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永远托着你2018.10.20

小的时候,我是怕蜘蛛的。那个时候,有四害的说法:苍蝇、蚊子、老鼠和麻雀,蜘蛛尽管不在其列,却也因为相貌丑陋又带些狰狞,不是那么受人待见,再挂上个"蜘蛛精"的头衔,自然更是待人恨了。



后来慢慢的懂了,居全国之力让麻雀断子绝孙是不对的,但是似乎说说就过去了,没几个人觉得这是个什么事,飞禽走兽,其实就是"禽兽",贬义词,而凡是贬义词,踩上一万只脚就是代表着革命......没有人懂得革命的真实含义是什么......我也不懂,我只知道,革命是要杀头的!一代又一代,就这样百转千回......



康桥其实没有那么神秘,31个学院说是有门卫把守,其实你只要有学院的卡或者肯花点小钱买个票,都可以畅通无阻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保密或者怕你颠覆什么,只是因为如果太多放肆的允许有游客进入,草地就不会再绿,神圣就会沦落于世俗......他们也是想的多了,世界好大,为什么一定要去看你呢?



我天生的是双重性格的人,活泼之余,喜欢独处而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深夜和酒.....有的朋友说这是颓废,或者干脆扣上一顶清高或者有毛病的帽子,我笑了笑,都笑纳了。



从小的时候就读鲁迅的作文,那个时候真的不喜欢鲁迅,觉得他就是闲的蛋疼的人,但随着岁月的蹉跎,我们也渐渐的与鲁迅同龄,突然发现我们无话可说,因为他已经都说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