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感恩遇见-东京(第89天)



这个题目,我写过不少次了,记得在硅谷、在剑桥、在多伦多、在以色列都写过,寻思着换个题目,可是,实在是找不出更好的词汇来表达《感恩遇见》。


坐落在东京银座的单向街书店,是许知远和他的东京小伙伴小陆开的,我很喜欢。



东京百日中的第33天散记,我写了一文《向陌生人解释自己》,说了单向街书店一回。


我是9月5日到的东京,而单向街书店是8月26日才正式对外营业,不期而遇。


再后来,单向街书店成为我在东京最喜欢去的地方,就像一个美丽的遇见,而许知远是我很喜欢的一位文化学者,与他的遇见就显得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11月17日那天,书店举办了一场活动,主题是《点燃“失乐”时代的一把野火》,纪念渡边淳一诞辰90周年。



渡边淳一是一位有争议的作家,他对于情色的描写让几乎是所有的读者都会心惊肉跳,却又爱不释手。他的那本《失乐园》对于阅读过它的无数中国男人和女人来说,无疑是一堂关于何为真正情爱的启蒙课。


他2014年就故去了,留下了不少名作,也留下了不少的风流韵事,被认为是最坦荡、最惬意、最洒脱的成功男人楷模。


今天,借着《失乐园》纪念版的首发,这本书的译者林少华来了,复旦大学教授、有爱情教主之称的梁永安来了,大V博主、日谈公园的创始人李志明来了,当然,许知远也来了,渡边淳一的女儿渡边直子也来了。



说起父亲作品曾因大胆的情色描写而被质疑的事,渡边直子说:父亲只是想要描写像火一样火热的爱情,而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真实的男人。


林少华先生、梁永安先生的才气配得上他们的名声,说了不少至理名言,七零后的李志明先生也实话实说,许知远先生的表达与他在【十三邀】上说话的风格一样,有一种不动声色的深邃,现场版的他听到其他嘉宾或者提问者的有趣句子时,会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笑得很豪放。



三毛的侄女天慈是好朋友,她也来到了东京,来到了单向街书店。早就闻听大名的日本知名媒体人徐静波先生也来了。


晚上一起喝酒聚餐的时候,才知道这场活动的幕后主办方是青岛出版集团,其渊源来自于北海道的那家渡边淳一文学馆,而这家文学馆在2016年从日本大王纸业的手上转给了青岛出版集团。



两天后的19号,天慈在单向街书店分享了《我的姑姑三毛》,虽然我与天慈很熟悉,听过她不少次讲关于姑姑三毛的故事,可是每一次听都会有新的亲近感。东京的三毛粉不少。



今天,徐静波先生的发言让我耳目一新,才知道当年的他在上海,是三毛作品的大陆代理人,他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三毛故事。



1989年,三毛的那次回乡祭祖,就是他陪同前往的,徐静波先生也是舟山人,与三毛是同乡。


我去徐静波先生在赤坂的办公室聊天,才发现这里竟然是高仓健的原来办公室,原来的很多摆设都没有动。



禁不住回忆起了杜丘和真由美的硬朗和美。《追捕》作为“文革”后首部登陆中国的外语片,1978年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


没想到,会在徐静波先生这里遇见他,小时候刻在脑袋里的男子汉形象。




11月25日,许知远又来到单向街书店,与石井刚就【东京与近现代亚洲知识分子】的话题进行对话。



石井刚 (Tsuyoshi Ishii)先生是日本人,1968年生人,现任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曾任香港中文大学、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他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以及哲学、东亚近代思想史、东亚比较哲学的研究。



我与许知远以及他一起聊了聊,许知远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手里拿着他写的那本中文代表作《齐物的哲学:章太炎与现代中国思想的东亚经验》(2016),连声说:“怎么可以中文这么好,而且把那么多本来生涩的章太炎文字用那么流畅、白话的中文表达出来,太厉害了!”



坐在听众席上,听着他们的对话,禁不住的就会想起近现代史上那些研究中国和东洋文化的日本学者,比如内藤湖南的唐宋变革说、福泽谕吉提倡的“脱亚入欧”说等等,他们写了太多的著作了,有褒有贬,不过,都是以自由的方式写作。



今天,是12月2日,单向街书店邀请我来做一个分享,聊聊我的“十年十国”,聊聊我的小众方法论,聊聊我眼睛里的东京和日本,我很高兴以这样的方式与智者们同行。





不少的东京新老朋友们来到了现场,多伦多小众俱乐部的Tony从大阪赶了过来,北京329小众部落的勤习教授和张捷专程飞了过来,新加坡来的菲娅和上海来的Emily改了回程的机票……



单向街书店的Iken是今天分享的主持人,晓丹则义务担纲了今天分享的拍摄者和采访者。




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我特意给大家讲了中国公民环球飞行第一人陈玮的故事,真诚地向单向街书店推荐了我与四十几位陈玮的朋友共同撰写的《飞得更高-朋友眼中的陈玮》这本书,希望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陈玮,了解一个优秀海外华人的真实样子,也是以这样的方式缅怀他,致敬他。




2018年12月20日因飞机失事他去了天堂,一晃已经五年过去了。



单向街书店的向老师听了我讲的故事之后,很感动,她说:我们希望可以将这本书引进来,让更多的人认识他。


图中左六为向老师


今天已经是我东京百日的第89天,以今天这样的方式与东京的朋友们话别,其实是我一路走来的每一站都会遇见的温暖。




戴戴送了鲜花,菲娅送了书,绵绵送了酒杯……



温哥华来的Grace头天晚上的飞机回程,下午的时候特意来到单向街书店,为参加今天活动的朋友买了10杯咖啡和5杯乌龙茶,顿时让活动群的温度热了起来。



William、健一、克成、天琦四人好早的时候就开始招呼分享后的聚餐,就着银座的夜灯璀璨和人潮,我们二十余位新老朋友聚集在银座夜市餐厅(Ginza Yoichi),80后的美女老板孙芳也是我们的新朋友,本来寻思来打打招呼,结果坐下了也就留下了。




军宁老师、田夫老师、思延老师、伍雷老师、笑宇老师、虹美老师、刘博士等都来了,单向街书店的小陆也来了,人数虽多,却是欢歌笑语,“小众”成为了每个人都挂在嘴上的词汇,每个人都觉得与另外一个人有一见如故的感恩遇见。



他们送给我热情的鼓励,我送给他们真诚的祝福和期待,期待着“十年十国”的东京第七站会成为我的“遇见”加油站。


圣诞节的钟声已经将东京的夜晚装扮的更加美丽,流光溢彩,就着“小众”的温暖,我第一次跟着以栾桑为首的东京朋友们将酒喝了一局又一局,过了凌晨,到了三点。



真挚的感谢单向街书店(银座)的小陆和Aya、向蕾蕾、Iken等运营团队的认可和支持。



真挚的感谢许知远等读书人在混沌的世界中依然可以坚持对真知的探索,不曾停止向前的步伐。



真挚的感谢今儿来的,还有因种种原因未能来的东京朋友们的关照、信任和温暖,真的,只要我们认可自己的平凡,那么一切就一定是美好的遇见。


小陆在单向街书店群里发了一张许知远在机场安检时的照片,附了一句文字说“一个为了理想,一直到处奔波的男人。”



我感同身受,只是想说,你不会孤单,我们都不会孤单。



2024年1月5日,我将在温哥华的加拿大日系国家博物馆与文化中心,以《日本-真的失去了30年?》为题,举行第七次的张家卫跨年演讲,分享我的所见、所闻和所想,与您不见不散。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2.2,第89天)



66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