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思想的三文鱼2018.11.12

早早的就起了,穿上了一双漂亮的毛袜子,打开凉台的门,将脚搭在凉台栏杆上,有一点凛冽的晨风吹进来,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伸出去的脚慢慢的有了一丝凉意,却舒服的很,温暖是从袜子的毛毛里传递进来的。




蜗居于剑桥的小屋,最习惯的就是这个"搭脚"的动作,稍微有点吃力,却惬意的很。一本书,一杯飘着热气的茶,这是我停止伏案写作最喜欢做的事情,呆望着远处的蓝天白云,数着院子里这颗小树的叶子终于飘落的干干净净……



来剑桥已经两个多月了,会不自觉的记忆起温哥华的好人好事,想念着那些个开心的瞬间和温暖的人。会有意识的点开温哥华的朋友圈,多看几眼:



1029四周年


海恩勒葡萄酒庄的丰收节


老炮和鹰熊联手的西温狮门华府项目签了约、灰熊研究院主办的"加中关系四十年回顾"论坛中国驻温总领事都去参加了、1029咖啡四周年庆感动的让人掉泪、海恩勒葡萄酒庄的丰收节办的挺热闹、灰熊投资参与研发的慢波睡眠机火了进博会、卑诗省(BC)省长顾问老吴与华联会牛会长一行国内穿梭访问成果大的有点刷屏,(加/美/中)区块链小众群不冷不热的活着,Jessica的三毛合作之旅终于签了约……


灰熊投资参与研发的慢波睡眠机


卑诗省(BC)省长顾问老吴与华联会牛会长一行国内访问


Jessica的三毛合作之旅签约


温哥华的枫叶红透了,三文鱼的洄游已经过了。今天读书,不写作,再找出一篇2013年写的旧文,放在今天,我觉得很贴切,也是纪念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秋天的温哥华,几场雨过后,淅沥淅沥,树上原来深绿色的枫叶就悄悄的变成了金黄色,又变成了火红火红的亮色,望过去,合着蓝天白云,合着纷飞嬉戏的大雁,合着依然绿着依然黄着的大片大片的叶子,五彩缤纷,靓影婆娑。我努力的记忆着自己脑海之中的过往秋色,似乎只能仅仅是来自遥远的儿时记忆了……



听说今年又是北美三文鱼大洄游的年份,十月深秋又是三文鱼洄游最活跃的季节,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和好奇,我驾车就上了Hwy-99号公路,一路满眼的温哥华秋色。通过素里(surrey)、兰里(langley),沿Hwy-7号公路(Lougheed Highway),继续向东,遇见了一队威武的哈雷车队,这也曾经是我的最爱。哈里森湖(Harrison Lake)高尔夫球场小餐馆里面的沙拉和咖啡很棒,七转八绕的就来到了威化溪(Weaver Creek),据说这是距离温哥华最近的观赏三文鱼洄游的地点。



二十世纪初期,卑诗省流域的三文鱼数量很多,但是到了60年代,由于降雨量太大以及林木砍伐过度,加之洪水泛滥,破坏了威化溪的河道,三文鱼的繁殖环境就开始变差了,鱼量下降的厉害。1965年,卑诗省在威化溪的上游修建了这条近三公里长的繁殖水道(Weaver Creek Spawning Channel),就是为了给三文鱼提供一个理想的产卵场地。



今天来看鱼的人很多,天气也好,阳光明媚,秩序井然,和谐。



顺着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威化溪天然水道,走过潺潺转转的三文鱼繁殖路径,望着缓缓逆行而洄游的三文鱼,打量着那三三两两死去的鱼儿,猜想着它们是怎样的来到了这里……当走过繁殖水道的一道道阶梯和一道道闸门,走到威化溪与繁殖水道相联接的河口,这是繁殖水道的第一道高大的闸门,映入眼帘的是大量的三文鱼汇聚在闸道门前,一条条奋力跳跃却鲜有成功越过。我的心情一下子被深深的震撼了,似乎突然明白了三文鱼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明白了三文鱼孜孜以求不远万里的信念……



成千上万条的三文鱼从大海游回到菲沙河(Fraser River) ,然后再逆流而上近百公里,跃过岩石和激流,耗时几十天的时间,才可以到达它们出生的地方——威化溪(Weaver Creek)。据说,洄游的时间里,三文鱼从进到河口就不再进食,鱼身也开始慢慢的变成了鲜艳的红色,这是它们准备产卵的颜色,其实也是它们生命之旅终极目标的颜色宣示。




