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张家卫对话张璐

【张家卫按语:4月22日下午的“三点半咖啡“,张璐做客云上演讲,获得点赞无数。应大家要求,工作室将演讲整理成文字,与Laura助理一起认真校对完成。我发送短信给张璐说:“今天开始连载,因为太长啦,三万多字!不过,听者反映热烈。特别是在疫情之下,可以从另外一个视角看世界未来,大大鼓舞了小众人群!”从今天开始,我将冠以不同标题,分十次连载完成,以飨小众读者】




正文部分:


主持人(赵倩):小众不小,我们同行!您正在收看的是正在直播的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张家卫工作室“三点半咖啡”第十期节目,节目通过Zoom平台、YouTube平台和小鹅通平台同步直播。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张家卫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该基金是以詹姆斯.哈金《小众行为学》2015年的翻译出版为标志,由张家卫教授创立,特别注重小众行为学理论在商业实践中的应用,经过他指导或者顾问的创业企业或者组织,已经有不少成功的案例。张家卫教授也是一位辛勤的布道者,因此身边集聚了众多的拥趸者,已经形成了一个粘性很强的全球小众社群。

Niche来源于法语。法国人信奉天主教,建造房屋的时候,常常在外墙上凿出一个不大的神龛,以供放圣母玛利亚,神龛虽然小,但边界清晰,洞里乾坤。20世纪80年代,美国商学院的学者们将其引入市场营销领域,通常表达的是“NicheMarketing”的意思,一般被音译为利基市场。在英语里它还有一个意思,是指悬崖上的石缝,人们在登山时,常常要借助这些微小的缝隙作为支点,一点点向上攀登。因此,英语中也常常用来形容大市场中的缝隙市场或者中间市场。张家卫教授将其意译为“小众”,不仅仅是指小众市场,即利基市场(缝隙市场、中间市场)等,还包括了小众社群、小众模式等各类标签为“小众”的各个领域。

“张家卫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正是在小众拥趸者们的支持下成立的,旨在寻求“理念相近、语境相同”的更广泛小众人群,在华人社群中广泛传播影响力投资理念,通过言传身教,为人们的影响力创业、项目投资创造价值而获得捐赠回报,并将获得的回报用同样的方式再传递给更多的创业者和投资者,招募集聚更多的小众拥趸者,并通过这些实践提炼、总结小众行为学理论,创造新世纪一门新的经济学学科,造福人类和社会,追求人类和社会的公平、正义、平等以及有爱、和谐的世界愿景。

张家卫教授本人的“十年十国”“千日千篇”游学计划已经行走了美国硅谷、英国剑桥和加拿大的多伦多,计划将继续行走以色列、中国、澳洲、印度、赞比亚、俄罗斯、日本、巴西等国家,希望在华人社群中传播小众理念,发现和筛选“理念相近、语境相同”的小众拥趸者,并以小众基金会发行的“小众通证”为纽带,为价值理念的认同者提供一个中立的、无利益偏向、公开的可信任平台。

张家卫工作室是为了实现“张家卫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的愿景和目标而设立,由张家卫教授和真心信任和支持这一理念和愿景的专、兼职人员组成。

“三点半咖啡”和“小众行为学一日行”是张家卫工作室的活动品牌。“三点半咖啡”的核心要义,很简单,就是传达善意,朋友聊天,分享思想,小众聚合。

张家卫:刚才温渡传媒的创始人,也是工作室的赵倩简单介绍了一下张家卫工作室和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的背景和起源,大家可以关注工作室的网站,以了解更多内容。我们今天特别邀请了来自硅谷的知名投资人张璐来到“三点半咖啡”,欢迎张璐!

我是2017年的9~12月份,“十年十国”计划的百日行走第一站是美国硅谷,与张璐相识,后来一直保持着联系。张璐非常年轻,接近90后的人,斯坦福大学毕业,非常的勤奋。我在温哥华每次行走百日回来有一个【环球大讲堂】跨年演讲,2018年的1月3号,2019年的1月4号,我从硅谷回来,从英国回来,两次邀请张璐来担任特邀串场嘉宾,但是时间总是碰不上没有成行。今年因为疫情,线上终于可以成行。因此我说,世界由于疫情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无论我们怎么去预计未来,都不为过。到目前为止,我们依然没有看到疫情所谓的拐点,或者什么时间会结束?所以我们都在恐惧和焦虑当中,现在恐惧和焦虑的情绪慢慢在减小,是因为大家有些习惯了和麻木了。

前段时间我也在线上做了不少演讲,提出个观点,目前有两个黑洞,是对我们最大的挑战,一个黑洞是疫情黑洞,到底什么时候会结束?第二个黑洞是什么呢?是怨情黑洞。来自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诸多国家对中国的一个怨情,认为这场疫情是由中国引起的,或者说是由中国误导的结果,这个怨情黑洞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中国这些年在高科技领域,有着天翻地覆的发展,同时科技领域在中美关系中也是最前沿的表现。

