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悲催的嘀嗒(第52天)




我们一定都听过丽江歌手侃侃唱的那首《嘀嗒》吧,真的很好听,也因此喜欢上了嘀嗒的声音。


去年,在天鹅农场百日,有一天的散记,我还写了一个《雪融的的声音》,顺带着改写了《嘀嗒》的歌词,让自己与嘀嗒更近一些。



中国是一个超级有爆发力的国度,互联网经济在我的笔下,也一直是讴歌的对象,平台经济也是我甚为推崇的一个领域。我写的《小众崛起》和《小众战略》,说的都是这事儿。


因为上海23号发现了三个新冠确诊病例,又因为密接而传播到了杭州、徐州,也殃及到了苏州…….刚刚祥和的气氛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我在乌镇。


因为有了上海旅居史,因此每天的进出就被特别关照起来。除了健康码和行程码必须是绿色之外,还要经过仔细的盘问和审验,再填一份承诺书,承诺自己与上海确诊病例的曝光轨迹并无交集,然后将身份证放在承诺书上,签字画押,再由工作人员拍照留存,这事儿才算告一段落。

乌镇入门核酸检测点

三天的乌镇,或青石板上散步,或河水边数鱼,或品尝大大小小的当地美食,或漫不经心的随处发呆,或五迷三道的不睡,或信手写下一些不知所云的文字…….


乌镇景区是一个非常美的地方,与侃侃歌唱的丽江相比,更多了一些江南的妩媚和妖娆。

很美的乌镇画儿,美的有些寂寞,用三三两两来形容景区里的人,不知道是点睛,还是有些多余……


因为骤然升级的疫情防控政策,我取消了原定的苏州吴江行程。本来计划着去老钱先生的纺织厂看看,去望望他的儿子查理从温哥华回流中国之后,是如何掌管家族企业并让企业逆势再发展的。

绿码行程不敢太造次,如果去了苏州,我的行程码上就会再加一个带星号的风险地点标记。

黄昏,为乌镇的白莲塔和白莲寺点上三柱香的时候,我就想着应该去无锡的东林书院踩一踩先闲们的地气儿,瞧瞧那幅“风声雨声读书声 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 事事在心”的对联,看一看今天的书院,变成了啥样。因为,“东林”这俩字又开始变为贬义词了。



不知道哪一天,这地儿又荒废了,谁知道呢。

说是中国有一个两亿注册用户的【嘀嗒】APP,俗称顺风车。

我也来一试身手,下载了APP,完成了实名认证等一系列操作之后,开始呼叫第二天去无锡的顺风车。


不到半个小时,【嘀嗒】平台上就有人接单。说是就载我一人,希望我承担55元的高速公路费,我应允后,单子也就生成了。【嘀嗒】发来了“恭喜“的嘀嗒声,我有点小得意,因为我是互联网应用上的菜鸟。


接单人说他的车是马六或者索八,有两辆车,34岁,喜欢唱歌。与我还互加了微信,看了下他的朋友圈,算是个网红歌手,歌一般,自我感觉比较陶醉。

他讲平台上扣钱太多,想私下与我交易,我看他言词恳切,尽管心里不爽,但考虑到路途的“和谐”还是应承了。

约好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我退房后即出发去无锡,车费150元,与在平台上支付是一样的。

乌镇景区的早晨是美的,凉风习习,蓝天白云,摇橹船翩翩而过,我住的36幢民宿的大姐起的早,旁边厨房里早早的就有锅碗瓢盆的声音传来。

挺丰盛的早餐之后,我怡然自得的坐在河边的凉台上,将脚搭着桌子,阅读的有些忘我。


十一点四十七分,起身准备退房时,打开手机,马六小哥的留言跳出来“抱歉,我有急事先走了,你再叫别的车吧”。


“契约”,啥叫“契约”…… 我将电话打过去,马六小哥不接。再一看朋友圈,网红歌手将我拉黑了。

完了,我被放鸽子啦!

立马再在【嘀嗒】平台上叫车,我觉得同意马六小哥的私下交易是错的。如果坚持在平台上支付,他就不敢擅自放我的鸽子。

大概呼叫了一个小时后,又一位接单人出现了。他希望我在平台价格的基础上,再加价60元,与另外一个人拼车。

我觉得也行,如果再晚,就赶不及下午去东林书院了,而且这价格与放我鸽子的马六小哥相近。

【嘀嗒】平台又发来接单成功的嘀嗒通知,说是一个小时后,即一点半出发去无锡。我又有些小得意,因为菜鸟的运气还不错。

景区大门内的星巴克咖啡,窗外的景色挺美,小桥流水,绿树茵茵。我的一杯美式咖啡,喝的也差不多了,电脑上码的字也是越来越多……..

过了一点半并无接单人的消息,我心里泛起了嘀咕。

再翻阅了一下与他的对话,他说他不是专职的顺风车司机,因为要去无锡顺路,因此才接了我的单。他说他的车是白色的福特。

发信息询问“到哪儿啦?”发现信息发不出去了。我这菜鸟再仔细一看,【嘀嗒】平台又发我了一条“本次取消是车主的责任,已扣减信用分作为处罚”。昨儿,我已经收到一条了,马六小哥与我达成私下交易后,就在平台上取消了接单。


再看表,已经两点了。福特哥啥理由也没说,直接就把我放了鸽子,更“契约”。

我认真的给【嘀嗒】平台写了一段投诉,陈述了经过之后,我说“连续两单被放鸽子,【嘀嗒】是挖坑平台吗?”

发出之后,我就笑了,心想这哥俩不会是一伙的吧,想想也没啥理由。

今天下午的东林书院是去不成了,要在无锡住一晚,原来的过路计划要变了。

不过,我所推崇的互联网经济和平台经济,看来在实践中还是要打个问号。今天的体验,太好了。

于是,我又买了一杯美式咖啡,还上了一块精美的小点心。定下心来,继续呼叫顺风车,我要看看这【嘀嗒】顺风车的嘀嗒声究竟要嘀嗒多久……

突然,手机上挑出了一条信息。打开一看,是我中午时候在平台上留下的一条信息的回复。回复我的小哥是昨天先与我搭腔的一位,后来被马六小哥抢了单。

我被马六小哥放鸽子之后就给他留了一个言“你去无锡了吗?”

他才回信息“没,因为没拼到别的人。” 我立即问“今天想去吗?”,他说“没人拼,就没法去,一百多块钱跑无锡划不来的。”

看着已经两点半的手表,再预估一下两小时乌镇到无锡的车程,我们达成了400元的总价,单乘,高速费我不再承担,三点半出发。

【嘀嗒】平台的机器人,又发来了恭喜接单成功的滴答声。

三点半,电话准时打进来,一辆白色的比亚迪停在路边。小伙子姓胡,96年生人,湖北荆州人,专科学校电脑专业毕业后,就来了乌镇打工。正式工作是在一家电脑公司修电脑,闲的时候就开网约车。


比亚迪是新款,配置挺高,看起来挺高档。小胡说这是顶配,十万块钱。

六点钟,天已经漆黑,东林书院早就关了门,好朋友魏东却一直在候着。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南长街上步行观景,小酒馆里喝酒,一醉方休。



感谢悲催的【嘀嗒】APP!

虽然没有侃侃的【嘀嗒】声音好听,却因为将行程打乱,得以在无锡渡过一个久违的夜晚,天空上也有星星,月亮也高悬,地上淌着的是古运河……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25第52天)






202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