密集的三文鱼群激烈的聚集着,不断冲撞着水道的闸门,等待着开闸进入的机会。为了保持生态平衡,也是为了优胜劣汰,繁殖水道设了几道闸门用于甄选品种、限制数量,只有能坚持到最后的三文鱼才能得到通过的机会,除非它们能够自己跃过闸门。



能够进入产卵水道的三文鱼是幸运的,它们在清澈的繁殖水道中开始了生命的最后冲刺,然而清澈的水道之中却依然水流湍急,每隔一段就设有一段阶梯,三文鱼要想争取不断上游的机会,必须一次又一次的奋力跳起、跃过……有的鱼儿跃过了,却又被急流冲了下来,于是它们就再来一次……我真的惊叹它们身体里哪来的这么大的力量,几十天没有进食,又在激流中逆流而上近百公里,死了的就死了,活着的几乎拼尽体力,但它们还是要拼命的洄游跳跃……



进入产卵水道的三文鱼都是成双成对,每一对三文鱼都会找到自己的一块地方,雌鱼用鱼尾拔开石砾,产下鱼卵,雄鱼则给鱼卵受精后,和雌鱼一起耐心的用石块覆盖好鱼卵,如此这般多次,直至雌鱼产完所有的鱼卵。而当这些全部完成之后,三文鱼的生命也就走到了终点。他们默默的死去,横在阶梯上,倒在河道角落和岸边,有的干脆就沉到了河底……



被石块覆盖的三文鱼卵经过漫长的秋季、冬季,春季来临的时候,幼鱼就孵化了。它们会从石隙中游出来,离开产卵水道进入到威化溪,然后再逆流而上进入哈里森湖(Harrison Lake),它们将在这个湖中停留一年,让自己先长出鲜亮的银色鱼鳞片。第二年的春天便游向大海,开始他们2-3年的大海巡游。我想,这应该是他们生命中最灿烂的一段生命之旅吧,与大海一起,成为大海之中的浩瀚一景。



回程了,夕阳发出耀眼的光芒,浸染着满目的秋色,不能忘怀的是那些坚持的三文鱼身影,还有那些让人钦佩却已经死去的鱼儿……于是我想,我们钦佩和感动的是它们为了传宗接代而不惜生命的壮举,这是三文鱼的伟大理想,而我们从中应该再悟出些什么道理呢?



坚持,无疑是我们最应该悟出的要义,但是如此的坚持甚至是盲目的坚持,是不是值得我们人类效仿的目标呢?比如,已经跃过了威化溪闸口,进入到了繁殖水道,为什么还要不断的冲击跃进那一道一道的阶梯呢?比赛、选美还是盲目……我似乎觉得盲目的可能性几乎是肯定的,如果说,坚持梦想,从大海洄游,从菲沙河激荡逆行,坚持生命或者搏命跃过闸门,都是其不得不让人钦佩的壮举,但是已经过了闸口,仍然继续逆水坚持的产卵之旅无疑有些迂腐或者太过坚持完美了。



一生之中,要经历很多的事情,坚持自己的生命理想和保持属于自己的世界,无疑是我们的境界或者说是我们的人生底线。但是如同上帝造人之际,就给予人类的警告,永远不要妄图建造什么通天塔,那是灭亡的塔,因为人类永远不可能与神齐天……如此,人不可能到达极致,人如果能够侥幸跃过闸门或者坚持等待开闸的那一刻自己还活着,则就已经是幸甚,或者已经达到了完美。量力而行,选择自己体力能够到达的地方健康的产卵生子,幸福和安逸的离开这个世界,应该是一种睿智也是一种成就的境界。




我刚才读了李开复的最新微博,本来我不是很喜欢他,但是这段时间突然很同情他,并替他担心。他在微博中引用了外国作家T.H. White作品《永恒之王》(The Once and Future King)中魔术师梅林(Merlin)的一段话:



"治疗悲伤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去学习一些东西。当你受到打击,经历挫折,从骨子里颤抖,看到你的世界被人摧毁,体验你的荣誉被踩进下水道,发生这些事情之后,你要学的只有一件事情。学习世事为何如此变化,发生了哪些变化。这是唯一可以让心永不疲惫,永不疏离,永不后悔的事情。"



夜深人静,独酌一杯的我,在想:如此,我能跃过闸口或者等到闸口幸运的打开并成为洄游成功那一批勇敢的三文鱼吗?恩,我坚信,我应该是上天派到人间的三文鱼天使。】




今天是11月12日,周一。听一曲许巍演唱的《蓝莲花》,并不悠扬,却荡气回肠: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