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第84天/2020)

人一辈子,真正能够让人可歌可泣的事或人不多。而且,大多的是听来的故事,加工的成分免不了会有。如果哪一天,被戳穿了,更是觉得尴尬。久了,人的泪水也变得珍贵,轻易不再愿意为那些煽情的故事动情。

我记得韩红有一档草根选秀的节目,她是评委之一。当一对年轻男选手讲完他们的悲惨故事,满场正泪眼婆娑的时候,韩红发飙了。她说:“你们不要再演戏了,你们本来是专业歌手,却编了一个悲惨故事来骗取评委的高分,骗取观众的同情,你们马上离开这个舞台!如果你们是靠本事来演唱,我尊重你们,但是你们靠把戏来博眼球,我鄙视你们!”

这一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实,大千世界,这样的事情有点太多,以至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缺少的已经不是“关系”而是“信任”。

常常有人问我小众是什么?我不遗余力的讲“小众方法论”的内涵是什么?为什么要去帮助有缘和需要的人互相帮扶?其实,最简单的一个回答就是:我们不缺少关系,不缺少圈层,也不缺少钱,却缺少信任。我要做的,就是以一种方法,以一种最普通的“感恩和奉献”的道理,让有缘的大家建立起“信任”,一种背书的信任。如此,韩红发飙的那一幕就会少一些,再少一些。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陈玮的名字。他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好兄弟。他2018年12月20日飞机失事走了,年仅47岁。一个高大、壮实、风风火火、果敢、待人像火一样热情的哥们,走了。

他的追悼会放在他的第二故乡,美国的孟菲斯。我因为当天要进行剑桥回来后2019年的跨年演讲,因此未能前往。UBC 跨年演讲的舞台上,我放了一段他的飞行短视频,并请全场千名听众为他默哀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