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的嘀嗒(第52天)




我们一定都听过丽江歌手侃侃唱的那首《嘀嗒》吧,真的很好听,也因此喜欢上了嘀嗒的声音。

去年,在天鹅农场百日,有一天的散记,我还写了一个《雪融的的声音》,顺带着改写了《嘀嗒》的歌词,让自己与嘀嗒更近一些。


中国是一个超级有爆发力的国度,互联网经济在我的笔下,也一直是讴歌的对象,平台经济也是我甚为推崇的一个领域。我写的《小众崛起》和《小众战略》,说的都是这事儿。

因为上海23号发现了三个新冠确诊病例,又因为密接而传播到了杭州、徐州,也殃及到了苏州…….刚刚祥和的气氛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我在乌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