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老了(2020.10.12 第20天)




加拿大的农场主一般都不住在村子里,也是加拿大村子逐渐地广人稀的原因所在。农场主通常会在自己的土地上,选择一临近水源的山坡上建房,再在山坡四周种植上易于生长的树木,算是将房子的领地划分好了。

车子跑在一望无际的广袤田野之上,要简单寻找农场主的家,老远的找树木环绕的山坡就可以了。晚上则有灯光透出,那是农场主家住宅、仓库屋顶上灯光或者院灯发出来的,灯光到了晚上就会保持着长亮状态,不会熄灭。

天鹅农场的水井出了故障,不大好修。因此,就需要隔三岔五的去距离30多公里之外的艾文利小镇和奥格玛社区拉水,皮卡专用的水罐每一次一块钱或两块钱。尽管辛苦些,却也是乐趣。我已经先后带着孔大哥、肖丽和玉梅去拉了几次水,加了几次油,还在自助洗车房里将朱大姐的红色皮卡好好的涮洗了一番,看着舒服多了。

短短的十一天里,我见到了不少人,他们都像串亲戚似的,来的时候提着水果,或者肉菜什么的。做饭炒菜也是简单的很,谁来谁上手,也没个主人客人之分,朱大姐忙里忙外,招呼着东,招呼着西。我说:“这每天的吃饭,像在吃流水席。”

那一天的晚餐,更换锅炉的老外工人一身一脸的灰尘,走到楼上。我们已经快吃完了,但还是让了一下,他就去洗了手,上了桌,吃的津津有味,一点不像外人。他的父母是从波兰来的,生了16个孩子,8个男孩,8个女孩。他自己已经72岁了,有三个孩子,以前也是农场主,20年前卖了地,就开始揽些装修的活儿,现在就是帮助别人做些零工,看起来很快乐,一点也没有苦大仇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