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事论事谈解套 | 2019.12.7. 第90天 【万字长言话海外社团(三)】


第二封公开建言建策书 《就事论事谈解套》 

——《王长祥对社团管理的一些看法与建议》的补充建议 (2019.1.31  )

我最近被拉入了与旅美科协有直接和间接关系的一些微信群,主要的是三个微信群。我理解的是【执政党掌管的会员群】、【在野党掌管的会员群】以及【自发性协会章程修改完善 群】,其他的属于闲散边缘群组,但是沉默的大多数是我在各群感受到的实际情况。造成的原 因,既有大家对目前领导层的不信任,也有各类活跃号召者的凝聚力不够。大家无所适 从,所以只好沉默是金,静观其变,希望以不变应万变。或许有些人还抱着暗中观察、后发制人的期望,或者期盼着拖到地老天荒迎来不了了之…… 

不管哪种情况,最后其实都需要一个破局者。拖的太久有些裂痕就会逐渐放大,有些弱小的声音就会绕梁三日,有些弱小的群组就会自行发展。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既然未来不可期何不现在就快刀斩乱麻?很多事情可错一错二,但是不该错三错四!《五月花号公约》其实就是一个对社团管理非常好的参考案例。【见参考资料 1】 

解铃还须系铃人。分会们观望总会,总会内董事们对立,理事们一盘散沙,四驾拉车却又乱了龙套......剥茧抽丝,关键只在一人身上,他就是总会 2018 年会长潘星华。

我为什么说潘星华是最关键的原因呢?因为四驾的另外三驾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跑没影了,独独把潘星华这位孤独的前行者暴露出来了。

• 2019 年候任会长焦德泉资格丧失。因为在 2018 年 12 月 11 日总会发布声明“焦德泉候任总会会长候选人资格无效”。2019 年 1 月 2 日总会再发通告《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关于盗用本协会名义和信头的欺诈行为的严正声明》,署名总会会长潘星华、总会董事会主席蒋为民、总会理事会主席陈志雄。

• 2018 年总会会长是潘星华。目前所有这些总会问题的起源都发生在其任内,从岁首到年 终,而且到了 2019 年初依然扯不断理还乱。刨根寻源对于目前乱局,总会主要负责人们实在是难辞其咎。

• 2017 年会长蒋为民出任董事长。在 2019 年会长补选的董事会投票后,2019 年 1 月 15 日 总会通告 “旅美科协总会董事会主席蒋为民的辞职给大家带来巨大的震惊“ ,署名潘星华、 陈志雄。见【参考资料 2】 

• 2016 年会长陈志雄出任理事长。2019 年 1 月 17 日总会公布了《中国旅美科技协会 2019 年会长选举结果的通知》,署名潘星华、陈志雄。见【参考资料 3】。六分钟后在同一微信群陈志雄发表感言宣布退休。见【参考资料 4】。

既然 2018 年总会四位主要负责人少了三个,潘星华何不高姿态退出目前各种搅扰困局, 让总会领导层另起炉灶,全面整改,请分会出面对总会章程修改、完善,然后让总会重组,浴火 重生?!因为陈志雄在退休感言中是这么说的“在这次过程中,我们大家也看到了我们旅美科协发展的一些问题,科协现有的结构是需要强化和理顺的。地区分会在总会的话语权应该体现在选举权上,而选举权必须是基于分会的实际发展状态。各分会在总会的监督权应该是相同的。我们的章程需要不断改进,平衡民主和集中的关系,理清地区分会和总会的关系。章程的制定应该有经过公示的代表各方面利益的人员,需要有法务人员甚至管理人员的参与。章程的解释权要明确界定。总会的领导机制要简化,强化和制度化但不要异化。” 

至于被赶着鸭子上架的 2019 年会长张宣,总会通告以来一直无法面对分裂的各群舆论。与其窝窝囊囊的当这个有名无实的瘸脚总会会长,不如高姿态的婉言谢绝任命。转而支持总会修订完善章程,呼吁机构改革,全面重新选举总会领导层。

如果总会领导层真想另起炉灶,希翼浴火重生,那么不如一切从头开始,全面避免老人干 政,一切权利交给分会。不破不立,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分会作用,把总会的联盟职能落在实处,得到各加盟分会的真正拥戴。

以上是我作为旁观者的个人分析,不代表任何其他人的意见,仅供参考,特此说明。

 【参考资料 1】 

《五月花号公约》(Mayflower Compact)是前往北美洲新英格兰殖民地的 102 名英国清教徒在上 岸之前,其中的 41 名成年男子于 1620 年 11 月 11 日在五月花号船上签订的政治声明,同意创建并服从一个政府。

《五月花号公约》创建了一个先例,即政府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的,而且将以法治国。 这也是创立美国的主要思想之一,即在同一个社会里的所有公民自由结合的权利,并可以通过制定对大家都有利的法律来管理自己。

“ ……我们在上帝面前共同立誓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能得到更好地实施、维护和发展,将来不时依此而制定颁布的被认为是对这个殖民地全体人民都最适合、 最方便的法律、法规、条令、宪章和公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