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恐惧未来吗?(2020.3.14)


《未来简史》中谈了一个观点“人类世”,说:过去7万年被称为“人类世”,也就是人类的时代。原因就在于,人类已经成为全球生态变化唯一最重要的因素。与其他动物相比,人类早已经化身为神。而现在,人类正准备用智能设计取代自然选择,将生命形式从有机领域延伸到无机领域。

读到以“万”为时间单位的人类史,我常常会不自觉的蒙圈,因为一直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观念,一提人类总是觉得就是那2000年或者3000年的事,使劲的说也就是泱泱中华文化5000年。后来想想,可能与我们从小的人类学教育缺乏有很大关系,当然与国人经常时候那点“井底之蛙”的自信和视野关系更大一些。套用最近很火的方方老师一句点评说“井底之蛙的人们常常会觉得外面的别人一定是在黑暗的深渊中挣扎。”

研究今天的人类包括未来,还真的需要尤瓦尔的视野,至少要知道“N次方”的老祖宗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说,远古时期的人类跟动物们基本上没什么不同,人类也就是一动物,世界就是一个没有摄像机的动物世界。按照我们通常的观点,人类是自从学会了使用工具之后,动物世界开始发生了变化。而写成于公元前1000年的《圣经》则谆谆教导我们“不要与动物说话”。因为整部圣经唯一一次的人类(夏娃)与动物(蛇)的对话,导致了人类的堕落,人剋被上帝逐出了伊甸园。《圣经》认为人类是上帝独特的创造,动物不可以与人类相提并论。当然,还有很多关于人类和动物的描述,比如那些有趣的狮子辛巴和大灰狼们的故事,还有人猿泰山的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