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年轻的劲头真好(第71天/2020) 【里村的二三事(三)】

与马骥和Jason的交流非常的愉快,两位年轻人也没了开始时候的一点点拘谨。他们原来以为我还要研究点啥,了解点啥,甚至给我电话说“是不是需要提前准备些材料”,我说:“侃大山,准备个啥资料。”

今年已经是“十年十国”行走计划的第四年,一路走来,我最真实的体会是,以一颗善意和学习的心态与每一位有缘相遇的人聊天,感受世界和人的真实,如果有机会将自己的体会或者心得方法分享给他们,或者说可以帮助到他们,那就是一路播种善念,更是播种功德了。再如果,可以与他们成为朋友,成为伙伴,那就是上帝多看了我一眼,让我获得了上帝的片刻青睐。

马骥给我讲述了不少萨省农业的知识和故事,让我这个农业白丁又上了一课。我就不去念叨这些农业经了,因为投资萨省农业或者想来萨省当农场主,读我的文字可不行。朱大姐的《我在萨省当农场主》和《天鹅农场的主人》是必读书,再就是来萨省找马骥吧。



马骥笑说,当他决定当一个农场主的时候,他就给省政府的经济部门打电话,询问如何学习农业,如何成为一位真正的农场主?或者说,是不是有一个农场主培训班类的课程?经济部门接电话的官员回答说:“如果你想当一个农场主,那就到农地上去,到农场主家里去,去真正的扎到土地上,然后你才可以知道你会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农场主!”

马骥也听话,再然后,就是遇到了天鹅农场的朱大姐。他说:“朱大姐和当时也在奥格玛农业区当农场主的邹先生是他的贵人,让他少走了不少的弯路。”

谈起萨省农业中一直让人困惑的农场主数量减少以及村落的萧条,马骥谈了他的独到观察和看法。

我们一般认为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拿大的年轻一代也不愿意再务农,喜欢到城里去,享受现代化的城市生活,并不愿意子承父业,继续农场主的生涯。同时,随着农业机械化技术以及物流的发展,让大型农业种植成为可能,因此小的农场主生产效率低下的弊端日益明显,形成大者越来越大,小的越来越小,后来小农场干脆就卖给大型农场,转行给大农场主打工或者转行其他了。

马骥同意农业机械化以及物流发展导致的大型农场主强者恒强的观点,但不同意年轻人不喜欢从事农业的看法。

他说:“农业作为一个行业,所谓农场也是一种企业化经营的形式。企业经营的好,必然就是去收购更多的产能,以提高生产效率和减少平均生产成本,来获取更大的收益,同时获得更多的销售渠道权。农业也是如此,经营好的农场主自然是不断扩大规模,效益也是越来越好,经营不好的农场主则是反之。因此,年轻人不喜欢从事农业,是因为他在小农场主的家庭,务农还不如去城市打一份工赚的钱多,自然就走了。但是,大农场主家庭的年轻一代,都会选择家族传承,因为他们已经是农场主企业经营者,而非农民。”

我问这种情形的比例,马骥说至少他眼睛所见的老外农场主都是如此,他本人选择农业作为自己的事业也是基于如此的考量,Jason也点头称是。

因为谈的投机,马骥接着与我描绘了农场上下游全产业链发展规划以及最新的进展和安排,我听了很兴奋,也就产业规划中的一些要点以及资本运营方面的注意事项与他进行了坦诚的交流,希望可以启发到他。

记得与华企会的创始人之一中军的交流中,他觉得里贾纳这边缺少一个华人创业成功的标杆企业,能够给大家,比如给投资移民们以创业和投资的希望,让大家更有意愿留在萨省,留在里贾纳。

马骥以34岁的年轻年龄,让我看到了萨省农业的广阔前景,为我答了疑,解了惑。那就是,不是萨省的农业没有干头,而是我们缺少扎进去,以“十年”为单位的坚持和脚踏实地。我们华人世界从来就不缺少聪明甚至是智慧,不缺少雄才大志,如今也不缺少金钱,缺少的正是那一份最容易也是最难的坚持和脚踏实地,对,应该还加上一条:缺少匍匐下身子,把大话藏在心里,把规划图揣在心里的淡定和雄心大略。

前些日子,因为投资硅谷张璐三期科技基金的事儿,我在线上会议上说:“投资年轻,就是投资未来!”今天见了马骥,我又想起了这话,也又看到了中国年轻一代的新希望,看到了海外华人的新希望。



