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感恩遇见2018.11.21

每年11月份的最后一个周四是美国人的感恩节,2018年的11月21日,今天就是。加拿大的感恩节是每年十月份的第二个周日,一般规定休假三天,家人相聚的日子。感恩节的标配食物是烤火鸡。与中国的中秋节和月饼有一比。

美国感恩节的来历却要从英国说起,因为1620年的时候,正是一批主张改革的清教徒英国人因为受英国当政者的歧视和迫害,或逃或被遣才远涉重洋,流亡到了还是一片蛮荒之地的美洲大陆。那个时候,自由美国的影子还没呢。火鸡是野生的,印第安人才是当地人,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们帮助了这些无家可归和生命岌岌可危的英国人。英国人安家之后的第二年,1621年,便拿了捕获来的火鸡还有收成,感谢印第安人,连续三天吃喝玩乐,也感谢上帝对于他们的恩赐。



加拿大的感恩节,与美国的来历并不相同。广泛接受的共识是源自于1578年英国探险家法贝瑟(Martin Frobisher)抵达今天加拿大的东部纽芬兰(Newfoundland),上岸后与船员们共享了一顿庆祝大餐。20多年以后,法国的探险家尚普兰(Samuel de Champlain)又率领了一批法国移民和皮毛交易商也来到了这里并定居下来,欧洲大陆庆祝秋收的风俗便一并融合了进来。不过,直到1957年,加拿大的国会才正式将感恩节确定为国家节日。烤火鸡也同样并非什么圣物,就是因为个头大,好捕猎,品相好,容易填饱肚子才成为感恩节的吉祥物。南瓜的节日流行也是同样的原因,如同我们困难时代的土豆和红薯。

大英帝国没有感恩节,自己撒出去的种子却把这感恩节过得满世界皆知,而且惊天地,泣鬼神的。其实仔细想想,流亡也好,探险也罢,这些个远涉重洋的英国人就是为了赶紧找个陆地住下,可以吃上饱饭,娶妻生子,而盛宴无非就是那个时代的一种社交手段。因为冰天雪地的地方,人和人见面的概率都没有人和动物见面的概率高。

还有十天就要离开剑桥,再去伦敦和苏格兰的爱丁堡呆上两周,百日英伦行便结束了。来的时候原计划的芬兰和欧洲行,因为签证以及剑桥时间无论如何都觉得短暂的原由便无奈的取消了,辜负了好朋友们的期待。欧洲的历史和今天以及未来决不能拿地理面积来衡量,而应该以深邃的眼光穿越欧洲历史的时空隧道,从中窥见人类的未来。芬兰和欧洲,我会再来!



剑桥的天气已经冷了下来,阳光的时间不多,走在路上,会冻得脑袋冰冷冰冷。不过,会突然觉得这才是生命的真实,春夏秋冬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因为这些天有些劳累,胸口会突然一阵子一阵子的心悸,我将围巾又使劲裹了裹,无数次的又想了一次如果我不幸之后的遗憾,现在会多了一个十年行走不得完成的遗憾,而高兴的是我策划的温馨临终感恩告别会上又添了新的朋友。

李约瑟研究所所长梅建军教授即将回去中国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我就离开了。因此,梅教授百忙之中安排了今日午餐,去了我们常去的一家小餐馆,李约瑟研究所访问学者、河南财院的孝俊副校长也赶来作陪。剑桥的日子我们偶遇,却成为可以深度交流的好友,梅教授邀请我成为李约瑟研究所之友联谊会的成员。我一个从事经济学研究和实践的人,可以获得研究中国科学史的梅教授大家的认可,我心存感激。



下午应邀去了李约瑟研究所,听了上世纪著名的英国人理雅各(James Legge)先生的曾孙Christopher Legge讲述祖先的生平事迹。理雅各先生是苏格兰人,曾在香港主持英华书院,后担任牛津大学首任汉学教授。他最重要的成就是将中国的“十三经”翻译成英文《中国经书 》(The Chinese Classics)。理雅各先生用五十余年的时间,以传教士的身份架起了一座中西方的桥梁,他的贡献已经远远超过了传教士本身的意义,我们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他们。

晚上,再一次来到我最喜欢去的University Center的三楼咖啡馆,这是一个可以俯瞰银桥和数学桥的地方,关键是打烊的时间一直到晚上9点,对比起5点半就要关门的经济系图书馆和楼下4点就会打烊的咖啡馆,这里要人性和可爱很多。



夜幕初下的时候,窗外平常喧闹的小船码头便会安静下来,瘦瘦长长的小船整齐的拴着,一排一排听话的泊在河面。临河的船锚酒吧很有些名气,晚上的的灯光很鬼魅,白墙透着青色的光。天冷了,街上的路人偶尔的走过,路灯昏黄的亮着,无声无息。河两岸的树逐渐的隐在了黑幕里,古老的建筑披上了黑色,便也恢复了砖瓦的模样,黑黢黢的伴着夜色呢喃去了,窗户上的灯光会有一些,但并不璀璨,寂寞的亮着……

坐在我对面的一位西人老先生,拿着一摞报纸,桌上放了一杯咖啡。我们对视笑了笑,我望窗外,品着一杯咖啡。他喝着咖啡,慢条斯理的读着他的报纸。


感恩的节日,尽管是美国人的,却也是提示我们去想感恩的岁月,过往的人和事。节日便是一味催化剂,再合着安静和即将离开剑桥的心情,老电影一样,慢条斯理的播放起来,耳边还会有老式放映机卷片的唰啦唰啦声……

茫茫人海之中,一生最难的是遇见,更难的是彼此认可。唯有好好的珍惜,走好人生,方不辜负一路好友们的拳拳之心。

三个月的时光不短不长,时间却总是匆忙的很,犹如国王学院对面霍金先生揭幕的“时间吞噬者”,金光闪闪却是日月流年。实在无法一一道来每一位遇见的朋友,无法一一叙述每一件值得记忆的故事。我只能说:“江湖大着,日久路遥,心意能懂,便是相伴”。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对面的老先生早就读完了报纸,悄悄的走了。我的咖啡也早已见了底。随笔写下这些文字,完全是一种心情,一种感恩的念想,如果一定要凝聚成一句话说,那就是:真挚的感恩遇见!

听说我即将离开剑桥,孙伟主席和李新教授赶紧联络方方面面,召集我认识的或者不认识想认识的剑桥朋友们大聚会一次,请我做一次“剑桥印象和2019”的谢别演讲,与大家道一声再见。如果说“感恩遇见”不是一个辞令,彼此之间的联系和惦念便不会中断。

12月2日下午,剑桥华人社区中心,我们不见不散!



1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댓글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