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寻见拉宾(第2天)


作者:张家卫





我们这一代人的以色列记忆中,少不了那位叫做拉宾的总理形象,还有一位总是裹着一方阿拉伯格子头巾的阿拉法特形象,他是当时的巴勒斯坦领导人。


图源:网络

巴以冲突,与诡异的中东局势如影相随。


1992年,拉宾(Yitzhak Rabin)再次当选以色列总理,他力主与巴勒斯坦达成和解。


1993年8月,拉宾与阿拉法特在挪威首都秘密签署《奥斯陆和平协议》,这一协议被视为巴以关系的里程碑之一。


1993年9月,两人在白宫还历史性的会了面。


图源:网络

拉宾1922年出生于巴勒斯坦境内的一个犹太移民家庭,他的父亲是乌克兰、美国的混血,母亲则是俄罗斯人。


拉宾长大后当了兵,先后与英国、阿拉伯国家作过战,最后晋升为以色列军队的参谋总长 。


由于他是军人出身,许多人当时认为拉宾是唯一一个能够与巴方达成和解,同时又不会背上“叛徒”骂名的以色列政治人物 。


1994年他与阿拉法特同获诺贝尔和平奖。


遗憾的是,以色列的右翼民族主义者依然把拉宾的做法视为“背叛”。


1995年11月4日,拉宾在参加一场和平集会时遇刺身亡,震惊了以色列和世界。


拉宾去世后,为了纪念他,以色列人将原来的国王广场改名为拉宾广场。


拉宾广场紧邻现在的特拉维夫市政厅大楼和繁华的Iben Gvirol大街,这个区域既是各种政治集会的主要场所,又是特拉维夫夜生活的重要去处。拉宾遇刺的地点就在拉宾广场。


图源:网络


我住的小房子,就在Iben Gvirol大街104号,与拉宾广场隔着两条街,五分钟的走路功夫。


下午两点钟,正是烈日当头的时间,苹果手表上显示的温度是31度。戴上宽檐的太阳帽,架上墨镜,就出门了,我要去寻一寻拉宾的影子。


明晃晃的太阳底下,特拉维夫的街道和建筑显得蔫巴巴的,路边的餐馆、咖啡厅等店铺坐着的人也不多,今天是周一,是人们上班的日子。




来到地图导航下的拉宾广场,却发现已经被建筑围挡拦了起来,机械车正在作业,那个著名的倒三角拉宾纪念碑远远的还可以望见。询问路人,才知道这里正在进行广场的翻新工程。




那颗古老的橄榄树还在路边站着,广场边上的林荫道安静、肃穆,偶尔会有人在长椅上坐会儿。可是,我转了半天,却并未寻得拉宾遇刺地点的印记,难道是被圈在建筑围挡里了吗?


带着遗憾,我就漫无边际的走街串巷起来,特拉维夫的第一天,印象、印象、印象。


遇见了三位不小年纪的乐手在街头演奏,遇见了街头不少的墙上涂鸦,遇见了刚刚放学的孩子们,遇见了小广场上的鸽子,遇见了一群年轻人在小公园里排练话剧,遇见了一簇一簇的紫粉色三角梅,遇见了踩轮滑的黑人小伙子,遇见了一群一群坐在台阶上喝咖啡的人,遇见了诺大的一个广场上,竟然搭了个白色篷子,下面放了三三两两的沙滩椅,有人在闲聊,有人在打电脑,还有一只懒洋洋的猫……



赶紧也寻了一把椅子,舒服的坐下来,伸了伸劳累的腰,刚拍了张照片,却发现竟然坐在了特拉维夫著名的艺术博物馆的门前。



艺术博物馆的门票要50谢克尔,相当于大概20加元。博物馆很新,新馆是2011年才开馆的。不过,博物馆的历史可要追溯到1932年。



馆藏的作品,分了数个展区,有20世纪的,也有16-19世纪的,而作者并不仅仅是以色列人,而是来自法国、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瑞典、德国等诸多地方,我不大懂画,但猜想不少的大师或许就是犹太血统。


艺术博物馆的很多作品,都标注着来自世界各地犹太人或者犹太家族的收藏和捐赠,正如今天以色列国的犹太人是由世界各地回归的犹太人组成的一样。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第一任总理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就是站在艺术博物馆的这个地方,宣读了《以色列国独立宣言》,其中说:


