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第29天)




三毛故居的90后值班员小刘有一点点的腼腆,她送给我一套她们自己制作的三毛明信片。其中的一张贴着【大美重庆】的邮票,还盖着三毛故居的印章,她说我可以写几句话,送给我想问候的任何一个人,邮递的事儿由她来负责。




我想了想,凝视了明信片上的三毛一会儿,我说“我的话都在心里,三毛或许已经帮我捎到了。”


说句心里话,走进三毛的氛围里,聊着共同的三毛话题,彼此间的陌生人们很快就会亲近起来。望着三毛的自画像,观看了三毛故居自己制作的沙画三毛视频,我禁不住的想去探究黄桷垭三毛故居管理人的真容。

小刘说,三毛故居的管理人谢璐是一个超级三毛迷,她在不算太远的崇文路上刚开了一家“三毛印记咖啡馆”。


“三毛印记咖啡馆”坐落在一个叫做三毛广场的地方。


不大的三毛广场,中间是三毛凭风伫立在一本书中的雕塑。整个小广场以白色为基调,广场上仅有的一个建筑,就是傍在广场一侧看起来朴实无华的三毛印记咖啡馆,也是白色的调调,门口的几柄大阳伞下,放置着白色的铁艺桌椅,绿植的叶子看起来维护的很好,闪着亮光。


三毛广场上的树应该是刚栽上不久,保护架子还没拆下来呢。三毛印记咖啡馆的不远处,立着一幅好大的面板,画面和文字设计的很文艺,上书“答案墙”。墙上写着“是否我们一样,对于人生,大家会有很多困惑与无助。在这里,在三毛的世界,为大家准备了这面答案墙。”


我一下子想起了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送信和收信的规则是,只要在头天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杂货店铁卷门上的投递口,第二天就可以在杂货店后面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

我翻了翻挂在“答案墙”上标着“POST”字样的铁皮邮箱,有雨水,还有一个里面趴着一条好大的虫子。看来这“墙”刚刚立上不久,三毛还没起床,问答自然也就还没开始呢。

三毛故居的管理人、三毛印记咖啡馆的老板谢璐尚在外面办事,但已经交代了服务员小彭姑娘来招待我们,并且吩咐务必免单,因为我们是远道而来的三毛客人。



三毛印记咖啡馆的装修非常简约,一望便是三毛的风格。

墙面用的是撒哈拉沙漠的颜色,小小的内侧休闲区内除了绿叶,便是舒懒的席地沙发阅读区了。正厅小小的,桌子、椅子还有吧台吧凳,以及那些个木制或者竹制的家具,看起来都是随意搭上去的,无论如何,每一样东西是与奢华无关的。



与三毛有关的图画、饰品却让小小的咖啡屋显得灵动起来。靠在吧台边的书架上摆了一些三毛的书,懂或者不懂三毛的客人如果信手翻翻,也就各取所需了。


我点了杯美式的黑咖啡,Lynette点了一杯浇成三毛头像的拿铁咖啡。还要了两个制作精美的小点心,名字很美,可惜我忘了。


小彭姑娘说老板吩咐了千万不能买单,我们却坚持要买。因为我觉得打理一家三毛的故居和咖啡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来此见见三毛以及三毛的守护者们,最真诚的心意就是不仅仅来嗅三毛的气息,更要为这份气息的连绵奉上一点力量,而买单就是力量的一种。

争来争去,咖啡我们买了,点心算是三毛送的。

我不知道我已经坚持五年的百日行走与三毛有几分相像,但我是相信以缘分的方式行走的。

一路走来,我甚少去追求见什么人,遇到什么事儿,要研究一个什么样子的大课题,或者要成就什么。即使是每年回去都要说的跨年演讲,我也从来是不到最后都不知道究竟要讲些什么。

我说“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自己的耳朵去听,自己的脑袋去想,自己的笔去写”。还没走完,怎么会知道【跨年演讲】的题目呢?

但是缘分这东西,行走的人海之中该遇到的却总会遇到。

刚离开三毛印记咖啡馆的路上,就收到了老板谢璐的短信,刚说了“完美错过的遗憾”,又说了“下一次一定请你们吃重庆最好吃的火锅!” 我回答说“如果有空,今晚就去吃最好吃的重庆火锅吧。”

谢璐立即回信息“好!晚上见”。让我这稍有冒昧的人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重庆人的江湖和侠气。

谢璐所说的“山上”指的是重庆的南山。当车子从市内往山上盘旋快近风景区的时候,一路的火锅店,霓虹灯闪耀,真真的是一个世外的火锅山。

我们聚餐的地点叫鲜龙井火锅,百余亩占地,十亩的荷塘,鱼戏莲叶,木屋、小桥、流水,说是白天的时候还会见到白鹭……


一桌桌的火锅宴掩映在荷花、绿植、廊桥、庭院和霓虹灯的彩带之间,驻场乐队的歌唱虽有些吵,但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见到了谢璐,没想到是一位美丽而且端庄的重庆妹子,她还带来了三毛印记咖啡馆的设计师渝辰,也是一位年轻漂亮的重庆妹子。


