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完全变成阳光的模样 | 2019.11.19 第73天 【张家卫多伦多百日散记】


今天早上,醒来又懒了一会,阳光透过百叶窗,硬挤进来照着我,像一只暖暖的痒痒挠。打开窗户,一排冰凌挂在屋檐上,悬在我的眼前,近在咫尺的冰凌还是小时候姥姥家屋檐上见过,好大的阳光肆意的普照着。赶紧望一望小屋对面天天与我耳鬓厮磨的那颗小枫树,雪裹着她的身体,却还是裸露了太多,我想着她白裙飘飘的样子,心里顿时暖和了很多。


2013年的时候,我写过一个随笔《落叶的美》。写的是一片树叶的春夏秋冬,写的是一个真实的场景。那一年,我每天都会坐在书房里,书房的窗户对着小区永远安安静静的街道,对着对面邻居与我家一样漂漂亮亮的房子,对着人家门口的花儿、草儿和树,也天天望着天空,望着我家门口的那棵大枫树…...



2017年,《环球华报》司晓红社长诵读了《落叶的美》,收录在她的【晓红读诗】。读的人或者听的人,触动了心弦,除了赞美,便是猜测作者最想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情感?我说,我的文字是写给自己看的,记忆的是一份心情,一份哀伤或者是一份感动。有缘阅读或者聆听的人,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想去回忆。

9月19日到的多伦多,入住在北约克这个红砖红瓦的三楼小屋。一个Townhouse里面,四个房间住了四个男人,其他三位一个从印度来,一个从菲律宾来,还有一个从韩国来的,都是年轻人,却安静的很。一幢房子里,我们偶尔聊聊天,带着爽朗的笑声。平日里每个人走路都是轻手轻脚的,唯恐惊着自己。房东是来自中国的Martin和Ping夫妇俩,周末的时候会来扫一下卫生,也是安静的很,说话的时候都是堆满了笑意。

世界是平的,白色、黄色、棕色、黑色或者什么混出来的颜色,释放出善意的味道,久了便会觉得都是人的颜色。肤色也如同春夏秋冬的美景,看惯了便会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美丽也是偶尔心情的时候才会心房动了一下,拿出相机,收入框中,记忆着一瞬美好的画面。




从住进来小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爱上了窗外的这颗小枫树,那时候树叶已经开始红了,原本绿的树叶掩映在其中,泛着成长之中的黄色。小枫树背后的房子,也是红墙红瓦。蓝天白云之下,一颗大树抖着满满的绿色,茂密的站在,像个卫兵。我拍了一张照片,如同将心爱的人揣在心里。报平安的时候,一位朋友留言说:“对面墙壁很魔幻。” 我心里想,影由心生吧。

从此的每天,我都会刻意或者不刻意的,站去窗前,望一望这颗小枫树,欣赏着她红透了的美丽和风韵,陪伴着她深秋入冬的冰冷时节,也数着我在多伦多高兴的日子。

一场雨下来,小枫树的叶子抖落了一地,细细的树杈暴露出原来的样子。又过了些天,阳光出来了,小枫树精神了不少,红透了的叶子却是被掉了一地,我知道这是雨和风干的,还有晚秋和冬干的坏事。



雨和风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天气也开始寒了起来,画面中的天空常常的不见了云彩,小枫树的叶子也是越来越少了,尽管还坚持着红彤彤的颜色,腰杆挺的很直。红墙红瓦的房子颜色似乎也跟着暗淡了些,卫兵一样的大树,满眼的绿色也染上了一层灰突突的沧桑。地上的叶子很少,清洁工人好像很勤快,我总是会不经意的就看到他们的身影,听到他们扫地机器的隆隆声。

11月份了,我从纽约和波士顿回来,到家时候是晚上,天已经黑魆魆的。开大门进屋时我回头望了她一眼,昏暗的路灯下,好像叶子已经没了。出租车司机说:“今天晚上是多伦多的第一场雪”。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我就趴到窗户上去看她,雪不大,却也是白皑皑的一片,屋顶和对面邻居停在门口的车已经落满了一层不薄的雪。小枫树光秃秃的站着,却是一脸的倔强。大树的叶子也掉光了,默默的陪着小枫树。我知道大树的语言:春夏秋冬,每颗树都会有光秃秃的样子,我陪着你,就是让你知道,枝干只要挺拔着,也是树的一种冬天的美。

今天,是11月19日。12月19日,我就要回到温哥华去了。

我把窗户打开,呼吸着窗外稍微有一点凛冽的冷风,阳光越来越灿烂起来,烤的冰凌开始落下“滴答滴答”的声音……我透过冰凌又拍了一张照片,画面上是一排冰棱的晶莹剔透,小枫树掩在后面,需要使劲看才会辨出她的身影。我懂得,她是想以冰凌的方式让我看到她冬天美的样子。于是,我靠在床头,捧着一本书,望着冰凌,望着窗外的天,我要看着冰凌完全变成阳光的模样。



《落叶的美》最后说:“落叶的美,美在叶子,更美在灵魂,美在依偎。”  

我看了一眼写的日期,2013年,也是11月19日。


3 次查看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