溘然长逝,升天前将所有的财物归还于社会,赤手升天。“死死生生生复死,积金候死愚何甚。几为闲名误一身,脱人傀儡上苍苍。” 林尚沃先生的一生传奇也就到此落幕。1856年10月,林尚沃先生的挚友金正喜先生随他与世长辞。


林尚沃终生敛财无数,却千金散尽,复归农事,悟“商道”而成佛,达到了“商佛”的境界。金正喜借林尚沃的生平提醒现代人,这才是一种真正的愉悦,但又能有几人能领悟金正喜的箴言呢?

当今天满屏对以马云为代表的昔日偶像们口诛笔伐之时,不知道还有几人会记住杨斌这个名字。

杨斌(1963年-),出生在中国江苏省南京市,拥有荷兰国籍。他1995年返回中国,创办欧阳农业企业,在沈阳经营花栽种及农业开发,建立荷兰村,同时在北京等城市复制荷兰村等业务,同年在《福布斯》杂志中国富豪排行榜上名列第2位。2002年,曾被朝鲜政府(金正日)委任为新义州特别行政区长官,被金正日认为义子。2002年9月27日杨斌在中国沈阳荷兰村宣布:


朝鲜将在新义州建设一个132平方公里的特别行政区,与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一样,采取行政长官负责制,三权分立,司法独立,50年不变。

仅仅数天之后,2002年10月4日,杨斌即在沈阳被捕。中国法院判决说:欧亚农业涉及伪造金融票证,虚报注册资本、非法占用农地、合同诈骗、伪造金融票证、对单位行贿等多罪,杨斌被法院判18年徒刑罚款230万元。14年后,2016年杨斌获假释提前出狱,53岁。

据说,朝鲜方面事先并未就杨斌任职一事与中方沟通,且中方对新义州的开发并不积极。无论何种原因,这一事件引发了外界无限的猜测,杨斌的故事也成为东北商场上多年为人谈论的一则传奇。

新义州正是林尚沃先生的故乡。

我正是2002年10月1日以丹东—南浦港开辟集装箱航线高级商务代表团的身份经丹东去的朝鲜,受到朝鲜官方的热情接待。一周的考察时间,正是朝鲜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好消息和坏消息大反转的一周。因此,对于杨斌的的荣耀和瞬间反转印象深刻,据说中国唯一私港—丹东港的今天也是从昔日荣耀落到了昨天的一地鸡毛。

“其实那一代中国的企业家都很像,自命不凡、恃才(财)傲物。有意或无意,他们都把自己塑造成普罗大众心目中的救世主。

但是自己的企业走向危险的边缘时,他们又像走到末路的项羽一样,虚弱无力。

在筹备新义州特区的时候,杨斌曾经说,如果妻子反对,那就离婚。不料一语成谶,他的妻子在他入狱后不久就离婚改嫁了。


如今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杨斌贫苦出身,从小由奶奶带大,奶奶临死之前和他说:


要夹着尾巴做人。

那是很多企业家都没有学会也不愿学习的东西。在狱中,杨斌总结了自己的十大错误,其中有这么几条:

1. 我不应该在荷兰村召开新闻发布会,新义州特别行政区不在中国;



2. 不应该宣布搞赌场;



3. 一位领导到沈阳来见我,我一听是副主任,就让副总接待了,那时太狂了;


............


出来后没多久,杨斌在北京后海一个企业家朋友的家里,见到了一位刚刚名满天下的神秘福建富豪。那位正站在风口浪尖的富豪,在杨斌他们面前尽情展示着自己的排场和能量,说今天跟这个领导谈笑风生,明天去见哪国政要。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杨斌突然有点唏嘘:

这不就是年轻时的我吗?

一年之后,杨斌不幸言中,那位年轻人不仅失去自由,而且很快失去了自己的整个王国。


十六年过去了,世界好像是在变的,但又好像从来没变过。

罗素说过,“人类生下来时只是无知而不是愚蠢,愚蠢都是后来养成的。”


以上几段话,是一个叫做“兽爷”的大号主写的。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2.6第75天)

77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