因为三毛,大家一见如故。

用谢璐的话来说,从喜爱三毛到守护三毛,冥冥之中的一切,其实都是三毛的缘分。

2016年,重庆市南岸区政府选中她来负责整修三毛故居,2019年正式对外开放。又经过两年的辛勤,三毛印记咖啡馆也在今年的八月份开门纳客,南岸区政府更是将原来的这块荒芜空地美丽成了“三毛广场”。

如今,这里不仅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三毛迷们,更多吸引的还是本市的市民。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们已经不喊原来的公交“崇文站”的名字,而是直呼“三毛站”了。

谢璐很善谈,言语中却一直带着感恩的语气,对于三毛也是满满的情怀流露。她说“守护三毛,没有情怀万万是做不长久的,只有守着三毛的初心,沿着三毛的路,才会坚定,才会平和。”


说起她与设计师渝辰的相识,也是因为共同的三毛邂逅。又因为二人情趣相投,志同道合,因此走到了一起。当聊起她们为三毛印记咖啡馆赶装修而一副农民工的样子,她们禁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像老友一样,还与从台湾到达福建,尚在防疫隔离中的天慈通了电话。天慈说:“是姑姑三毛把大家聚在了一起……”


浙江舟山的三毛祖居是三毛的祖父陈宗绪先生于1921年建造的,位于舟山小沙镇的陈家村,三毛的信中和书中多次提到了这里。


三毛在台湾也有一个故居,在新竹县五峰乡的桃山村,是一幢红砖小屋。三毛曾在在这里租住了三年,并为其取名“梦屋”。现在的梦屋也成了三毛故居,还有一个小小的咖啡馆。


作家白先勇说“三毛创造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瑰丽的浪漫世界。”

三毛称之为大师的作家贾平凹说:“携了书和笔漫游世界的三毛,年轻、坚强而又孤独。”

作家倪匡说“三毛对生命的看法与常人不同,她相信生命有肉体和死后有灵魂两种形式。我们应尊重她的选择,不用太悲哀。”

张乐平说“看她那乐观、倔强、好胜、豪爽、多情而又有正义感,有时又显出几分孩子气,这倒真有几分像我笔下的三毛。”

三毛的父亲说“我女儿长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在这一点上,我虽然心痛她的燃烧,可是同意。”

三毛的母亲说“在我这个做母亲的眼中,她非常平凡,不过是我的孩子而已。”

三毛说“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这句话也是三毛重庆故居中贴在墙上的主题话。

其实,这句话的前面,还有一句“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

好多人会被三毛感动,但不一定说出来被感动的究竟是什么?其实,甚少人会“因为一个梦想,一个理由,而去坚强”。三毛却以她的方式让人看到了“坚强”。

三毛重庆故居的老房子门口,放置着一个三毛文创作品的柜子,里面有书,有明信片,也有钥匙环等一些小东西。故居不卖门票,但是要求每一位想进去阅读三毛的人需要先买一件文创作品,无论大小或者贵贱。

我买了一本天慈的《我的姑姑三毛》,送给了加拿大驻重庆总领馆的高级商务和教育专员廖忠博士。

我还买了一本最新出版的三毛新书《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这本书收录了三毛写给亲友的83封书信,另还收着三毛的23张珍贵照片与手迹,不少的东西说是第一次与读者见面。


我郑重的请小刘帮我敲上了三毛故居的印章。印台没大有印泥了,我们就反复的按压,敲了好多次。我说“或许是三毛故意的,为了让我们多留一会呢。”

《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有一封三毛写个她大陆最亲的叔叔倪竹青老先生的信,时间是1989年7月8日。信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是担心,政治气氛要变,我们是一群一生与政治无涉之人,但是如果海峡两岸要改,那我要伤心死了。”

当时的情形是,1987年,台湾当局宣布,准许部分台湾居民回大陆探亲,两岸开始回暖。而这封信,就是三毛两年后的第一次大陆行,回到台湾后写给舟山老家竹青叔的信。

三毛走了三十年,竹青叔也在三年前驾鹤西去。海峡两岸又开始不太平了。

我刚看到国内一个被称为“战略大师“的人,叫秦安,他说“不计代价的动若雷霆后,冬季到台北去看雨”。

【冬季到台北去看雨】这首歌,是台湾歌手孟庭苇1992年唱的,非常缠绵,而且好听。不过,换成秦安先生的语境……

三毛和竹青叔他们如果还活着,那可真的要担心死了。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0.31第29天)【完】







22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