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娃娃丢了(2020.10.26第34天)




庚子年那么多的大事发生,已经麻木以致厌倦,甚至有些厌恶。

我这些天在翻看加拿大1920-1929年的历史,顺带着复习了百年开头那十年的世界,一切好像正在当下发生,或者即将发生,只是演技更好了,而且加上了人工智能的道具。

其实,大事发生,对于普通人而言,与好事关系不是太大,与坏事却是息息相关。人之所以不可控制的乐意关心所谓大事,是因为知道与自己相关,或者觉得与自己有关。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意思是说,如果世界真的发生了灾难,每个人都难辞其咎。传了好多年了,我们都觉得在理,因此就更理所当然的去关心所谓大事。结果是,闹心、闹肺、闹翻脸,常常自己觉得像个勇士,其实你啥也不是,除了“勇”,万万称不上“士”的。

加拿大人和美国人手里有一张不靠谱却是真的选票,中国人脑海里和嘴上有一堆的正义。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句子,让人几乎忘记了它本来的背景表达。

这句话出自波兰诗人斯坦尼斯洛(Stanislaw Jerzy Le,1909-1966)的名句,波兰语原话是“Żaden płatek śniegu nie czujesię odpowiedzialny za lawinę.” 翻译成英文是“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 中文的意思是“雪崩中,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斯坦尼斯洛生活的年代,正是残酷的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入侵波兰,斯坦尼斯洛先是逃到了罗马尼亚,但后来还是被抓到并被关押在乌克兰捷尔诺波尔集中营。因为又想逃跑而被判处死刑,被看守押到树林里,命令他为自己挖掘一个坟墓。

诗人斯坦尼斯洛也是真的勇敢和机智,竟然在树林里用铲子击杀了看守而成功逃脱。

斯坦尼斯洛的诗句“雪崩中,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说的是德国纳粹,那些纳粹制度的鼓吹者和行动者,比如那些威风凛凛的党卫军、残暴的集中营看守、押送犹太人的火车、毒气室的建造者……

因为,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没有人觉得自己对死难者会有责任,直到哪一天轮到了他自己。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以讹传讹的翻译也不错,那些因为“日耳曼民族崛起”和“无知者无畏”而为纳粹摇旗呐喊的德国百姓,如果说他们无辜,那他们就是自食恶果。

无辜的是那些先觉们,他们没有责任,反而是仗义执言,以死进谏,但换来的的下场却是百年来未曾变过,如果用“抛头颅洒热血”来形容也不为过。

戊戌六君子之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没有不经过流血就成功的,现在中国没听说有因变法而流血牺牲的人,这是国家不富强的原因啊。有流血牺牲的,请从谭嗣同开始吧。”

当被带至菜市口侯斩,谭嗣同走下囚车时质问监斩官:“革新变法有何罪过?为什么不审而斩?”监斩官一声大喝“尔等乱臣贼子,还用辩解吗?死有余辜!” 然后用力投去杀头的令箭,刽子手们持刀急忙上前。当六位志士人头落地时,换来的是围观百姓们的一片叫好声。

他们被砍头的时间是1898年9月28日。12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百姓与那个时候的百姓有何区别吗?有!今天的百姓们没有菜市口的现场瞧了,但电脑或者手机评论区的叫好声更热烈。

“清奸”的挨骂头衔换成了“汉奸”,“卖国贼”的头衔倒是从来没有变过。

鲁迅感叹:“先觉的人,历来总被阴险的小人,昏庸的群众迫压排挤倾陷放逐杀戮。中国人格外凶。”

曼德拉则说:“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朋友们来天鹅农场夜话周末,多喝了些,送走了他们,我就窝着沙发上睡过去了。

半夜醒来,未见到猫咪“娃娃”,楼上楼下的喊和寻,也未有回应。这“娃娃”才三个月大,常常会躲着也不出声,以前有过情形,因此我也并未在意。因为没了睡意,就二楼书桌前想些心思。

突闻窗户外有“喵喵”的声音,摇开窗户,仔细听听,正是“娃娃”的叫声。我赶紧披衣,拿上大号的手电筒,出了门,又折回来拿上了一条硬木的棍子,以防范其他动物的可能攻击。

风很大,“娃娃“趴在皮卡的后车轮上,瑟瑟发抖,幸而有车为它遮蔽了一下,要不岂不是要被冻死。农场的房子立于大片田野的小山坡上,郊狼和狐狸是常常出没的动物,与人倒是相安,但是碰到弱弱的猫咪就不一定了。

我将“娃娃“抱了回去,想想幸而半夜醒来,又幸而醒着未有再眠,否则岂不会丢了“娃娃”。


望着窗外漆黑的夜,听着好大的风叫,我就在想:鲁迅先生说过的话,再说也没有用。曼德拉先生的话,说的要更人性些,让普通百姓有了点可以选择的尊严。

如果我醒着,而且未再眠,就把“娃娃“看好吧,别真的让郊狼或者狐狸叼了去。

那些所谓的大事,关心或者不关心,如果“醒着”,自己的“娃娃”就不会丢。别人家的“娃娃”,远的不说,最近的100年来,丢的可多了去了……丢了就丢了,再来一回,哭过了,闹腾过了,也就忘了。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0.26第34天)

7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