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中华(2020.2.20)


如果从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在官媒发声算起,1个月来,满屏的冠状病毒信息,铺天盖地。近一周来,惊悚未定的中国恐惧似乎慢慢的平息起来,焦虑感弥漫在恐惧余波的大众之中,每天浏览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其实不会知道真相。即使有真相,也早已经淹没在口水之中,似乎这才是权威方面更喜欢看到的情形……

有人问我对于此次疫情可能结果的看法,我说漫天遍野的朋友圈已经都说遍了。但是,我可以确定一点,如果短时期疫情过去,是中华之又一次不幸之大幸,但是健忘的中国人一定会在又一轮铺天盖地的赞美之又一次忘记过去。如果疫情超过半年之久才会云散,则中华会真的面临战争与和平的世纪抉择。如果中国选择和平,Xiao ping同志应该会再一次回到大众的视野,实事求是。如果选择战争或者疫情持续再持续……我只能选择不相信未来!

今天是2020年的2月19日,恐惧和焦虑的朋友圈中突的晒进来一抹温暖,点开文字,都是纪念Xiao ping同志的,平和的文字中充满了真真的念想。

“1997年2月19日,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者 Deng Xiaoping,因患帕金森病晚期并发肺部感染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这段文字是当时新华社的语言。

2018年百日剑桥9月份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散记文字,题目就是《Xiaoping Ninhao》。我编辑了一下,贴在今天,算是纪念Xiao ping爷爷更是提示我们“不要忘记”…….

我的新闻阅读习惯,已经坚持了好多年,就是坚持只看一个新闻栏目,尽量少的去阅读其他。其中原因,便是你可以拿自己最简单的经验积累,跟踪某个话题或者政策、事件的不同描述和评价……本月与上月、上上月有什么不同?本年与上年、上上年有什么不同?……

因为谎话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而真话会一以贯之的心平气和。当然,对于那些个炒股、换汇或者买房什么的,我常常会神预测,只是自己从来不碰。因为我知道,这是瞎说……


居住中国的时候最喜欢看的是央视《新闻联播》,居住海外最喜欢读的就是《今日头条》,这与广告无关。


今早醒来,发现“Xiao ping”这个名字又火了!《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中国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内容就不要说了,吴小平先生已经站出来解释“我的文章很多人没有读懂!”确实,我就没有读懂,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也叫“Xiao ping”!


我们都认识一个绰号叫“周带鱼”的网红段子手周小平,其功力不大持久,余威还在。


吴小平先生的横空出世,应该是抢了周小平的风头。吴小平何人,就不要讲了,网上正火着呢,我跟朋友说:“这人将比周小平更奇葩,但因为这人“学历”较高,危害性会更大!”


1984年10月1日,国庆35周年,首都群众大游行,北京大学的学生行进队伍中意外的打出一条永存记忆的横幅——“Xiao ping您好”!此画面瞬间传遍全世界,深深的刻在了人们的脑海里。那一年,Xiao ping同志80岁。1997年2月19日,Xiao ping同志与世长辞。

吴小平先生建议“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中国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其中的主语对象是“中国私营经济”,宾语对象是“中国公有经济”,谓语的主要题义有两个,一个是“协助”,即“被利用”,二个是“离场”,即“滚蛋”。

同时,吴小平先生关于“很多人没有读懂”的解释,大概是指文中内容,他建议政府采取“公私混合制”,而不是消灭私有制,这潜台词不还是一个意思嘛。


这词听着是不是很熟悉,本届政府已经说了好多遍了,但不是你说的“被利用”和“滚蛋”这个意思。而且这词早在1956年的时候就实践过,那时候叫“公私合营”,定义是: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完成没收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财产之后,针对民族资本家和私营个体劳动者,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和运动。


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改革开放源起于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其后的40年,国企改革的标志之一就是国企改制,即私有化改革,其中的是是非非我就不妄议了。


吴小平先生的标题确实达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资深金融人士的帽子估计很快就会被“新网红”的荣誉取代……


刚才读到朋友懋兄的一段文字,觉得说的挺好,就借用一下:“哪天能碰到这些叫Xiao ping的家伙,我一定会郑重地提示他们,只要你不姓邓,该干嘛就干嘛去,别到处充当大尾巴狼。”

一晃,这40年真的就过去了,80后、90后的孩子们都已经成为中国建设的主力人群。中国上上下下正在忙着的40年庆祝。我觉得,最值得庆祝的其实就这四个字——“Xiaoping Ninhao!

Xiao ping爷爷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再佑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