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第29天)




三毛故居的90后值班员小刘有一点点的腼腆,她送给我一套她们自己制作的三毛明信片。其中的一张贴着【大美重庆】的邮票,还盖着三毛故居的印章,她说我可以写几句话,送给我想问候的任何一个人,邮递的事儿由她来负责。




我想了想,凝视了明信片上的三毛一会儿,我说“我的话都在心里,三毛或许已经帮我捎到了。”

说句心里话,走进三毛的氛围里,聊着共同的三毛话题,彼此间的陌生人们很快就会亲近起来。望着三毛的自画像,观看了三毛故居自己制作的沙画三毛视频,我禁不住的想去探究黄桷垭三毛故居管理人的真容。
小刘说,三毛故居的管理人谢璐是一个超级三毛迷,她在不算太远的崇文路上刚开了一家“三毛印记咖啡馆”。

“三毛印记咖啡馆”坐落在一个叫做三毛广场的地方。


不大的三毛广场,中间是三毛凭风伫立在一本书中的雕塑。整个小广场以白色为基调,广场上仅有的一个建筑,就是傍在广场一侧看起来朴实无华的三毛印记咖啡馆,也是白色的调调,门口的几柄大阳伞下,放置着白色的铁艺桌椅,绿植的叶子看起来维护的很好,闪着亮光。

三毛广场上的树应该是刚栽上不久,保护架子还没拆下来呢。三毛印记咖啡馆的不远处,立着一幅好大的面板,画面和文字设计的很文艺,上书“答案墙”。墙上写着“是否我们一样,对于人生,大家会有很多困惑与无助。在这里,在三毛的世界,为大家准备了这面答案墙。”

我一下子想起了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送信和收信的规则是,只要在头天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杂货店铁卷门上的投递口,第二天就可以在杂货店后面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