“犹太民族是在以色列地形成的。”


“在最近的几代人中,他们大批地返回以色列故土。”


“根据我们天然的和历史的权利以及联合国大会决议,宣告在以色列故土上建立一个犹太人的国家——以色列国。”


“以色列国将向散居世界各国的犹太人敞开移居的大门。”


“我们号召散居在世界各国的犹太人团结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周围,协助我们完成移居和重建的使命,并同我们一道为实现世代以来的梦想——重振以色列——而奋斗。”


为了犹太民族世代以来的梦想,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真的纷纷回到这片被他们称为“应许之地”的故土。


特拉维夫的太阳,六点多钟就开始西落了,城市弥漫着一股中东城市的味道,街头上走着五颜六色的人们,辨别不出他们来自哪里?是游人,还是当地人?



以色列是一个不同肤色人们组成的犹太国度。


我下载了当地人最常用的Rav-Pass by HopOn App,坐在马路边上的大木椅上,左端详、右端详地查阅回家的Bus路线图,目的地站选的就是拉宾广场。



下了Bus,夜色中的拉宾广场比白天时候要显得漂亮得多,建筑围挡被夜幕遮住了,市政厅门前的灯光喷泉开了,水池中的荷花安静的不动声色,我在水池边呆呆的坐了许久,想象着当年拉宾演讲和那些激动的集会人们,想象着我的世界中那些人来人往的往事如烟……



特拉维夫市政厅冲着广场这一边的南墙上画着一副长长的壁画,很显眼。我是从尾端往前走的,感觉是呈现了特拉维夫不同的人物和场景,有些魔幻,应该也是印象派或者野兽派的风格吧。


到了壁画的始端,才知道壁画的名字叫“城市中的墙#10”,是当地一位叫做 Ruti de Vries 的1989年女生创作的,落款是2021年,壁画长度有40米。



正感叹的时候,一个转角,拉宾的雕像立在那里,对面大屏幕循环播放的正是纪念拉宾的纪录片,拉宾遇刺当天的集会场面也在其中,雕像的旁边就是拉宾遇刺的地点,被方方正正的做成了一个正方形的形状,采用的是花岗岩石材。



纪念碑下面埋葬着拉宾的遗体,几块黑色的大石头卧在那里,其中的一块上用希伯来语刻着“在这里,在这个地方,1995年11月4日,星期六晚上,以色列总理兼国防部长伊扎克.拉宾,在此被谋杀”。




寻见了拉宾,虽不免喜悦,内心却是心潮澎湃。


二十七年过去了,巴以冲突的枪炮声依然不绝于耳,而全世界包括中国台海、南海的紧张局势令耳边不时的会幻觉出啾啾的导弹呼啸声,难道好容易太平数十年的中国人又要与战争重逢吗……


每年的11月4日,成群结队的以色列人依然会来到拉宾广场,点亮蜡烛,献上鲜花,表达他们对这位为中东和平而献身的以色列总理的致敬和怀念。


我干脆坐在地上,靠着拉宾的雕像,认真的看完了拉宾的纪录短片,看他在集会上发表演讲的影像,耳边似乎听懂了他希伯来语的语言:


“一百多年了,我们在寻找家园;


一百多年了,我们试图平静地生活,种下一棵树,铺好一条路。


一百多年了,我们试图与邻居修好,过免于恐惧的生活;


一百多年了,我们一边梦想一边作战……


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我们和炮火、地雷、手榴弹生活在一起。


我们深深种下,他们连根拔起;


我们建筑,他们摧毁;


我们守卫,他们攻击。


我们几乎每天在埋葬死者。


一百年的战争和恐怖使我们伤痕累累,但并不会毁掉我们的梦想——我们百年来对和平的梦想。”


拉宾的纪念铭牌上还刻着一行字,上面写着“Peace shall be his legacy”(和平是他的遗愿)。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9.5,第2天)



60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Comment


"拉宾的纪念铭牌上还刻着一行字,上面写着“Peace shall be his legacy”(和平是他的遗愿)。" - Sunday Sept. 11th, 2022 教授百日行散记二

Like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