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当我老了(2020.10.12 第20天)




加拿大的农场主一般都不住在村子里,也是加拿大村子逐渐地广人稀的原因所在。农场主通常会在自己的土地上,选择一临近水源的山坡上建房,再在山坡四周种植上易于生长的树木,算是将房子的领地划分好了。

车子跑在一望无际的广袤田野之上,要简单寻找农场主的家,老远的找树木环绕的山坡就可以了。晚上则有灯光透出,那是农场主家住宅、仓库屋顶上灯光或者院灯发出来的,灯光到了晚上就会保持着长亮状态,不会熄灭。

天鹅农场的水井出了故障,不大好修。因此,就需要隔三岔五的去距离30多公里之外的艾文利小镇和奥格玛社区拉水,皮卡专用的水罐每一次一块钱或两块钱。尽管辛苦些,却也是乐趣。我已经先后带着孔大哥、肖丽和玉梅去拉了几次水,加了几次油,还在自助洗车房里将朱大姐的红色皮卡好好的涮洗了一番,看着舒服多了。

短短的十一天里,我见到了不少人,他们都像串亲戚似的,来的时候提着水果,或者肉菜什么的。做饭炒菜也是简单的很,谁来谁上手,也没个主人客人之分,朱大姐忙里忙外,招呼着东,招呼着西。我说:“这每天的吃饭,像在吃流水席。”

那一天的晚餐,更换锅炉的老外工人一身一脸的灰尘,走到楼上。我们已经快吃完了,但还是让了一下,他就去洗了手,上了桌,吃的津津有味,一点不像外人。他的父母是从波兰来的,生了16个孩子,8个男孩,8个女孩。他自己已经72岁了,有三个孩子,以前也是农场主,20年前卖了地,就开始揽些装修的活儿,现在就是帮助别人做些零工,看起来很快乐,一点也没有苦大仇深的模样。

帮助打理天鹅农场的建民和媳妇儿晴艳来了,他们是专业的萨省农地经纪人。我以前就听朱大姐没少的念叨过他们,见了面,果然是名副其实。

前天,萨省经济部的官员介绍五位来自温哥华的年轻人到天鹅农场参观,领头的是来自中国金融业的志涛,意欲在加拿大农业领域一展身手。大家侃了侃,年轻人果然有激情,有冲劲,也考虑周到。当听到了我的故事之后,娜娜跑回车去,取了一个咖啡机和一大罐干果送我,说是作为第一次见面的礼物。我笑哈哈的接受了,感恩缘分!

朱大姐随着他们一起开车回温哥华。我说:这一路,你们的农业经可有聊了。

其他的里贾纳、萨斯卡通和卡尔加里的朋友们以不同的方式发来信息问候,让我一直沉浸在温暖之中,也有一点点的忙碌之中。那天,收到了一个UPS快递,方方正正的大盒子,打开来看,竟然是一大盒瑞士莲(Lindt)巧克力!正纳闷呢,看了看便条,才知道是多伦多的资深金融人士David先生记挂的感恩节礼物。

今年的第四站,选择萨省的天鹅农场,确实与以往三站大大不同。以往是从陌生到熟悉,然后是朋友。而现在,是熟悉而友情,或许三个月过后,就会亲情满满了。

不过,十年十国,千日千篇的计划,更多的是需要独处。对话他人,更需要对话自己,让自己安静下来……

中国没有感恩节,但每一个节日里都蕴藏着感恩的祝福。“感恩”两个字,英文是“Thanksgiving”,字面上看就是“感谢给予”,并无惊天动地的山盟海誓,却润物无声。

我喜欢这样的平淡无华,在我并不太老的人生里,应该感谢的人很多,家人、亲人和朋友…… 不,应该是所有人!无论他们是谁,哪怕他们曾经给予我苦痛或者伤害,但他们教会了我如何鉴别善意或者恶意,让我懂得人间百味不都是喜和乐,香和甜,也有悲和苦,酸和辣……

爱情也是如此,平凡着才会天荒地老,深爱着才会波澜不惊,心怀感恩才会美好每一段应该祝福的感情,无论春夏秋冬,无论百年好合,无论生离或者死别。

今天,是感恩节的日子,我已经安静了两天两夜。夜深的时候,会有一点点害怕的心跳,却觉得这样的感觉才是真实的自己。

刚刚,我推开前门,走到空旷的院子里,仰望着漫天的星斗,没有月亮,天气也没有那么冷,风轻轻的,我从地上揪起了一撮草,还是绿的,扬起来,嗯,还是南风。

我又去花房看了下“吉祥”和“如意”,一白一黑的两只兔宝宝已经安稳下来了,它们现在看见我已经像是望见了亲人。

坐回到屋子里,壁炉的火光很温暖,很浪漫,一直就这么烧着。也许是因为是孤零零的农庄,因为此时此刻的我,孑然一人,望着望着就想起了林芝的那首诗《当你老了》: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在炉罩边低眉弯腰,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忧戚沉思,喃喃而语,

And paced upon them ountains overhead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And hid his face amida crowd of stars.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小黑猫“娃娃”趴在我的脚边,打上了呼噜。外面的风,静的已经听不到声音……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当我老了我真希望

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感恩节快乐!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0.12 第20天)【感恩节快乐(二)】

6 次查看

Comenta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