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的陷落(第39天)

作者:张家卫

以色列百日散记(39)

茨威格(1881—1942)是一位名人,奥地利人,后来在英国。

我们熟悉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传记《巴尔扎克》等都是他的作品。


茨威格的写作特点是善于采用心理分析,也因为此,他不仅非常善于在生活中捕捉决定人生戏剧剧情发展的瞬间,也非常善于在历史上找到对人类命运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关键时刻。

所以,这本书《人类群星闪耀时》的原文书名为Sternstunden der Menschheit,而“Sternstunde”的原意是:历史上决定命运的时刻,关键时刻,转折关头。


在这本书中,茨威格向我们展现了十四个星光灿烂的时刻,或是重大的历史事件,或是某些有代表性的人物所经历的内心激烈斗争以及他们命运的波澜起伏。

由于当下愈发纷杂和令人焦虑的世界,我们不乏听到各类或名人或凡人的预测和分析,这也是我来耶路撒冷试图聆听“上帝”声音的原因之一。


借着TWG Tea Canada Club读书会第150期的推荐,我们就来听听茨威格以他的视角讲述的《拜占庭的陷落》故事:

拜占庭已被土耳其人团团围住。

由于千百年共同的文化,拜占庭城对于整个西方世界便显得神圣,对欧洲而言,它才是荣誉的象征。而且,只有当基督教世界联合起来,共同保护这个虽在东方、业已衰败不堪的最后堡垒时,才能让索菲亚大教堂继续成为一座基督教的教堂,索菲亚大教堂是东罗马基督教的最后一座,也是最美丽的一座教堂。

索菲亚大教堂成为基督教在东方最后的一个象征。



君士坦丁立刻认识到危险逼人。尽管穆罕默德二世发表了许多和平言论,君士坦丁仍然怀着可以理解的惊惧,一而再地派遣信使前往意大利去见教皇,前往威尼斯、热那亚,让他们派遣战舰和士兵前来增援。

但是罗马犹豫不决,威尼斯也毫无动静。因为在东方和西方的教会之间,还一直存在着一个难以逾越的古老的神学上的分歧。

希腊教会憎恨罗马教会,希腊的大主教拒绝承认罗马教皇是基督教的最高牧人。

尽管面对土耳其人的威胁,在费拉拉和佛罗伦萨举行的两次最高宗教会议上,早已作出两个教会合二为一的决定,并且为此答应帮助拜占庭抵御土耳其人。但是等到对拜占庭的威胁不再有燃眉之急,希腊的宗教会议便拒绝让条约生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