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不大看好马云的"达摩院"10/12/2017 (第27日)

阿里巴巴2014年9月19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之后的一路过五关斩六将,马云赢得了"天才而且执着"的"外星人"称号,也使阿里巴巴成为今日中国最成功也是最励志的一个创业故事。实事求是的讲,我对马云充满尊敬。 两天前,也就是北京时间10月11日,阿里巴巴正式宣布成立阿里巴巴达摩院,声称3年将投资1000亿人民币。 早在今年的3月,在阿里巴巴首届技术大会上,马云就启动了代号"NASA"计划,立志要面向未来20年组建强大的独立研发部门,为服务20亿人的新经济体储备核心科技。


为什么叫做"达摩院"而不是"研究院"?马云说:达摩院代表的是"The Academy for Discovery, Adventure, Momentum and outlook, 一家致力于探索科技未知,以人类愿景为驱动力的研究院"。 我又查了下资料,试图了解更多关于马云的想法。他在过去数年中不止一次的提及阿里巴巴的未来,其核心目标就是要构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分解来说就是为世界解决1亿人的就业,服务跨国界的20亿人,为1000万家企业创造盈利平台。马云说:"解决社会问题是阿里巴巴的技术研发逻辑,阿里巴巴已经不是一家普通的商业公司,我们在这个国家、在这个时代担当有巨大的责任。阿里巴巴必须是一家创造未来的公司,要成为国家和社会乃至于世界创新的发动机"。 对于这样的目标和愿景,必须实事求是的说,我对马云充满尊敬—因为马云的阿里巴巴已经真的不像是一家公司...... 达摩,天竺人,称为禅宗二十八代佛祖。也是把禅学带入中国的第一人,因此被称为中国创始禅宗。他为弘扬佛法东渡中土历尽艰辛,后来在少林寺面壁9年得悟大道并且据传武艺高深。我对佛法没有深刻研究,只知道达摩禅宗的核心要义是这样几句话:"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别传"。



于是,我就在想,马云用"达摩"的名字命名"全球研究院"是想表达阿里巴巴什么样子的梦想呢?难道这不是一场公司的商业活动或者噱头,而真的是一个未来人类的伟大愿景?难道马云真的是"外星人",是想成为尤瓦尔.郝拉利笔下的未来"科技宗教"的教宗,从而代表伟大中国成就21世纪的新科技霸主?...... 今天中午,我非常幸运的是从Ruth手里借阅了一张2007年9月30号的报纸《San Jose Mercury News》,头版就是刊登了著名的硅谷"8叛徒"的故事,我摘录如下: "THE START: The Fairchild Eight left the lab of Nobel Prize winner William Shockley to start Fairchild Semiconductor in 1957. Shown three years later, they included, from left,Gordon Moore, C. Sheldon Roberts, Eugene Kleiner, Robert Noyce, Victor Grinich, Julius Blank, Jean Hoerni and Jay last. The successful chip maker, dubbed"the Google of the era"by venture capital E. Floyd Kvamme, helped establish the valley's entrepreneurial legacy. "


Fairchild的意思是"仙童",也是我们理解的"叛徒",但是这个词在硅谷却绝对是"褒义词",代表了一种硅谷独有的叛逆精神。其实,后来发生的故事更加精彩,这8名仙童后来又都相继离开了这家曾经辉煌的半导体晶片制造公司,创造了我们后来知道的包括英特尔在内的诸多公司。 整个60年代,Fairchild公司的老员工不断离职,先后创办了近40家半导体公司。1969年,硅谷举行了一次半导体峰会,400多名参会者竟然只有24名不是原来Fairchild公司的前雇员。大家惊呆了,但是却其乐融融。 马云说:在武侠小说中,达摩院作为武学最高研究机构,代表了修为的最高境界。同样的,科研也需要精进、执着和专注的精神。 我绝对相信马云的家国情怀和勇于担当的精神,我也非常认同"科研也需要精进、执着和专注的精神"这句话,但是,硅谷的今天不是"家国情怀"和"巨资"以及那些功成名就的"腕儿们"成就的,而是一种叛逆文化和包容土壤,而这样的文化和土壤首先需要的是"自由的科技探索精神和自由的市场精神以及真正的企业家精神",而非仅仅是企业家马云的教导。 即使是从达摩祖师的本意,也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再即使是用"钱"来衡量,阿里巴巴的1000亿人民币,也就是150亿美金,而如果我们可以简单审视一下当今驰名的大学,比如哈佛高达371亿美金的校友基金和包括斯坦福大学至少5所美国大学都拥有超过150亿美金以上的校友基金规模,我们就会知道,他们的驰名并非是因为"校友基金",而是一种文化和土壤的传承表现。 好像是凤凰网写过一篇文章评价马云的"NASA"计划,称之为属于商业巨头们的普遍"技术焦虑症",我颇有同感。其实,这种焦虑,也是一种压力,自从有人类特别是商品社会以来,从来就没有缺失过,这才有了世界的一次又一次浪潮,一次又一次的跨越和进步。但是,这样的跨越和进步,没有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种内功修炼之后的圆满。 金庸先生的小说《笑傲江湖》是我最为欣赏的武侠小说,并且深受其影响,其中的武林霸主之争,是一个贯穿全书的江湖故事,如果将我们今天的马云替代进去,我们会想起哪一位呢?......


马云说:"有一天即使阿里巴巴不在了,希望达摩院还能继续存在。"我说:"如果阿里巴巴不在了,达摩院一定也不在了。" 但是,无论如何,作为马云的拥趸者,我衷心祝福马云,祝福阿里巴巴,衷心希望我并不看好的"达摩院"可以代表中国成就伟大中国梦的科技梦想!



19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