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的2017(1)12/24/2017(第99日)

2016那年,我于元旦之时,写了一个"张家卫的2015"。2017年,又写了一个"张家卫的2016"。这两年的事,都是写给自己看的,激励一下自己就是。之后发到我的"小众群"里,顺便激励一下相识的大家,然后大家便互相激励激励,如此倒是日复一年并不觉得光阴虚度。 转眼又到了2018年,《环球华报》约稿,开始时候我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不过,后来又想想,这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是由无数个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构成,媒体也是希望更多的说说我们"小人物"的事儿,激励下同样芸芸众生的我们,如此便会更加世界和谐,贴近百姓生活。 回想我的2017,我给自己打出的分数是90分。按照年初制定的"2017学习年"规划,我走完了辛苦但是充满乐趣和收获的2017。 寒冬腊月的1-3月,我栖居在温哥华岛上的Qualicum Beach,一个隐藏在林子里的汽车营地10平米小木屋,完成了《众筹学》一书的最后编辑校对,完成了《小众战略》的第一稿,深读了《未来简史》、《阿特拉斯耸耸肩》,在每天如饥似渴的阅读之中,我还解读了美国2016年11月份发布的《影响全球未来30年最新20项科技》,并且直接促成了6个月之后的硅谷百日游学行。


Qualicum Beach的小屋

学习之余,我与森林汽车营地的25户老外邻居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组织这些老先生、老太太们(平均年龄60岁以上)像当年东北老家冬天炕头上唠嗑一样,每周2次来我的小木屋品中国茶,聊山南海北的天。我们还成立了志愿者小组,轮流负责,分工协作,将一个中国春节办的愣是比圣诞节还热闹…..汽车营地的老板Peter是咱们中国老乡,但不管具体事务,一直愁着这老外营地不大好管理,营销也不畅,但看着3个月下来,这些个汽车营地的老外常客们纷纷变成了主人般的村民,成了志愿者、宣传员,便讨问我其中秘诀。我说:其实非常简单,一是尊重老人家;二是教给他们觉得新鲜的知识,比如如何开一家小咖啡馆?三是将一个简单的Party做的越复杂越好,分工越细越好,因为Party不是目的,人人参与成为主人才是我们的目的;四是要有定期性的活动和组织,形成粘性;五就是你这个老板要有奉献精神,要出一点小钱,包括无偿的场地提供和暖人心的话语。 当我离开Qualicum Beach森林汽车营地返回温哥华的那天晚上,恰好是加拿大的"April Spring Bling"。这些老外邻居们举办了简约但是不失隆重的Party,真挚的希望我可以常来。当我离开的时候,他们站在门口,一个一个的与我拥抱告别,其情其景,至今我记忆犹新。其实,西方人和东方人的情感是一样的,只要多一些尊重,再多一些交流,多一些可以彼此弥补的东西,其情其景就可以长长远远。 应该感谢清华出版社的鼓励和支持,历时两年,《众筹学》终于出版,我邀请年轻的80后吴鹏先生成为联合作者,希望可以将《小众大台阶》一年十次的《小众众筹》课开起来并且进行下去,惠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