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羊皮的狼(第76天/2020)


说句心里话,关于“狼”,关于以“狼”为偶像的精神和文化,我是不喜的。我觉得,难道人类还不够凶残吗?我们还要以虔诚之心或者干脆就是功利之心去讴歌那些个以“狼”为主题的凶角色,人类受到的罪还不够吗?


《大灰狼和小红帽》、《狼和狐狸》、《伪装成牧羊人的狼》、《狼来了》……一堆的狼故事。狼子野心,与狼共舞,狼狈为奸、狼贪鼠窃、豺狼当道…… 一堆的狼成语,还不够吗?吴京的电影《战狼》,我也喜欢看,但是如果信了“战狼”,现实中又会当真几许。

我喜欢《披着羊皮的狼》这首歌,我希望狼能披上羊皮。这不是“装”,而是一种强大内心和本领之下的温柔和善良。

刀郎的这首歌唱得好,因为草原,因为纯净,因为以人人都能听懂的“爱情”演绎了狼的梦想。

王宝强扮演傻根的电影《天下无贼》,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我流泪了很多次,即使今天再看,也会不自觉地黯然神伤。我感动的是刘德华最后的善意表达或者是为爱博死的力量,感动的是刘若英虔诚的向天跪揖,只为求刘德华的血脉来世再见,最挥之不去的画面是一群狼站在山坡上仰天长啸,只为送穷小子傻根归去故里......

我喜欢有情有义的狼,不喜欢那些个弱肉强食的白眼狼,我觉得愿意披上羊皮的狼,或许是世界上的好狼。

一名叫做拉丁格(Elli H. Radinger)的德国科普作家,30前放弃了律师的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到她所热爱的事物──观察狼和写作中。因为热爱,她只身25年在美国的黄石公园与狼为伍,写出了10余万字的《狼的智慧》,算是替狼正了名。她写道:

“因此,我确信野狼与我们人类的行为模式是非常相似的:它们关心、照顾家人,既有权威公正的头领,也不乏善良互助的同伴;既有意气风发的青少年,也少不了惹是生非的淘气鬼。

通过观察它们的生活,我甚至觉得狼是如此伟大,它们完全可以成为某些人的生活导师。

不仅如此,野狼还是我灵感的源泉,它们教会我以新的目光——狼的视角——重新审视世界。”

读到这里,我有些释然。看来,我心智中对于“狼”的印象被脸谱化了,《格林童话》功不可没,中国的寓言故事功不可没,“狼文化”、“狼图腾”的喧嚣也功不可没。

姜戎写的《狼图腾》那本书,我也读过。姜戎以内蒙古的草原狼为对象,写的算是惊心动魄,好多人喜欢其中的金句,我觉得有道理,但总是读出了太多血腥之气。也许很多人读了之后会血脉喷张,也自然会崇拜成吉思汗铁血欧亚大陆的盖世威武。但如同之前我们阅读成吉思汗时候我的心得体会,我不是太喜欢此类的英雄,我写道:

“我越来越觉得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正是源于此,满口的仁义道德和满肚子的男盗女娼,却用谋略、权术和兵法的大词赋予我们以“智慧”的含义。”

艾丁格写道:

“与荧屏里播放的那些龇牙咧嘴、卑劣成性的家伙截然不同,真正的野狼群相处和谐、轻松,充满了爱意。

照顾其他生病的家庭成员,且长时间地为其提供食物的特性,我们只在人类和野狼这两个物种身上看到过,那就是野狼和人。”

艾丁格说的是野狼,而不是被圈养的狼,难道狼的野性或者本性中,是善良的,圈养了是不是就变成坏蛋了,难道这也是人的错?…… 看来,上帝造出来的人类真的不是什么好鸟!

艾丁格带着一丝难过的心情描写了群狼猎杀麋鹿的场景之后,说:“但是大自然终究是大自然,这里的死亡充满了血腥和恐怖。野狼捕猎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对于它们来说,那既不是罪恶,也不是凶残,只是为了生存。”

其实,这就是人类或者狼给予自己的借口,也或者说就是生活的真实,无论我们有多么柔软的心脏。

艾丁格又说:“可惜,在人类世界里,大多数人太看重地位,希望被别人重视和认可。这种社会认可像毒品一样,诱惑着人们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其实,让我们感到幸福的快感的,不过是大脑里分泌的多巴胺、啡肽类物质和催产素,它们分泌得多,我们就会感到幸福,与其他无关。”

关于印象中狼的凶残,艾丁格并没有回避,她说:“若要了解狼的魅力,我们就不能回避它们黑暗的一面,只有接受了大自然的每一面,我们才能真正地了解它们。”

顺着艾丁格的这个逻辑,我的观点,喜欢“披着羊皮的狼”就有了支撑了。换句话说,人类的本性也是狼的本性,但是“人本善良”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