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大笑的女子(第81天)

作者:张家卫



我住的小屋,胡同简直成了耳朵的调色板。


因为这有一个静吧,一个书吧,还有一个西餐馆,来来往往的人,几乎囊括了耶路撒冷,也囊括了全世界来的游人。



安静的时候,大多人会有一台电脑,这些人一看就是本地人,年轻、属于IT人,耶路撒冷有不少的高科技公司。


有时候,会有人在轻声细语,也有一个人独坐,大多是本地人,也有游人,谈恋爱的,约人的,也有来晒太阳的或者发呆的。



除了那个偶尔会煲电话的男子,上午是最安静的时间。我后来发现这小哥也住在胡同里。



中午过后,人就越来越多了,声音就开始有了,一般都会是那种细细簌簌的说话声音。


入了夜,声音就会大了起来,这要归功于那个下午五点开门但是午夜一点才会关门的Barood西餐馆。



胡同里常常就会变得吵杂,几乎不闲着,有点像中国大排档街道上的声音,不过,这里没有那么人声鼎沸,我几乎可以判断外面有几桌,每桌会有几人……



说的什么听不懂,说明还是本地人多,他们讲希伯来语。



有一日,不知道哪一桌有什么好笑的题材,一位女子的大笑声音传来,一阵一阵,最后变成了狂笑,笑的声音持续的时间还特别长,其他人笑的声音不高,像合奏一样,衬托出这大笑的有趣、爽朗、忘乎所以,还有一些滑稽的时空作响。



如果这大笑发生在别的地方,我觉得不奇怪,但是在耶路撒冷,在上帝的城市跟前,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看来我们是想多了,真的用不着那么肃穆,上帝喜爱一切人。


耶路撒冷的信徒们喜欢说一切都是上帝带来的。


那么,这大笑也是上帝带来的快乐喽。


其实,我这人对于声音有着过敏性的敏感,家里的排油烟机如果开着,我吃饭的时候就会一直心神不宁,直到把它关掉。



但是,这狂笑的声音,却让我听出了快乐,瞬间明白了耶路撒冷并不是他们讲的,除了拜上帝,就是冲突的引线旁边一直放着根火柴。这里有一切人间该有的快乐,该快乐的人会选择他们认为快乐的方式,那就是凡人的方式。


歇斯底里的大笑不止,这帮人的聚会,我看着表,足有三个小时,凌晨一点散去了。



那一日,恰是周五晚上,是犹太人安息日的日子。按道理,所有的犹太人都要守约,店铺关门,老老实实在家呆着,街上也少见人。


可是这声音又开始了,不仅有女子的狂笑,还有迪斯科节奏的音乐喇叭声。


我忍不住下去看看,发现并不是Barood西餐馆,而是临近后巷胡同的一户人家,透过竹子栅栏的缝隙,看到了院子里坐着十来名年轻的男女,正在那里旁若无人的欢歌笑语呢。


胡同里溜达了一会,确认了这狂笑声,还有这大音量的喇叭声都是从这里来的。


看来,我这耳朵还是不大灵光,冤枉了那家Barood西餐馆。



联想到一次又一次的狂笑声,好像都是周五,看来这狂笑的女子是邻居家的主人,否则不会每次都有如此热辣的笑声,也不会有如此执着的好客周末。




我住的小屋所在区域是耶路撒冷典型的犹太西区,当然也是城市中心,这个地方果然可以窥到耶路撒冷的多面性。


你们过你们的安息日,我们过我们的周末快乐!


据说曾经有正统的犹太教徒来到胡同里的Barood西餐馆抗议,抗议他们安息日开业,而且还会开的如此之晚。


其实,胡同后巷门口的餐吧也是安息日开门,都是专选着安息日晚上开门纳客,而且一定要过了凌晨才算开心。



笑的如此奇葩的邻家女子,从未见到有邻居或人来敲门劝阻,也未见他们会有所收敛,更是让我领略了耶路撒冷的万花筒,这样的笑声我在全世界听到的第一份,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遇到。


总在想着去与这邻居打个招呼,可总是没能鼓足勇气去敲她家的门,我总不能说“我好喜欢你的笑声吧”。


今天,又是周五晚上,耶路撒冷的天气越来越凉爽,可是这歌声、笑声依然热辣的没变模样。



我看了看表,已经半夜一点了,欢乐还在继续着。


你信吗?你信这是耶路撒冷吗?



无论你信或者不信,这就是耶路撒冷的真实模样。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1.23 第81天)

32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件のコメント


Joanna Wu
Joanna Wu
2022年12月04日

人間煙火

いいね!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