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是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第98天)





就着这期节目,我又阅读了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王妙发教授的文章《三星堆遗址百年——兼说还不宜称三星堆文明》,觉得可以回应同是复旦大学教授的张维为先生的一些不解。
三星堆文化无疑非常辉煌,“三星堆文明”的说法差不多也快成为固定词汇了。但是笔者却要强调,目前还不宜称为三星堆“文明”。为什么要在“文明”上加引号?理由很简单是因为“文明”的概念本身还不很明确;还有一个理由也简单,三星堆还没有发现文字。

“文明”有点像“文化”,定义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辞典以及不同的学者提出过许许多多不同的文明的定义。换一个角度说,其实是没有统一的共通的定义。
因为没有共通的定义,那是否大家就可以自由使用“文明”了呢?实际我们看到除了“三星堆文明”、“良渚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