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尴尬的孔子学院(第78天/2020) 【孔家庄的文化随笔(二)】


宗教,自然也是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尽管宗教本身可不这样看,因为宗教认为一切所谓的文化或者其他都是宗教的衍生品。但是,现实却对宗教越来越不利了,因为宗教变得越来越世俗,人也变得越来越相信自己,反而敬而远之了宗教。


加拿大有一个致力于保护旧建筑的慈善机构“加拿大全国信托基金”。2019年,他们的报告称,在未来的十年时间里,全加拿大将再有9000个宗教场所消失,约占所有宗教建筑的三分之一。


加拿大的这一现象主要发生在乡村地区,因为随着当地人口年龄的增长或往城市迁徙,乡村人口不断萎缩,信众的绝对数目自然也不断减少。而在城市中,世俗化和新信仰的出现,去教会的人也是越来越少,尽管有新移民的加入,但也是杯水车薪。用中国的语境说,香火不旺,庙自然也就是难以为继了。


加拿大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不少的佛院在加拿大香火挺盛,但是好像还未听过孔子的文庙哪里有,或者哪里的最有名。


我没有查到更多信息,网上信息显示一家叫做道家蓬莱阁的机构,在多伦多西北面的奥兰治维尔(Orangeville)城市,建设了一个叫做国际道家太极中心的机构,说是占地104亩,是香港人办的。里面的三教大殿里供奉着孔子、释迦牟尼和太上老君等三教圣人。

2017年,中国孔子研究院原副院长、中国孔庙保护协会名誉会长孔祥林曾在一次记者采访时说:“目前世界各地共有孔子庙2300余座,其中,海外有600多座。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华侨华人参与到孔子庙的保护与修建工作中,他们在推动中华传统文化的保护上功不可没。”

看来,孔庙的数目不少,但是在海外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国家,北美地区非常鲜见。当然,孔子像却是时常可以见到。萨省里贾纳市政厅门前的孔子像,与印度国父圣雄甘地一左一右的摆放在那里,造型非常好看,是中国济南市政府2010年送的,两个城市是友好城市。

过去,加拿大的八所大学中设立有孔子学院,也是红火了好长时间。因为是中国政府支持,自然是根红苗正,但随着全世界的孔子学院遭遇西方国家的诟病,加拿大的孔子学院也是地位尴尬的很。说起这些年中国的“大外宣”,花了巨量的钱,如果一定要评价评价,“中国土豪”这词放到这里,算是名副其实。

与姚一豫教授的交流中,也聊到了孔子学院。我相识的萨省大学的宗力教授正是该校孔子学院的院长,做了不少的工作。但是,就孔家庄的初心而言,非啥大使命、大担当,无非是普通中国人的一点华夏情怀,再就是为自己“落叶生根”的理念寻一块地方。用“十年”的脚步丈量,就是希望向罗马尼亚人等其他族裔融入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经验学习,扎实一些,再扎实一些。

在海外谈中国文化,不仅仅包括中国,一定要涵盖大中华地区的文明体系。因为,它们最早都是源于黄河流域的中原文化,后来经过数千年的历史演变,不断与外族的接触和文化融合,才形成了今天的中国文化,也常常被称为大中华文化或者华夏文化。

《说文解词·文部》中写“华,荣也”。《周书·武成》说:“夏,大也。故大国曰夏。华夏谓中国也。” 古人认为中国处于世界的中心,因此称该地为“中华”(中央之国)。

中国是不是中央之国,如同西方总说自己是中心一样,各说各的理。梁启超先生以及许倬云先生等大学者,都说了不少的道理。就我个人浅薄的认识而言,如同做人做事,是不是“C”位,取决于官职和财富。一般而言,官职大和财富多者,是“C”位的重要考量,但是官会去,财富会失,唯有德者可以恒。名字也就是个名字,中心也罢,不中心也罢,民富国强方是正道。

作为普通中国人,牢记祖宗文化,撒播祖宗善念和慧念,不仅仅在祖国,也在异国他乡,不仅仅让祖宗的文化在海外生根发芽,也为自己造一片祖宗文化的田园。少说些口号,少说些主义,善念和慧念却是相同,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

我就在想,孔家庄建孔庙,一定不是一个简单香火缭绕的祭坛,也不是一个机械仿古的中国文庙再现,应该是一个朗朗读书声,三日绕梁听的地方,不是书院,胜似书院的平常百姓家。来来往往的不仅仅是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还要有白皮肤、蓝眼睛和金色头发的当地人,黑皮肤的人也行,各说各的绝活,各学各的喜好。孔子的精髓不是被人拜,而是其“礼”,其“学”,其“伟大却非常平凡的人生故事”。

加拿大宗教场所的减少,特别是乡村宗教场所的大幅度关闭,其实从另一个角度也给了真正孔子以传播善念和慧念的机会。何谓真正,那就是民间的孔子,孔子治学,就是从百姓开始,其君道对中国君王有用,而在海外布道缺了这一课,恰恰是回到了孔子的本源,还一个真正的“万世师表”——孔子。

回望加拿大华人崇尚尊孔的历史,他们不仅仅在学校举行祭孔仪式,对孔子的热诚还表现在捐助孔教大学上。1929年4月9日,孔教总会会长陈重远博士在华埠劝捐孔教大学经费,响应者踊跃,总数不菲。

因为在海外尊孔,不会产生儒教政治化带来的负面影响,相反对于海外华人社群保持中华文化传统,延续孔子“有教无类”的办学理念,起到很正面的作用。

孔教大学,后来改名为孔教学院,其总部一直在香港。再后来,孔子学院也兴起建设,其中是非就不过多描述了,但是其被“政治化”的诟病一直不绝于耳,当下的处境只能用“尴尬”来形容了。


【未完待续,明天续(三)】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2.9第78天)

42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