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手心里的温暖2018.12.1

十年行走的小目标,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其中一个不易便是匆匆。


三个月,100天,因为感恩遇见,便有了一帮有缘相识的新朋友。无所谓过去,只相信遇见和缘分,学习彼此,分享故事,偶尔聚聚,或海阔天空,或小酒慢酌,或咖啡聊天,或康河走走,或真心话大冒险,因为用心相待更无利益或者心机,唯一的希冀是希望未来可以再见,可以创造某种合作的交集,惺惺相惜或者心意相通便是常常碰撞的一种自然情感。


硅谷之后的剑桥,更多了一种惺惺相惜和心意相通的体验,或许是因为喝了康河水的缘故吧……



按照原定的计划,我今天动身离开剑桥去伦敦。昨天下午就开始收拾行囊,东西不多却已经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好像什么东西都不喜欢扔,哪怕是一纸便条或者是一张广告、一张购物小票,都是满满的记忆。



房东邻居Lale是土耳其裔,却已经在英国和挪威等其他国家工作生活了20多年。西拔牙女孩邻居走了之后,她就搬回来住了。10月下旬,她的一个男性朋友Murat又从土耳其过来,将客厅变成了他的卧室,小小单元里一下子拥挤起来。我开始时候稍微有一点点不悦,后来想想"韬光养晦"这词,平衡多了,因为"十年"保不准还会有多少的"不悦"。我们相处很好,一如既往的相敬如宾,小小屋子里继续保持的非常整洁,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非常自觉的卫生清扫员。


Lale是伦敦一家大的期刊策划公司的区域主管,对于文章发表非常在行,她将"小众行为学"的"查新"结果告诉我,我提出的"Niche Behavioral Economics"是个新词,意味着"小众行为学"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


Murat来自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大学,是一名经济系的副教授,同时还是一名记者。那天我俩聊了聊,我刚问了问"里拉"汇率的事,他义愤填膺的说了一大堆,坚定的持"悲观"态度,他称埃尔多安总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独裁政府",搞得我一下子没办法聊天了。不过,对于英国"脱欧"他倒是持乐观态度,我问"为什么?"他说:"土耳其也不是欧盟国家,但是与欧盟之间的协议模式解决了大部分问题。"因为我曾经撰文分析过英国"脱欧"的种种模式可能,因此我们的交流还是充满建设性,旁证了我的很多想法并非空中楼阁。


早上起来,天气有些阴郁,天空中还飘着一阵子一阵子的细雨。想了想昨天最后的一日忙碌,又去了新地方,见了新朋友。夜幕降临的时候,老朋友站在街边等候,只为了一起再喝一杯咖啡送行。最后一夜的康河很温暖,久不能寐,满满的都是剑桥美好的回忆。



想起了温暖,阴郁便成为温暖的背景,心情自然就好了起来。


谢绝了剑桥大家的相送,因为约好明日再来"谢别"!享受这样的孤零零来,孤零零走的感觉,像极了生命的旅程,不用说话,只留有一头的汗水……


一个人要扛着两个最大号的箱子下楼,有点吃力,还有大包小裹的,装了些继续伦敦、爱丁堡的盆盆罐罐,都带着一样也不丢。邻居Murat和Lale听见声响,赶紧跑出来,帮助我提箱开门,送到楼下。以前我不是很喜欢这大胡子的形象,总觉得有点"拉登"的感觉,一起居住了一个半月,无声无息的也就习惯了。人其实还是一种习惯的动物,用不着轻易地说喜欢谁不喜欢谁,喜欢其实就是一种习惯,即使被迫的也是一种习惯。


我们三人一起拍了自拍照,拥抱话别。我将之前50磅购买的二手单车作为礼物送给了Murat,因为20天前他刚购买的新单车仅仅三天就被"可爱"的小偷顺走了。剑桥的单车丢失几乎是大概率事件,已经到了偷车不算偷的境界,也是醉了,万恶的"资本主义"!我一下子就想起来改革开放初期我们骑单车被偷的经历,差不多,"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估计就是这个样子…….送单车的事是二十多天前说的事,我把钥匙给了Murat,他执意给点钱,当确定我确实不收的时候,便千恩万谢!一不小心做了一回"土豪",其实我是又想着"缘分"这事,就此别过,留些好的念想或许会为土中友谊做点微薄贡献,仅仅是或许。



驾车去伦敦的路上,要走M25和M11高速公路,我已经没了三个月之前刚来时候的青涩感觉,像个"老司机"。这条路我跑了五次,今天是第六次。第一次是希斯罗机场租车后开来剑桥,第二次是去伦敦帝国理工和圣保罗大教堂,第三次是送行建伟回国,第四次是与郭大侠相会并参加"伦敦博士大赛启动仪式",第五次是接站徐世旋教授的作家同学张新奇老师。今天第六次——六六大顺!


一路循环播放着刀郎的经典歌曲,记忆着刀郎曾经带给我们的中国回忆……灯红酒绿、凤凰古道,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人来人往,记忆着离开硅谷时候的惆怅和那首《我会想起你》的丽江音乐,记忆着温哥华温暖的人们,记忆着剑桥的人和事,记忆着剑桥因为古老而带来的哈利波特般的时空妄想…….



云燕、泽伟、明夷、小布头、鸿颖、李新等或文或诗形式的送别,我常常翻出来阅读一下,有时候哈哈大笑,有时候便会惭愧自己应该可以做的更好。剑桥群里或者小窗的朋友们这两天已经开始留言送别的祝愿,像过年一样。尽管不敢相信每一句赞美都是真的,但是我相信敢于或者拿出时间去打几个字,至少在那一个时点是记忆起你来的。感恩遇见,如果没有设定太高的标准,便会显得流畅自然和顺心顺意。


一路走来,我常常感叹于生命旅程的匪夷所思,不经意之间的风轻云淡,反而可以久长。如果拿出了认真,便会常常吓着别人而终于不得善终。要求低了,便会平和下来,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便多了自然和宽容。虽然少了纽带和常常见着,又何尝不是"江湖大着,日久路遥,心意懂得,便是相伴"呢!


"你在我身边 相对无言 默默的许愿 对爱的依恋


牧场的炊烟 妆点着草原 爱 相拥着 牧归的少年


你在我身边 把我的手牵 牵着我手心 不变的誓言


高高的雪山 祝福我们 爱 在这一刻 永恒永远"



刀郎《手心里的温暖》是一首荡气回肠的歌,循环听着,真的很感动。如果懂得歌名"手心里的温暖",便是懂得了歌词全部的意义,也是懂得了剑桥回忆的全部意义。


谢谢你们,三个月来剑桥相识的有缘人们!谢谢你们,三个月来让我惦记也惦记着我的亲人好友们!



希斯罗机场附近的小镇很美,换车的过程一波几折却经历了又一番美丽的遇见。伦敦国王学院的访问学者、武汉大学的金伟教授早早的就帮助我安排了伦敦的住处预定,陪同机场,拥挤地铁,温暖的交待每一个伦敦注意事项,准备了独特风味的欢迎晚餐……真挚的说声谢谢,认识你们真好!


一个人,自顾自个的行走,不抱有任何使命。活在下一个十年,只有梦在,没有目标,只有随缘随性,有缘分享便去道来,无缘分享便留在自己的文字和有缘的世界里。地老天荒,最温暖的手心恰恰就是自己手心的温暖,温柔或者温暖自己还是彼此,只有自知而从不会有任何的金口玉言,我已经无数次体会了这一生命的终极意义。


明天,再别康桥,感恩遇见。

1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