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像花儿一样11/12/2017 (第58日)

我不是一个艺术家,甚至对于艺术类的东西基本没有什么鉴赏能力,我的一点点收藏基本来自于特别亲密的朋友相赠或者推荐,基本就是因为信任而收藏,我大多理解为收藏了一份记忆和一份情感,就像一张老照片,偶尔会去翻翻,就会想起曾经的情感和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好多人会理解为物件价值,我真的不懂,也不想弄懂,我只觉得这样的收藏是一种幸福的feeling,如同一片红叶、一张卡片、一个桌垫、两瓶冰酒...... 我曾经夜半时刻,读书累了便喝了几杯通红剔透的葡萄酒,而随笔写了一个《美和美的事物是两回事》,其中见识我第二天提笔竟然很难再复撰一篇,其实恰恰是印证了我不懂鉴赏,但是懂得欣赏的本事,这是普通百姓的功力,但是我觉得这才是人类内心的真正美学,来的真实而不带任何"鉴宝家"的繁文琐节,美就是美,不美就是不美......




硅谷的日子,或游走,或思考,大多是科技的东西,不管是产品还是模式,或者是人,基本如此。当然,这也是我此行硅谷游学的目的。关于美,我讲述了罗丹的《思想者》和《地狱之门》,恍惚了一次太平洋岸边的《悬崖小屋》,其他就鲜有记忆了。我当然懂得,这并非是因为旧金山或者硅谷缺少美或者美的事物,只是我没有发现或者没有发生可以打动我的物件或者景色。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斯坦福大学永远像一副静止的画一样,没有声音,没有变化,只有流动的车和五颜六色的人,还有那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布展的画廊或者形形色色的艺术展示,那些个课堂也是静悄悄的,走过校园,因为寂静,似乎永远只是你一个人在走.....遇到下课的时候,熙熙攘攘的学生一下子涌出来,但刚一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