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们(第80天)



大威是画家,家在济南,因为喜欢威海的人杰地灵,就把画室搬到了荣成的天鹅湖边上。我不大懂画,却喜欢大威的画风,与大威也非常聊的来。



2019年元旦,我从剑桥归来的那场跨年演讲,他还专程来到温哥华,带来了他的画作,为我的演讲助兴。

记得与他去威斯勒滑雪胜地小住两天,他跟我说“咱们不吃餐馆的饭,弄盘花生米和两盘小菜,就在房间里喝杯,侃侃大山,行吗?”

我俩果然就是这么干的。不过,我买了两只超大的加拿大大螃蟹煮上了,喝的自然还是茅台。

以前总觉得他的山水画的好,走进他的画室,才知道他的人物竟然画的更入神,而且江湖地位了得。

同行的山东大学(威海)艺术学院的李新教授,专业就是艺术理论/艺术批评,对画颇有研究,她也连连称赞。

李新教授是80后,却已经是教授、博导,还是山东大学的“齐鲁青年学者”,人美,为人也仗义、热情。

我们在剑桥大学访学的圈子,就是她为主张罗的,贡献颇多。我们还有一个小群,十几位曾经在剑桥一起访学的教授、学者在里面,彼此欣赏和鼓励,走的也近。

我此次回来中国,只要到了他们所在的城市,是一定要与他们见见,讨教一番。

威海迪尚集团是一家民营服装企业,1993年就成立了。目前的职工2万余人,去年销售额150亿,今年达到了175亿,是中国最大的服装出口企业之一。


集团董事长朱立华是我的北大光华同学,我们一直比较聊得来。这一次来参观,着实让我吃惊了一下,疫情之下难得逆势增长的好企业。

国庆七十周年、建党100周年游行队伍的所有服装,还有即将举行的冬奥会全部服装,都是由他们设计并制作的。


极富现代感的二十四层办公大楼就在山东大学(威海)校区的旁边,四层展厅走下来,让我们赞叹不已。


老友新朋,在立华的会所喝了一顿,喝的有点高,十年前,这哥们就把我灌倒过。

站在大威画室的一个【马头】瓷板画前,我端详了半晌。喜欢这马的眼神,看似忧郁,目光中却透着平和、淡然,还有一丝犀利和坚定……


别的画儿都标着不菲的价格,唯有这一幅却贴着“非卖品”的标签,我问“为何?”

大威说“等人啊!”

我问“等谁呢?”

大威说“等你啊!”

推辞不过,只能笑纳、珍藏。

我与大威的相识,还是在陈玮举办的那场美国洛杉矶橙县慈善晚会上,我们一见如故。

那一年,是2017年,我在硅谷百日行走的时候。


行走的路上,“感恩遇见”,是最常心动,也是我最常说的四个字。

世代海洋是威海荣成的一家民营企业,公司拥有1.5万亩的海上牧场,放养着大型褐藻-海带,还被农业部授予国家级“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他们采用自主研发的一种新型酶解技术,以100%海带为原料研发和生产的海藻生物有机液肥,在农业领域有着广泛应用,销往海内外。


明潭是二代,从美国留学回国后帮助父亲打理企业,有不少创新的思路和行动。询问对企业发展的建议,我以小众的思维,坦诚的提出商业模式聚焦的对策,并讲述了一个剑桥ARM公司芯片技术开源的故事。

我去参观了世代海洋公司的研发和孵化基地,去莱阳看了一家拥有年产5万只生猪养殖规模的养猪场,还去莱西帮助一家拥有60万只蛋鸡和【和谷佳】无菌鲜鸡蛋品牌的养鸡场出了谋,划了策,深刻感受了中国企业在公司转型和适应国情变化以及市场挑战方面的勤勉和努力。


时代海洋公司用海带肥培育的天鹅湖海藻苹果金灿灿的,非常好吃,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金帅】苹果。养鸡场的山羊已经养到了150多斤,高老板诙谐的说“为了等您的到来,羊都等急了。”


在带着乡土气息的中国农舍里,大快朵颐,大口喝酒的感觉,好久没有体验了,“三姐夫”还是那么质朴,酒量还是那么大。

青岛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我做了些许研究,它与上海、武汉一样,也是一个因为1840年之后开埠而吸引了大量移民前来,并因此而崛起的。

我曾经非常熟悉这座城市和人,后来又一度非常陌生这座城市以及这里的人。

我将感恩遇见的“感恩”二字,去掉了。

我让老朋友拉着我,去了登州路啤酒一条街坐了坐,去了中山路、栈桥还有海滨路,也去邮轮母港的栈道上走了走……


用我当年最喜欢的沐浴品牌【212 MEN】洗去了旅途的疲惫,心情雀跃了不少,我认真的拍了张照片,算是致敬自己的青春和汗水。


因为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北京的防疫管控是最严的。不过,我满足所有的允许进京条件,虽麻烦些,但“北京欢迎你”的感觉没变。


今晚,与367班的六位同学坐了坐,严肃的话题也说了,轻松的话题更多,反正说了无数的话,笑了无数的场,还唱了好听的歌……


当年信威通讯的高管小强唱的是《可可西里的海》和《上了年纪的男人》,当年爱国者的高管高喆唱的是《须弥》,当年的京城名记铭兄和一直低调奢华的云弟与大家合唱的是《光阴的故事》,唯一的女生、法国电力的高管旭丹唱的是《心动》,我则朗诵了去年五四青年节因《后浪》火爆而写的一首诗—《前浪》。

当年中诚信公司的高管,我们最信赖的职业投资人斌哥唱的最让人动情,就是暗杠唱的那首《我们》:

不知从何时开始
天空飘起了点点细雨
我 坐在 操场的角落
看着若有若无的雾气
忽然间很想回去
回到童年 那遥远的记忆
旧屋后那片洼地
还有笨拙落水的你
当人群渐渐散去
当我们渐渐老去
耳畔依然 回响起
那些动人熟悉的旋律
轻轻地推开了门
褪色板凳还躺在那里
时间是一把利刃
残忍地把曾经割弃
我们走在漂泊里
空气残存着梦想的气息
泛黄的旧照片里
泛起我们的童言无忌
当青春挽起发髻
匆忙结束这游戏
也许梦想变得脆弱
也许生活变得严厉
当青春渐渐淡去
匆忙结束这游戏
世界变得不再美丽
快乐不再是生命的唯一

歌曲本身确实有些伤感,我们想起了无数的“我们”,因为感激和感动,我们一起敬了367班一杯……感恩我们的遇见。

【全文完】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2.26第80天)【我们(二)】






18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