黄昏的萨省田野,因为铺了一层白雪,金黄中透着斑驳,真的是一种别样美丽的风景。马骥驾车带着我去看他的那条两公里长的的大峡谷,他指着两旁的农地跟我说:“我们的农场,尽管是丘陵地带,但是田地却是非常的平,而且少有林子和水坑,因此让大规模种植的效率很高。又因为丘陵,因此雨水大的时候,不会在田地里积水太多,水会顺着坡道流到山谷里。雨水少的时候,又会因为地处山谷,土地会保持适当的湿润度。因此,这几年的收成都非常好。”

谈起收成,也是我的一个困惑。我听到的萨省农地投资收入,一般都说是3-5%,刚好会覆盖住银行借贷的利息以及员工的支出等费用,其他的就要看农地的增值了。询问马骥,他的回答又为我增加了一份信心。

问及当地农场主的农地收益,即不考虑农地购买以及劳力雇佣的成本支出,因为当地农场主的很多土地都是祖传的,劳力也是自己全家齐动手,花费的就是种子以及化肥钱,机械化设备因为自己维护也是始终保持良好状态,那么农地的收益是100%,即投资100块,粮食销售后扣除成本的年回报就可以收回200元。

如果考虑土地购买和劳力雇佣,比如中国人在萨省的农地投资,但亲自播种和秋收,机械设备也是自己维护并保持良好,马骥想了想,说“那就是50%。”,即投入100元,粮食销售后扣除成本的年回报就是收回150元。我说“那你岂不就是这一类农场主?”马骥笑了,没有说话。

问及年份的气候、虫灾等风险因素的影响,马骥说他讲的正是平均收益,而非单年收益。规模越大,产业链越完整,收益也会越大,抗风险的能力也会越强,他正在努力的按照“十年规划”的目标,按照互联网抹平供应链的思维,坚定的前行。

文字中一直言及的大峡谷名字叫做卡佩勒山谷,是一个法语的名字,当地人喊它QU'APPELLE VALLEY,全长大概430公里,关于它的传说,待我有空时候再仔细推敲推敲。

卡佩勒山谷到了,距离马骥的农庄也就十分钟路程。领地上两公里长的峡谷除了两侧山坡上的一簇簇漂亮的黑黝黝白杨树林子,再就是峡谷中铺着的一汪汪大湖,一侧的瘦长些,另一侧的则非常开阔。因为冬天,湖面上已经结了冰,我们站在大峡谷的山坡崖边,望着眼前不同于温哥华的美丽海滨、不同于落基山脉的山川壮美、不同于多伦多的繁忙大湖,我看到了大草原上的一道独特风景,像是上帝显灵,让广袤的田野之上,突然冒出了一股脑灵气,宁静中的一种跳动,一种欢快,一种天上人间的别有洞天。



马骥将皮卡开的飞快,在田地里撒欢的疾驶,因为雪还积着,车子会哧溜哧溜的侧滑,我说“能行吗?”马骥说“放心吧,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水坑,我都烂记于心!”好吧,那就奔吧!我在内蒙的锡林郭勒草原撒过欢,却从没想过会在萨省的田地里撒过欢,而且是冬天白雪覆盖的田地里。

年轻的劲头真好!

回城的路上,走的大道,就是6号公路。沿着卡佩勒山谷行驶,一路的丘陵起伏,完全失却了原有的萨省平原的印象,才知道来时路过的那个山谷底下的小村落,让我震撼的山谷也是卡佩勒山谷的其中一段。

我的脑海中回放着马骥摊给我看的手绘建筑规划图,那是一张属于他领地的山谷坡上的一栋建筑物的草图。我就在想,或许,不远未来的某一天,这里将是一个新的回声谷公园(Echo Valley Park),春天是绿色,夏天是红色,秋天是金黄色,冬天就变成了白色和黑色。

山谷的坡上坐落着大大小小拥有无敌湖景的度假屋,夏天有悠闲的湖上游艇和垂钓,小溪边上的蹊径可以远足、戏水,春秋的时候可以体验真正农场主的春耕秋收,冬天的山谷里可以骑雪地摩托,厚厚的冰湖面上可以冰钓,可以溜冰,如果手痒,也可以竖起靶子,过过打猎的枪瘾。马骥说,动物还是不要打了,有它们才会让这片田野、这片山谷更加美丽和诱人。

我想的更多的是,这里将会是孔家庄村民们的一个好邻居,好玩的新地方。

【未完待续,明天续(四)】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2.2第71天)

14 次查看

Kommentare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