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们有缘 | 2019.12.11. 第94天 【可爱的多伦多人(二)】


12月14号,上午下雨,快晌午的时间,天空中开始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越来越大,世界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银装素裹的模样。TWG Tea的美蓉也来了,望着挤坐在维多利亚大教室里80多张熟悉的、半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面孔,我读了中午时候刚刚草写的一首小诗,写的像情诗,却是此时此刻真实内心的表达......


2019年的雪

——2019.12.14


午后的下午

雨透着亮亮的懒散

窗外还是那棵熟悉的小枫树

瑟瑟的鸟和回家的雨伞

我静静的伫立在玻璃窗前

失神的看着眼前定格的画面


世界美丽

人生却本是如烟

世界奔跑

生命终究要停在终点


落日会有吗

黑暗闪着诡异的双眼

温馨的小馆

垂钓的鱼生和樱花的浪漫

我们暖暖的围坐在榻榻米

热烈的想着会是怎样的夜晚


雪飘来了

真的相信了自己的预言

清酒会很美

我们相许了未来的永远


我真的醉了

音乐中荡着舞步的翩翩

恍惚中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美丽的你和美丽的情缘

这是2019年的雪

舞着期望舞着白色的灿烂


雪花飞舞

漫天的校园

维多利亚

我们有缘



12月1号的时候,也是在维多利亚教育的这间大教室,我讲了一天六小时,答疑两小时,以EMBA课的方式解读了《新合伙人制度和小众案例》。当天也是大雪纷飞,也是冒雪赶来的80多名同学,朗朗的读书声和彼此分享心得的轻松学习氛围,我们都成了朋友。同学们感谢我,我这个大同学也感谢他们。他们喜欢我的课,喜欢我的书,愿意去听、去读、去分享,不正是我一路走来希望的样子吗?


好吧,“善意”也像滚雪球一样,会越滚越大,我突然间好像多了好多的多伦多朋友。北大加拿大校友基金会的Connie会长和海芳秘书长将北大几位核心校友与我见面的场所安排在了著名的圣诞小镇“於仁村”(Unionville, Main Street )。就餐地点的是一家法式餐馆,餐馆的建筑则是一栋超过140年历史,具有欧陆风情的房子。


Connie会长是香港人,从香港树仁大学毕业后,又再次进修取得了北京大学本科和硕士学位,用她的话说:“我只是在人生另一階段尽少許绵力推廣茶文化的一位司茶人而已,談不上著名,更不是教育家,只是前半生在教育機構工作的一員而已”。我们见面后,她高兴的说:“我今天中午与一位多年的好朋友Sue见面,她说有一位张家卫教授正在多伦多!我很惊奇,因为今天的晚餐就要见面啦,真是缘分!” 多伦多是一个大都市,华人人口不少,分布的也是并不均衡,而因为“善意”涌动,多伦多让我一下子有了“家”的感觉。



姚总和艾姐是听课非常认真的人,他们认真的推荐我与企业家齐佳董事长相识。齐佳董事长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气质美女,她牵头发起的多伦多深圳联合总会短短两年时间便风生水起,好评如潮,深圳市和多伦多市不仅仅结为友好城市,而且互动合作的项目硕果累累。我去了她创办的加中国际创新中心,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全球唯一的全息投影会议系统等硬件配套以及孵化和储备的优质创新项目和强大的合作方、顾问团队,最令我惊讶的是会议室上刻着的名字都是来自深圳的标志性地名,而深圳国际创新中心的会议室上同样也刻着来自多伦多的标志性地名,三间小小的公共电话亭,是为了驻孵企业员工打手机时候彼此不要干扰……. 我见过很多的孵化器,包括硅谷的孵化器,各有千秋,但是将孵化器做的如此温暖和用心,却真的是加中国际创新中心莫属。


齐佳董事长是以学习的心态与我交流,我自然也是以学习的心态与她坦诚观点和看法。已经是老朋友的姚总亲自陪同我去,落座之后发现姚总的桌牌写着“姚大师”,询问才知,姚总对于易经研究颇具心法,他的“易明堂”在多伦多闻名遐迩。我赶紧说:“失敬失敬,你如此认真的听我的课,看我班门弄斧,怎样了得!” 姚大师频频摇头说:“术业有专攻,我仅仅是了解一点易经皮毛而已。” 大家又是一阵开怀大笑,“三人行,彼此为师”果然处处得以例证。



过了几日后,姚大师与我相约,认真的帮我点评了半天,其中关于戊戌六君子和地产王国的事我需要记下,其中鼓励和鞭策,需要铭记。交流中也才知道,珠宝商艾姐竟然也是通灵之人,却同样是谦虚和低调的很。请我早茶,讲品牌的故事,彼此真挚感恩遇见。


原上面是我来多伦多之后偶遇的一个品牌,三位创始人丁总、姚总和冯总均是来自于中国和加拿大的基金管理人和风控管理人,却盯上了社区小面馆的生意,将自己独家的专利技术“大豆膳食纤维”赋予到加拿大的面粉之中,又在多伦多收购面粉厂专门加工自己的品牌,声称是全加拿大唯一一款不含任何添加剂的面条。面馆非常小,投资额也非常亲民,面馆均落在社区之中,租金便宜,实行标准化配送和烹饪管理,以年轻人和外卖为主。我亲自去了趟小店,品尝了一碗原味牛肉原味面,价格仅仅是含税7.99元。



后来,我与他们创始人团队认真交流了几回小众模式,丁总送了我两盒原上面,包括一瓶特制的酱油。我回了小屋煮了,感觉不错,不粘连,很清爽,有“生面”的一点点味道,应该是“原上面”品牌的由来。Lilian前些天来拍照,大清早到的,我特意给她煮了一碗,她拍了照片,摄影师拍出来立即有了广告大片的感觉。我才觉得,我的简单厨艺水平委实值得嘚瑟嘚瑟,以证明我的百日行走一定不是饿着肚子的旅行。


Joe是我来多伦多后认识最早的朋友之一,除了主营房地产买卖,因为他的生物学博士背景,他对于加拿大农业项目的研究和理解颇有深意。9月27日,Joe组织第一次咖啡馆小聚的时候,有七八位朋友来了,Hyde 唐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后来我们还一起去了飞鹤乳业金斯顿厂区考察,Hyde作为企业家,对于加拿大人文地理的热爱和知识能力令我很钦佩,他讲给我听的“央街“(Young St)故事,让我每次行走在央街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想起他。多伦多期间,一直想通过写写央街的前世今生来表现加拿大历史的厚重,却胡思乱想、忙忙碌碌中终究未能动笔,留作遗憾了。知道我要离开多伦多,Hyde早早的就约时间,费了周折,寻了一家地中海风格的餐厅,吃了烤羊肉和烤吞拿鱼,喝了自酿啤酒。Hyde一直在叨叨,对于此次未能去他的家庭农场大宅子把酒言欢住一宿耿耿于怀,我说:“只要有心,我们一定会再续前缘!”

【未完待续,明天继续(三)】




16 次查看

Opmerkingen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