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克伦威尔(二)2018.11.14

克伦威尔虽然贵为大英雄,得了善终,却没能得了善后。查理二世即位之后,便下令将克伦威尔葬在西敏寺的遗体掘出并处以车裂之刑。克伦威尔的头颅最后被一根长钉子钉在了西敏寺的屋顶之上长达25年。后来一场风暴将它刮了下来,这颗已经完全干燥的头颅流落到了民间,成为私人收藏品,辗转贩卖,招摇过市。




直到1960年,克伦威尔的头颅历经300年的流离失所,才由克伦威尔的母校剑桥大学悉尼.萨塞克斯学院收回,举行了一个只有几个人参加的简短仪式,被装在一个橡木盒子里,葬在了大学小教堂,但校方并沒有公布具体位置。一块牌匾上写着: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联邦的护国公,本大学1616——1617学生奥利弗.克伦威尔,葬在下面某个地方。



望着这块低调的牌匾,我一方面赞叹剑桥大学的伟大和英国文化的包容,另一方面禁不住的浮想联翩那些人类历史上太多被冠之为时代大英雄的悲惨结局……



英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