在此背景下,我们请张璐来为我们分享,因为张璐年轻,不带主观倾向,是连续创业成功者,又是成功的投资人,她和她的合伙人也都是得到美国的主流社会,主流投资界认可的。所以我相信张璐不仅仅在科技投资领域,同时在很多领域,她的观点都会给我们带来启发和启示。

张璐正式开讲前,我简单介绍一下她的背景:张璐2015年创立了FusionFund基金,她是创始合伙人,在硅谷是非常知名的投资人了,是连续的成功的创业者,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工程学院,目前基金管理了上亿美元的资本,基金专注于美国市场,新兴技术类初创公司的投资,已经投资的公司已经有多家成功上市,或者并购退出。

2018年,张璐当选世界达沃斯论坛的全球青年领袖,还入选了硅谷商业周刊,硅谷影响力女性。2018年被评为全美十大华人杰出青年。2017年的时候,张璐还入选福布斯美国版的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投资行业主题人物;并入选福布斯亚洲版的榜单;张璐也是T&C在2017年度全美Top50的现代影响力女性。那么创立FusionFund之前,她还创立了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并担任CEO,并在2012年被收购。所以说我们张璐就开玩笑这是她的第一桶金。

张璐不仅在斯坦福大学的多个创新项目,NASA的起点大学等知名创新中心担任导师。也在未来科学大奖、未来论坛担任青年理事、轮值主席。

好了,我就介绍到这儿。大家一起给张璐云上点一个赞,鼓一个掌,以这个方式来欢迎张璐来为大家进行分享。

张璐:谢谢张老师,谢谢张教授!也是很高兴像张老师讲的,希望有机会能够参与张教授在温哥华的跨年演讲的活动,但是机缘巧合连续两年时间都没有对上。这次反倒是由于疫情的原因,导致大家不得已用这种线上沟通的方式,反倒成了一个更加方便的窗口,让我可以有机会与大家进行这样的一个沟通和交流。刚才也很感谢张老师给我快速的一个背景介绍。

实际上我是10年前到的美国硅谷,所以在过去的这10年,我的身份分三个阶段,最早的一个阶段,是当时在斯坦福做科研,是一个科研人员,然后再读博士项目,当时读的是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所以做的研究都是像纳米薄膜材料、生物传感器、锂电池电极材料等这方面的研究,所以那个时候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科研者。

第二阶段是依托于硅谷这样一个非常好的技术转化平台,以及斯坦福非常强有力的对于学生科技创新的一个支持。我21岁的时候当时还在读书,就有幸通过自己的一项专利技术成立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专注于糖尿病的二型糖尿病的早期检测,所以那是我第一次身份转换,从第一个阶段的研究者变成了一个企业家,在这个过程中也是经历了很多的挑战,也获得了资金和很多非常好的专家支持,所以自己把公司做了起来,也是因此没有读完博士项目,人家说是非常典型的硅谷故事。我的导师当时是工学院院长,所以经常请我回去工学院和斯坦福进行校友回访,跟大家演讲的时候要强调一下,鼓励大家把学位拿到,不能够像我这样半途而废,只是拿了硕士毕业不完成博士学位。

但是也是这样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经历,让我提前看到了,除了科研技术创新之外,怎么样可以更好的进行技术的商业化转换,以及怎么样可以通过资本的力量去让我们研发的非常优质的前沿技术,更快的进入市场,去对世界产生非常正向的影响,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无论现在做投资,还是当时做企业非常艰辛的一条格言,也是从我们导师听来的,就是我们做这些创新,做实业投资的目的是——改变世界的同时变得富有,但最重要的是改变世界。而且得益于硅谷这样一个非常健康的环境以及科技创新的能力,我们确实也可以有机会在这里完成。不仅可以获得非常大的改变世界的结果,同时也可以获得很好的资金回报,通过这些回报再去进一步的投入资本去支持下一代的科技发展,去放大资金的效益,通过技术的力量把社会推向更好的方向,所以这是我第二段经历。作为一个企业家,后来公司被收购之后,我个人获得了非常好的财务回报,再加上我是唯一的创始人,有一些很好的现金回报,就开始做个人的天使投资。


所以在那个时候开始实际上进行了第三次的身份转换,就是从一个企业家转换成一个投资人。之后,从最早自己个人做天使投资,然后加入一个14亿美金的基金,做了合伙人,在创业企业的早期、中期、晚期都有投资,到2015年,我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在整个的VC行业里面去经历了不同的生态,走了一圈。所以再回头看自己这10年来三个阶段不同的身份转换,确实也是很幸运,可以通过自己的这样一个经历,从各个不同的方面去感受到硅谷创新一个生态的力量。


硅谷的生态整体上三大方向就是:人才,技术,来自于像斯坦福,还有科技公司这样的创新机构。同时的话另外一方面是企业家对它的影响,还有一部分就是资本的影响。而我通过在不同的角度,相当于桌子的不同面去亲身经历过之后,在我现在再去做早期的科技医疗投资时,就能够更好的去理解科技公司的生命周期,由硅谷作为代表的全球科技创新的一个创新生态的周期,以及我们怎么样可以更加高效、更加有效率的通过资本的力量去推动下一代的科技发展。


【未完待续,请关注(二)】



5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