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满天下 | 2019.12.10. 第93天 【可爱的多伦多人(一)】

本来以为多伦多的冷会让多伦多的百日行走变得不冷不热,又因为温哥华与多伦多虽相隔数千公里,却都是加拿大的城市,彼此相熟、相重抑或相轻......我也不是什么人物,仅仅是标榜为“行者”的一个普通人。

11月28号从纽芬兰回来,30号下午去Downtown参加了火花国际传媒做的一场儿童时装秀。老外家长们早早的来到现场,在门口认真的排着长长的队伍,叽哩哇啦的英文主旋律让我知道这不是一场仅仅以华人为主角的儿童时装秀,而是火花国际传媒创始人—来自中国广州、移居加拿大近20年的音乐人Blur又做的一场“国际儿童时装秀”。


前些日子,Blur邀请我去他兼做公司工作室的家里聊天,我们之前在温哥华谋过面,却并无交集。他很忙,忙的好像都是些“高大上”的国际Show......他阅读过我的文字,说是也很仰慕我的才学,但我并没有太上心在意。因为现实世界中的赞扬变得越来越难以辨认真心,所以我常常就当作敬酒时候说的那些“酒话”了,很舒服,却并不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