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想做剑桥的一头牛2018.11.7

来过剑桥的人,一定都会见过这小小城市之中,那几块大片草地之上优哉游哉的牛。如果你没来过,剑桥的风光照片中,一定会闪着它们的身影……




牛不是什么珍稀动物!我见过中国内蒙呼伦贝尔、锡盟大草原上的牛,也见过欧洲、美国大草原或者绿地、农场中的牛,加拿大的牛也很多,很野性……即使是在英国,旅行的路上,牛的身影随处可见。



记得小时候在姥姥家的拦驾疃村,我没少的往臭烘烘的马棚牛栏子里面钻,因为冬天的时候只有那里暖和,小伙伴们就会拿着两幅五颜六色拼凑起来、卷了边还黑油油的扑克牌,在那里快乐的玩上几个时辰的"争上游",牛和马们从来不会介意我们的大呼小叫。



剑桥不大,但是有牛的草地相信不会少。我知道的有国王学院的后门那片草地,临街临河,不大但是最负盛名。罗素生前常去的苹果园下午茶附近的农场,也常会看到三三两两正在溜达的牛……不过,我印象最深刻,也是最想做的牛是耶稣绿地(JESUS GREEN)上生活着的牛……



耶稣绿地(JESUS GREEN),因为南边是耶稣学院因此才得名,很早的时候就是一放牧的地方。这块绿地很大很大,北边靠着康河,南面临着维多利亚大道(Victoria Avenue),大道的两旁站着两排繁茂的野栗子大树,与剑桥满眼的袖珍相比,这条双车道的大马路,被称为如此宏伟的名字也算是名副其实。



维多利亚大道(Victoria Avenue)是1890年建成,自此以后,耶稣绿地(JESUS GREEN)就不再用于放牧,成了一个开放的大片绿地,陆续修了几条四通八达的羊肠小道,用于行人或者单车侠们行走或者骑行,其他的便是原生态了。因此,我觉得用"耶稣草坪"的翻译或许更为准确一些,不过,我喜欢耶稣绿地这原始、粗暴的直译风格。




耶稣绿地(JESUS GREEN)上似乎永远飘着十几头牛,我喜欢那种身体呈现一种特别的颜色,酒红色,对,就是这个颜色的牛,并不是特别壮硕,但是显得很有力量,或者说有肌肉感。耳朵上别着一个牌牌,说明他们是有主人的。



他们永远是无精打采的神情,基本上会聚在一个区域,统一行动,偶尔的也会有两三头跑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溜达,但是一定会是在他们可见的视线之内,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有一些自己的集体约定。不过,我最难以理解的是,他们似乎永远在吃草,而且甚少抬头,尽管我知道他们是一种"反刍"的动物……



喜欢它们,或者想成为它们其中的一员,是因为熟悉,因为熟悉是会产生感情的,并非真的就是因为这里的牛比其他地方的牛要美或者高贵。



据我有限的查阅,全剑桥城市的绿地上一共溜达着120多头这样的牛,除了酒红色,还有白色、灰色、灰白、黑白、黑色、黄色……除了那些个粉色、绿色一类的怪异没有,就牛的颜色而言,已经够多了。我估摸着,应该是科学实验的后代。



每每我需要去剑桥大学的图书馆或者系里,或者其他的任何地方,耶稣绿地(JESUS GREEN)上的羊肠小道,以及与康河夹着的这条河边小道是一定要经过的,牛便成了眼里最常见的风景之一,挡都挡不住。



有一天黄昏的时候,我索性的坐在了草地上,与这群牛面对面的对话了好久。遗憾的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它们几乎没有用正眼看过我一眼,也许对于它们而言,我就是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动物存在……你愿意怎样呆着就怎样呆着,随你!



