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的时空伴随者



今天,成都的一则消息刷了屏-《成都警方:已排查出8.2万人存在时空伴随风险》。


我本来不想写这些让人焦虑的事儿,不过,听着“时空伴随者”这词也感觉超有喜感,那就来凑凑热闹,也算是百日行走日子里的一个“浪漫”记忆。

成都人是怎样定义“时空伴随者”的呢?

如果你本人的实名手机号码与确诊人的号码在同一时空网格中共同停留超过了10分钟,而且最近的14天里任何一方的手机号码累计停留在这一时空网格内的时长超过了30个小时以上,那么,对上号的手机号码即为时空伴随号码,手机本人就“躺着”成为时空伴随者了。


时空网格的空间范围是800M*800M,也就是说0.64平方公里游走的你,无论是身体上的擦肩而过,还是通讯信号上的漂移,你就像一个小蚂蚁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升华成了“时空伴随者”。

时空,这个词可是一个大词。我去查了一下:

时空指的就是时间和空间的一种基本概念,学科涵盖了物理学、天文学、空间物理学和哲学。

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大学科,那就是神学。


以前,我们觉得空间,比如“太空”这词就够大的了。人类对于“太空”这词一直充满着神秘和浪漫的想象,因此有了飞机,又有了飞船、卫星以及与之相关的种种太空遨游的梦想,并且还真的一步一步的似乎飞向更远的太空…….

美国人埃隆.马斯克的火星计划可是让无数人真的着迷,中国人的“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五月份也踏上了火星。脸书的小扎更是以“元宇宙”代言者的架势,让“时空”似乎现实起来。

就我的认知而言,我总觉得霍金先生是爱因斯坦的再世,预言了不少关于时空的事儿。

2017年剑桥百日行走的时候,我没少去他的老宅子门前溜达,想嗅到一点他写的《时间简史》的“时空”味道(剑桥百日散记059:普通人霍金先生2018.11.4)。可惜,除了望见几个穿着黑衣袍,骑着单车飞快穿梭校园的剑桥教授有些“鬼魅”之外,我实在看不出“时空”的样子。



遥远星系、黑洞、夸克、“带味”粒子和“自旋”粒子、反物质,还有时间箭头……一堆的名词。我想,如果真的要去时空,这些词至少要会说一点。

就像语言,还是要学点英文的。中国再大,汉语再牛,咱也大不过地球,是不?

看来我的想象还是不如成都人的浪漫……

全天候、无缝隙的个人信息大数据跟踪和分析,再用上一个新名词,0.64平方公里的网格人就像梦游一样上了“时空伴随者”的名单,无从遁形。

他们收到的“时空”声音是这样的:

温馨提示:您好!近期我市出现新冠肺炎本土病例,经流调发现您为风险人群时空伴随人员,可能存在感染风险。


接到“温馨提示”的“时空伴随者”,其健康码就由绿转黄了……



“温馨提示”的具体的要求是:时空伴随者要立即向社区报备,并在3天内进行2次核酸检测,2次核酸检测间隔应在24小时以上,在获得核酸阴性结果前要居家,不许外出。

我从9月16日落地成都,数了数,至今已经49天了。

成都人一直骄傲的说“成都的疫情防控做的非常好!” 我也一直很骄傲的打开自己【天府健康通】,骄傲的说“我的,也是绿的噻!”


我住的地方是锦江区,明珠园是二环。3号那天,锦江区也确诊了一例,在三环,那个小区立即被封了。

确诊病例的行动轨迹已经被详细列出,并告知天下。不知不觉中与轨迹有了交集并符合“温馨提示”的人,自然是上了“时空伴随者”的名单。轨迹上列出的商家包括休闲娱乐的所有场所不幸的必须关门打烊,周边的区域也变得门可罗雀起来……真的替他们难过。

我打开【天府健康通】,查了下今天的全国中高风险地区列表:

高风险等级地区有4个,分别在北京昌平、河北石家庄、内蒙古阿拉善和黑龙江的黑河。中风险等级的地区急速上升到60个,覆盖区域包括13个省市。

我所在的成都市锦江区赫然上榜,风险小区是首创姣子1号小区和蓝光凯丽香江小区。

截止到目前,我并没有收到“温馨提示”,健康码依然是“绿的噻”。

不过,其他区的成都人可就不敢来锦江区啦,哪怕开车都怕越了边界。因为,如果被“时空漂移”成锦江过客,那么他在成都市内行动还不打紧,出了市界可就是“来自中风险地区的人”了。核酸检测、隔离观察等一堆的麻烦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太阳”电暖器非常给力,不知疲倦的摇头晃脑,我要开始“蜗居”了!时空的地界儿还是有些恐怖,能不去就暂时别去了。

我又去浏览了一下《成都警方:已排查出8.2万人存在时空伴随风险》消息下面的网友留言,叫好的声多,也有不和谐的,我截了一个屏,放在下面,听听百姓的喜怒哀乐。


不少人对于中国的“清零”政策抱有疑虑。就我的感官而言,绝大多数的成都人对于这一政策持欢迎态度,认为“必须”。中国的人口多,而且密集,个人的随机性也非常强,如果任由流动确实是防不胜防。

不过,我心里嘀咕的问题是“太多钱了,从哪弄这么多钱呢?会坚持多久呢?”

成都市的核酸检测动员令也开始了。不少的小区开始收到通知。我所居住的小区,目前尚没有接到通知,但是进大门的居民开始严格要求出示健康码了。



成都的网络世界上今天流传着一首调侃诗,我读了读,像是从《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的词中寻找的灵感,题目是《时空伴随》。最后一句是“有人说,那是爱情,也是激情…… 不不不,这是疫情”。


“时空”?我又去查了查英文的对应单词,竟然出现了一大堆:

space-Time, spacetime, time and space, dimension, universe, continuum, spatial and temporal, spatio-temporal, spatial-temporal……

我就想了,“时空”这个词英文的单词就有这么多,凭什么成都人就不能拿疫情来解读解读啥叫“时空”呢。

这词将来会进康熙字典的!

我看了看新闻,湖南、福建、北京、陕西、江苏、重庆等地也纷纷效仿,用上了“时空伴随者”的新名词。对标的要求不大一样,干法却异曲同工,反正与太空没啥关系。

是“元宇宙”的序曲吗?如果是这样,我还是离着“元宇宙”远点吧,有些恐怖。

晚上,正感觉有点恐怖的时候,朋友的电话打过来,上海的大闸蟹快递到了,这口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减去了绳索,望着八个横行霸道的大块头,顿时无比温暖。

中国人,就是人情味儿足,足的让你无以言表……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5第33天)







36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