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12/18/2017(第94日)

"小众行为学"这个词来源于我对詹姆斯.哈金《Niche》一书的书名翻译,这还是2015年的事。当时《Niche》已经有了一本台湾翻译的版本,但是书名是《中间市场的陷落》。那个时候,我正兴趣于研究以北大一八九八咖啡馆为代表的中国式众筹模式,并且架构了温哥华1029咖啡馆,当然还有不少各式各样的平台和项目,但是总觉得缺少理论上的依据和基础点。这期间,我撰写了《一八九八咖啡馆对中国式众筹的启示》、《小众行为的经济学意义》等论文,还发表了大量有关于此的评语和评论,但还是犹显不足。这期间,就阅读了《Niche》这本书,其中故事和道理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觉得这就是中国式众筹模式得以传播和具有厚积薄发爆发力的源泉所在。这个源泉就是特立独行的"小众"! 世界上很多事,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复杂,就是来源于一个兴趣和一份执着,当然也需要有那么一点点天份。因为我的企业经历,因此对于所谓理论的研究便很不喜欢拘泥于条条框框,我经常时候的语言就是:"如果你想说服别人,首先试试是不是可以说服自己!""如果你觉得你的理论是对的,那么你就先去试试!如果觉得不敢试或者没有机会试,那就不要把话说得太死或者太大!"……..如此等等。 布道中国式众筹,布道小众模式,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过程,帮助了别人,也让我从大量成功或者失败的案例中学习了很多,这也是我后来撰写《众筹学》的时候,坚定的提出了"小众众筹"新合伙人制度的概念,因为我更加深刻的体悟到这个繁杂的世界缺少的不是资本、不是人脉、不是公司也不是什么科技,缺少的是彼此之间"语境相同、彼此认可"的合伙伙伴。 清华出版社给予了我许多鼓励和支持,与我相约撰写一年一本的《小众》序列,成为我自2016年以来的文字主线。《小众崛起》去年出版,今年的《小众战略》硅谷百日期间我已经完成了第二稿,争取2018年5月可以出版面世。西蒙菲莎大学比迪商学院的教授们给予了我很多支持,比如我与赵斌教授合写的《中国式众筹平台模式》在加拿大Ivey商业期刊的发表意味着我们的研究成果和实践得到了西方主流经济学派的正面评价,我与李静教授合写的《小众众筹案例》被列为西蒙菲莎大学商学院的阅读案例。

这些研究和实践并未刻意的去追求什么功名,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研究可以帮助到很多人,特别是那些创业者们。因为在大量的顾问、咨询实践过程中,我深刻感受到了他们的需要。当然,为此我也成为他们口里的老师,甚至是"大师"的溢美之词,其实最多的是我成为了他们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