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比你堕落的多

作者:张家卫


11(1-9):神圣与世俗:我们不过是人而已,而人又是什么?是一种软弱、丑陋、充满罪恶的动物,从一生下来,在骨子里面就是这样。所以谦逊才是人应该奉行的一种操守,人应该终身匍匐在地,为自己不洁的存在乞求宽恕。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很好了,那就是已经烂到头了。无论人做了什么,骄傲都是万恶之最。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任何事都只是一种观点而已。


张家卫的解读:我选择了这一章这一段话来作为主语,因为这是书中反派人物塔格特泛陆运输公司总裁吉姆说的,但是我们读之却觉得非常有道理,而且似乎很符合我们中国人的思维和行事逻辑。



吉姆说这话的背景,是看到了他妹妹达格尼和汉克.里尔登竟然真的完成了高尔特高速铁路线之后,心中由此产生了极度的不平衡(尽管这一新铁路的最大受益者是他),一种极端的嫉妒心理在内心发酵和膨胀。百无聊赖的时候,他偶遇了19岁漂亮、单纯的廉价商店店员雪莉,由此发生了这样一个对话,雪莉对他满是崇拜的眼神,因为她以为高尔特铁路就是他修建的。


当我看到“骄傲是万恶之最”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小学毕业,老师的评语在满是表扬的最后,一定要加上一句:“缺点就是经常骄傲”。幼小心灵中就种下了“骄傲”二字是人品之中最坏的词汇。幸而,我认真领会“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教导,到了中学之后,这个评语就真的没有了。


吉姆总裁的半是牢骚,半是世界观的发泄,倒不能简单的从字面而言批评过多,但是毫无疑问这是对于创新者、弄潮儿、英雄的敌意,因为这侵犯了他的既得利益和个人荣耀。换个角度来说,说话的动机决定了说话的对错。但是,即使是对的动机,这话这也代表了反自由客观主义的观点。



这一章非常长,除了用与吉姆同类的铁路配件设备厂老板莫文的观点和行为再次向读者展示了大众主义、平均主义的反客观自由主义的观点之外,就是用了大量的篇幅介绍了达格尼和汉克为寻找新一代发动机开始进行的努力,因为他们知道:如果铁路没有发动机,那铁路还有什么用呢?如果没有铁路,那他们还有什么用呢?


这是一种企业家精神,也是一种英雄主义情怀,其实也是一种理性利己主义行为。我们能否区分哪一个描述是神圣,哪一个又是世俗呢?难道仅仅因为用的语言不同?


达格特和汉克的关系不断升温,如同我们看惯的大部分人间情节。其中的不同,我觉得就是安.兰德试图表达的一种对于两性关系认识的与众不同,我以为同样代表着理性自由客观主义的坚定信念和浪漫的色彩。

汉克说:“我向来按自己的意念办事,并为此骄傲,但却在我所唾弃的欲望面前低下了头。这欲望把我的心、意志、我的个人和我生存的力量降低到了一种对你可悲的依赖,这依赖甚至还不是对我所敬佩的达格尼,而是你的身体。”



而达格尼说:“如果你把我们的关系叫做堕落,那我比你堕落的多;你把这看成你的罪恶,而我却把这当成我的骄傲。如果有人让我指出我最值得骄傲的成就,我会说:我和汉克.里尔顿一起睡过觉,那是我挣来的。”


对错很难评价,但是至少如果再去看Trump之前的那些被媒体和大众女人们所口诛笔伐的恶劣行为,也许我们就需要思考之后再开口。也许你不喜欢Trump的行为,也许你仅仅就是嘴上虚伪的不喜欢而已,内心向往的要命。因为我们都明白,那些个被大众所接受的所谓大众道德标准并不应该成为一切行为的唯一衡量标准,至少Trump似乎就是这样认为的。你觉得他达格尼和汉克很世俗,但是他认为他们的行为很神圣!(2017/4/6) 【明天继续12】



48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