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丢了(2020.10.26第34天)




庚子年那么多的大事发生,已经麻木以致厌倦,甚至有些厌恶。

我这些天在翻看加拿大1920-1929年的历史,顺带着复习了百年开头那十年的世界,一切好像正在当下发生,或者即将发生,只是演技更好了,而且加上了人工智能的道具。

其实,大事发生,对于普通人而言,与好事关系不是太大,与坏事却是息息相关。人之所以不可控制的乐意关心所谓大事,是因为知道与自己相关,或者觉得与自己有关。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意思是说,如果世界真的发生了灾难,每个人都难辞其咎。传了好多年了,我们都觉得在理,因此就更理所当然的去关心所谓大事。结果是,闹心、闹肺、闹翻脸,常常自己觉得像个勇士,其实你啥也不是,除了“勇”,万万称不上“士”的。

加拿大人和美国人手里有一张不靠谱却是真的选票,中国人脑海里和嘴上有一堆的正义。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句子,让人几乎忘记了它本来的背景表达。

这句话出自波兰诗人斯坦尼斯洛(Stanislaw Jerzy Le,1909-1966)的名句,波兰语原话是“Żaden płatek śniegu nie czujesię odpowiedzialny za lawinę.” 翻译成英文是“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 中文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