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有你(2020.11.26第65天)


雪后的天鹅农场

今天,是美国人的感恩节。

因为美国人当下的不顺,无数人正在等着看“灯塔国”的笑话,因此美国人的感恩节过的都有些不大招人待见,朋友圈中说“感恩节快乐”,甚至“感恩快乐”的问候较之往年都锐减了许多,如同“圣诞”被批驳为“崇洋媚外”之后的冷清一样。

其实,感恩节来临的时候,美国人会继续围着壁炉和餐桌,吃他们的火鸡,一家人其乐融融。也有的美国人排着长队等着领取政府发放的火鸡,无论他们是穷还是想捧捧政府的场子。年年如此,只是因为我们的需要而盯住不同的场景而已。

比如,向美国人学习的时候,就专拣好的说,不想学的时候,就又让他们回到“水深火热”之中。其实,他们还是他们,我们还是我们。他们没怎么变,我们好像也没变。

感恩,却是一个真真切切的话题。如同我们的春节和中秋,无论贫穷和富足,我们都要感恩家人,感恩朋友,感恩世界上的一草一木,包括那些我们不得不感恩的大人们。

火鸡好吃吗?我想,即使按照美国人的口味,也不定好吃到哪里,因为实在是太大了,肉也糙,除了感觉上的金黄和闪亮,再是巨大无比的个头会让人想起了丰收的喜悦和富足,其他的便是象征的意味更强。如同,我们的中秋要吃月饼,春节要吃饺子和汤圆,还有那些大鱼大肉一样,好吃!却早已不是当年狼吞虎咽的吃相。

今天,我随着中军去了距离里贾纳东北约四十分钟车程的回声湖(Echo Lake)冰钓,好美、好秀丽的一个地方,一条叫做卡佩勒(QU'APPELLE VALLEY)的长长大峡谷,划出了如此美丽的大湖,难以想象这是在加拿大草原省的地界,鬼斧神工一般。



走在白雪皑皑覆盖下的坚硬冰面上,太阳高照,蓝天白云,一阵风吹来,没有感觉到寒冷,却涌上一股感恩的暖流。上帝真的不会丢下任何一个落寞的孩子,无论他是山川、大海、荒原还是沙漠。

妹妹与我通话,八卦了一个昔日的相识,曾经也是八面玲珑过,却如今落得个事业、家庭分崩离析的境遇。稀嘘之时,想起当年她的作为,妹妹仍然是愤愤不平,我说:“其实,她落得今天境遇,或许正是当年的不仁不义而种下的恶果。以不仁不义之意念和手段赚钱,坑害同胞,总有一天会因为恶因而回收恶果的。人应该善良。”

感恩,其实并不是一个什么大词,比如说,善良便是感恩最基本的要素之一,与人善良,便是对世界和普罗大众最大的感恩。谈及感恩,首先是大爱,而非具体的爱人。失却了对世界和普罗大众的善良,或者说,不感恩世界和普罗大众的人类同生同行,感恩便失去了根基。侠义的感恩经不起风吹雨打,对于感恩不得好报的抱怨往往来源于此。

那么,具体的感恩又是什么呢?

小时候,同桌女孩递过来的一块橡皮,后桌男孩传过来的一段课堂笔记,老师送过来鼓励的一个眼神,爸爸妈妈再难都要为我买一双过年的新鞋子…… 再大一些的时候,与高年级同学打架,冲出来帮助我们打抱不平的兄弟,偷了学校田地里的苞米吃了然后帮着我们扛着事儿的铁杆,女同学默默塞在桌洞里的心里话….. 大学时去食堂打饭,大师傅帮我们多掂的那一块肉,好老师的那一份多出来的关心和照顾…… 青葱岁月,一晃已成云烟,记忆下来的因为感恩而全都变成了美好。

久远的记忆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感恩,即使获得了一些不快,甚至摧残和打击,那又何尝不是一种别样的恩赐,让我们懂得了世界的美好不仅仅有春夏,也有秋冬,而秋冬不美吗?我们可以不喜欢秋冻和冰雪,但是如果没有它们,大自然岂不是会变得索然无味,我们又怎能不去感恩秋冻和冰雪呢,更何况它们也是美的,因为它们才会迭代出四季,才会让春天来的那么珍贵,让夏天不敢火热的那么放肆。

感恩不是一个大不了的词汇,是一种人称之为人的本源,其实一切动物似乎都有这样的本性,如同“人本善”的善良。当然,我也无意于去否认一小撮人的“心如冻水”和对善良的不以为然。因为,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让世界更加珍视感恩的可贵和“善良“的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