康河小道旁边的天鹅比牛要雍容华贵多了,而且根据英国的法律规定,除了女王之外,任何妄图想吃天鹅肉的人将会面临严厉的处罚。因此,天鹅是美丽而且可以足够傲视任何动物的物种。



我喜欢剑桥的牛,喜欢做剑桥的一头牛,因为我特别喜欢它们旁若无人的眼神,但没有天鹅的高傲,就是淡然或者说默然,酷酷的、傻傻的那种感觉。永远低着头吃草,不怕撑着,不怕驼背,不怕打扰,不怕被杀,不用思想的样子。浑身上下充满了书香门第的味道,我刚想说它"笨蛋",却赶紧捂住嘴巴,因为我自己还不想成为一个真的"笨蛋"!



剑桥这地方,没有笨蛋,估计乞丐的兜里都揣着硕士或者博士的文凭。我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乞丐卷缩在街头一角,身前是一个讨钱的钵子,身后是一堆简约的铺盖卷,手里拿着一本书忘我的读着。待哪一天,我一定扮成乞丐,蜷缩在某个街角,试试这种感觉,找找牛的"旁若无人"心情……




据了解,剑桥城市里的牛也不是散养的,就是为了保持剑桥一种传统的乡村文化,久了便成了剑桥的一道风景,一张名片。剑桥大学有一个叫做阿拉米的员工说:"The cows provide a connection through the centuries to the ancient uses of this land"。



昨天,我又走过耶稣绿地(JESUS GREEN),5号焰火节过后的痕迹已经荡然无存,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场璀璨的烟花和满满的人群仿佛梦醒一般的消失了。我再仔细一瞧,牛们怎么也消失了……



查了查,原来剑桥的牛是五名当地农民向市政府每年支付38.98英镑,然后再将允许数量的牛放牧在指定的绿地,时间是每年的4月-10月。天冷了,牛们已经回到了主人温暖的牛屋去了。



剑桥的公园管理者们认为:牛不仅仅与人组成了一个快乐的共同城市体,而且牛可以节省割草费用,因为牛可以将草地咀嚼到不同的高度,呈现出自然的美和生态。牛粪上繁衍不息的甲虫们是鸟类、蝙蝠和其他动物的盛宴,生物链完美了,城市就会更和谐和宽容!



薛蛮子2012年的时候曾经发了一条微博"剑桥大学的草地和正在吃草的牛群,这种自然风景咱们哪个大学有?"引来了马云的母校——杭州师范大学同学们的回应:"我们的下沙校区草地上就养了一群可爱的山羊!与著名的剑桥大学有得一拼吧?"



好有爱的同学们!每每读到这些年轻的小伙伴们充满阳光的话语,我就会记忆起我们曾经青葱的岁月。剑桥的牛不仅仅是因为有牛,而是因为这些牛可以"旁若无人"的生活了几百年。托人问了一下杭州师大的林老师,他说"山羊们随着美术学院搬到了玉皇山路77号新校区,已经繁衍了很多代了!"真好!




耶稣绿地(JESUS GREEN)的东南方向耸立着一座教堂,名字好长:圣母暨英格兰殉道圣人堂(Our Lady and the English Martyrs Church)(简称OLEM)。与维多利亚大道(Victoria Avenue)一年落成的,也是1890年。我每次行走到耶稣绿地(JESUS GREEN)的时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望见它,特别是衬托着朝阳或者夕阳,就是一幅可以变换的图画。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赞美的话,那就是"瑰丽"。



前些日子,我骑车偶然的停歇,走进去了一个教堂,突然发现,这就是这座好长名字的OLEM圣人堂。再仔细的回忆回忆,我第一天驱车开进剑桥的时候,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夕阳中令人心头一颤的这座教堂,顿时欣喜不已。因为剑桥的教堂很多,我实在没有时间一座一座的寻访和普查,而偶遇给予我的惊喜总是让我内心充满了一种感谢上苍的感动。



走进教堂,正是下午五点听圣歌的时间,我坐下来,人很少,圣歌悠扬的放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同一首歌。我估摸着上帝是个慢性子,如同小时候姥姥嘴里的那个永远没有结尾的老故事"从前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但我真的记住了,而其他的童年故事却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教堂一侧的长椅上,一位当地的男性中年人,躺在那里呼呼大睡,还不时的发出呼噜声,没有人去打扰他,更没有人去叫醒他……他会是剑桥的一头牛吗?



我想做剑桥的一头牛!

12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