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太矫情了(第69天)

已更新:2021年12月17日



高桥镇虽极有历史,也有不少名人,但不立木心,我觉得高桥也就是今天的高桥,而非昔日的高桥。

我手里的这些书里,高桥镇的历任领导以及他们的丰功伟绩一定是在的,意气风发的正能量也都是有的,木心没有片言只语。
我觉得高桥的精神中,与上海应该是有区别的,骨子里对于实业之外的营生比较鄙视,对于外地人,也是不大欢迎。对于形势,倒是拎得清,也精明。
阅读我手里拿的这些高桥的书,不时的就会有马屁文字迎面而来,与高桥古镇的韵味,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大搭。
也许,我也是太矫情了。
在高桥,未见木心,有些遗憾,也有些悲情。

不过,遇见高桥,遇见有缘分的人,却是百日行走路上弥足珍贵的一段旅程。
辛旭光先生对于高桥以及木心的用心寻访和记忆,还有渊博的知识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的剪纸出神入化,剪出来的木心以及木心说的钥匙,似乎剪进去了木心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