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感恩戴德的日本人(第16天)

已更新:2023年9月27日



Amy在日本读书时候的研究生论文写的就是日本人的精神,她坦言说引用了不少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一书中的观点。


日本人有一种看起来不大好理解的报恩文化。


日本社会有一种现象,那就是无论在地铁还是公交车上,很少会有给老人让座的,究其原因就是日本人特有的一种报恩文化,日本人非常自强,不希望别人把自己当弱者,更不希望别人把自己看作老人,所以,日本人不让座,是避免让别人背负恩情,而报恩的负担会很重,由表及里,日本的整个民族都在避免欠别人的人情。


正如书中写道:“日本人总希望自己的天平在报恩和欠恩之间平衡,否则内心就会一直处于自责的状态。” 日本人一般不会随便接受别人的恩惠,但一旦接受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报恩,甚至没有原则。例如,历史上的日本天皇,无论贤能还是昏庸,他的命令一定会被执行。回到二战后的美国人,对日本人而言,他们觉得是一种恩情,而不是侵略。


有人会问,那为什么日本人对同样的战胜国中国不报恩呢?我也向日本朋友讨教这个问题,遗憾的是他们并不认为是中国打败了他们,他们甚至还认为不得不输给了中国人是他们的一种耻辱。


其次是日本人的一种耻感文化。


所谓罪感文化一般是指一旦自己做错了事,就会有负罪感,中国人这样想,西方人也是这样的文化。但日本人不一样,他们通常不看重这件事本身的是非,而是看重这件事给他们带来的羞耻感。


看过奥运会的人都会注意到一个现象,日本运动员一旦与重要的奖牌失之交臂,他们会通过电视给日本民众道歉谢罪。


更有一位日本画家在自传中写到,他可以原谅一个杀人犯,因为他只是杀了别人的肉体,但是不能原谅嘲笑这个杀人犯的人,因为他的精神受到了侮辱。


我也很难理解日本人的耻感文化,或许他们认为美国人并没有给他们带来羞辱,而是给他们送来了上帝般的福音,或者说美国人一直拿他们当朋友,给予了他们应有的尊重,比如在宪法中承认了日本天皇的存在,并让他们从此过上了更加幸福、平等和自由的生活。


对于日本人来说,善恶感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耻辱感。德国人会不断反思自己的罪行,而日本人不会,德国就是典型的罪感文化,而日本则是他们特有的耻感文化。如此说来,为什么很多日本人明明知道二战中他们的行为是侵略,但还是百般抵赖,其原因就是不能忍受别人一直拿这件事来指责他们,他们认为这是耻辱。说到这儿,美国人似乎好像从来没有在嘴皮子上拿这件事去指责日本。


本尼迪克特观察到的这些日本人的特点,虽然也有不少日本人并不认同,但却实实在在的为美国人在二战后对日本实行的接管和改造政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实践证明,本尼迪克特的很多预言都实现了,并让美国赢得了一个铁杆而且强大的盟友。



日本人不恨美国反而感恩美国人的情绪以及行为,说到这里,似乎可以得到一些理解,但实事求是的说,我还是觉得怪怪的,或许与我的中国文化底子离不开,固有、惯性的思维太强大了。


横须贺市与横滨毗邻,有时候根本分不大出来。美国的第七舰队司令部就设在这里,这里也是第七舰队的主要母港。日本海上自卫队司令部以及最大军港也在这里,这里通常被认为是日本军事活动的核心。


望着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那艘PLH32,我直觉这艘船的吨位不小,完全属于战舰的级别,去查了下,果然如此。



这艘PLH32是一艘标准排水量6500吨级的大型直升机巡视船,配备有两座20mm自动机炮,还有由射击控制系统(Fire Control System,FCS)操控的Bofors MK.340mm 自动快炮。PLH32可搭载两架10吨级EC.225超級美洲豹直升机,还可搭载全天候救助以及警戒艇六艘。如果在现有基础上增加火力,技术上完全没有问题。


这艘船于2010年在IHIMU横滨厂开工,2012年7月4日下水,被命名为秋津岛号,2013年11月28日开始服役,实际花费约320亿日元。


由于这种6500吨级的PLH船型造价昂贵,一开始海上保安厅无法获得国会的预算通过,但随着2012年9月的钓鱼岛中日争端开始爆发,中国海警船进出钓鱼岛海域成为常态,日本海上保安厅也就有了不断加码扩充海上兵力的理由。


横滨的黄昏非常漂亮,因为是海边城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海风的气息,较之江东区龟户地界的气温,这里明显要凉爽多了。




落日的余晖映照着游船码头,一艘游船正慢慢悠悠的驶进码头,另一侧,高大的摩天轮掩映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之间。老人孩子们在公园悠闲的坐着,从明治时代就存在的红砖仓库不仅古朴,而且显得很壮观,走进去,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日本手工文化的老气息,这里有不少的好玩意可以淘,不过,价格好像不便宜。





与Amy、William的聊天很愉快,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也非常给力,静静地伴随着,当我们走过夜幕下的街道,走过正在进行着一场棒球赛的体育馆,来到横滨关内站门口一家日本料理店的时候,小男孩终于撑不住了,睡在了爸爸怀里。



Amy的昔日同事小刘下班后紧赶慢赶地赶过来,一起晚餐,一起聊了不少日本打工族的趣闻趣事,也有不少的辛酸劳苦。



我们今天在的地方事实上是横滨的关内,不过,横滨最早发展的地方就是关内。日本邮船是世界上非常有名的船公司,已经有140年的历史,也曾经是我们的班轮合作伙伴,如果有机会进去他们的历史博物馆走走,就可以了解横滨港的全部历史。


日本邮船历史博物馆

过去的横滨其实只是一个小渔村,一直到佩里将军的军舰先后两次来撞门之后,横滨终于在1859年对外开港,由此才有了后来繁荣的光景,现在的关内不仅是横滨的行政中心,神奈川县政府、横滨市政府都设在这里。


日本人对1945年统治他们的麦克阿瑟将军非常崇拜,对1853年敲开他们大门的佩里将军也是非常崇拜,而且塑像立碑,感恩戴德,禁不住让我们这些从小被教育要“反帝反封建反殖民的”的头脑糊涂起来,难道这被殖民还成了好事?


晚上十一点之后的日本轨道交通用人流汹涌来形容实不为过,车厢里挤得满满的,大多数人在人看手机,也有人看书,还有人打盹,说话的人很少,而且即使说了,也是三言两语,好像这是日本人的习惯,我觉得是累的已经不想说话了。


他们为啥这么晚还在外奔波呢,询问了下,有的人刚刚加班完回家,也有的人刚刚与人聚个小餐、喝个小酒回家,日本人好像如果到点回家,就会显得没有本事,于是他们的夜生活好像很丰富,我却觉得真是闹腾,还是加拿大的夜晚要温暖、温馨很多。


【今天是《九一八横滨行》(三),续完】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9.20,第16天)




30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