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单身汉(2020.10.6 第19天)

明天,10月12日,10月份的第二个周一,是加拿大的2020感恩节。今天,周日,连着昨天,是加拿大感恩节的小长假。


里贾纳的朋友们希望我去市内一起Happy,还说如果我不想离开天鹅农场,那么他们就组织下一起过来庆祝。我说:让我一个人呆呆吧,我要过我的单身汉生活了。

我觉得,感恩节的日子最适合安静的坐着,去默默的想那些感恩的人和事情,过去的,现在的。至于未来嘛,不仅仅过去的,今天的现在也就会成为未来的过去了……

其实,10月2号晚上我就抵达了天鹅农场,今天已经是第9天了。之前每天发出的庚子年百日散记,事实上要比实际日期晚了五天,这是我的一个特意安排,一是为自己的时间留有余地,二是不想让自己的日程太透明化。因此,当大家看到当天散记的时候,应该是已经过去了五天。

不过,感恩节的散记说的就是今日,写的会有点长,今天是感恩节快乐(一),明天的正日子咱们继续(二)!我将《一个人的加拿大》系列打断了一下,推迟两天再继续行走。

天鹅农场的名字是主人朱大姐起的,她的笔名是土妞,当年也是新浪博客的大V。她2010年买下这里成为当时萨省拥有土地最多的农场主的时候,就将自己书写为“来自中国的土妞,翱翔在加拿大的天鹅”。这句话写在了她的书《天鹅农场的女人》的封面上。

当确定我要来天鹅农场度过2020年百日行走之后,朱大姐就忙活上了。因为农场平日来人少,农庄房屋难免缺这缺那,维护也跟不大上,中间又出现过一次家具被盗,需要添置的东西还真不少。

朱大姐为此又一次来到农场,前后呆了四十多天,将农庄房子彻底收拾了一遍,能修的修,能换的换,洗衣机、锅炉包括床铺被褥等直接就换了新,新装了WIFI……应我的要求,还去抓了兔子和猫,让他们在未来的三个月时间里与我作伴,增加孤单农庄的动物乐趣。

朱大姐与她的萨省朋友们纷纷打招呼,让他们以不同方式关照我,包括信息提供、资源对接,还有起居饮食,细心的很。我这人还没到,各路问候接踵而至,把我搞得像个大名人似的。

知道我先到曼省,她又拉着华企会秘书长肖丽开着新房车,跑了600公里,一定要去曼省迎接我。尽管太过于隆重,又是疫情威胁,但是看到风尘仆仆他们的时候,我还是高兴的很。晚餐去了一家中餐馆,我点了好多的菜,让我的中国胃好好的舒服了一把。

曹先生是萨省著名的种子大王,深耕萨省农业领域数十年。他形容自己的人生是两个31年,第一个31年学习本领,第二个31年来到加拿大萨省萨斯卡通的一个小镇,一呆就是三十余一载,没挪过地方。现在功成名就,退休了。我说未来的31载或许更精彩,可以让自己的62年积累和沉淀不仅仅是享受时光静好,也可以让自己的乡土情怀得以更美好的绽放。

这一次,孔大哥拉着他,专程跑来天鹅农场,搬下来一车的肉蛋果蔬,住了两天。两位大哥和朱大姐一起,每天烧饭做菜,让我先享受了一把宾至如归的感觉,“教授、教授”叫的我真有些自惭形秽。我半路出家,去了大学,又来到加拿大,当年的大学教授也就是个职称而已,如今被诸人尊重而不改“教授“尊称,实在不敢当。唯有坚持一生好好学习的信条,或可对得住当年大学授予的”教授、博导“称号。

孔大哥和曹大哥呆了两天,第三天早上,我因为睡得晚而起的也晚了些。躺在床上刚拿起手机,就听到孔大哥熟悉的声音留言:“看你睡得晚,我们就不打扰了,已经返程。另外,你住在农庄,偏离城镇,我们在艾文利小镇给你买了一油桶,也加满了汽油,以作车辆不急之需。刚才我们与朱大姐已经交接好了。”

一会儿,朱大姐开着她的红皮卡回来了,我出去迎接,除了油桶,朱大姐递给我一瓶加拿大的上好威士忌JP wiser’s,说:“呐,你曹大哥给你买的酒!”

汉粮集团(Hanfood)的田总是朱大姐的老朋友,也是萨省资深的农业专家。他对于孔家庄的项目非常认可,不仅仅表示要成为首期垦荒者,而且给予了诸多指导意见和实实在在的人力、物力支持。知道我要来呆三个月,早早的就安排90后小伙子Eris做我的小助理,帮助解决生活上的一切问题。我人还没到,订购雪胎以及其他的房屋准备工作已经忙的不亦乐乎,换来了朱大姐的频频称赞。

肖丽是华企会的秘书长,也是我较早熟悉的里贾纳朋友,她的细心和坚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去年我在多伦多百日的时候,她看到我总是一个人将每天的散记转发到一些群,也包括里贾纳的见面群。她发给我信息说:“教授,里贾纳见面群的散记就由我来发吧!”

我听了很感动,因为一直以佛系的心态行走,也不敢太劳驾哪怕是身边的人。总觉得写些文字首先是给自己看的,然后分享给有缘的大家,自己劳动,也是一种诚心诚意,而且我只发一次而已。如果有群友诟病,我就识趣的一定不再发了。因为,我深深懂得,如果不喜,即使是一瓶好酒和一盘好吃的猪头肉,人家也会埋汰你说“朱门酒肉臭”,显摆个啥呢。

但无论如何,我是盼望有更多肖丽一样的留言和行动。因为,善意也需要星星之火才可以燎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