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是谁?(2020.11.3第42天)

今天,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揭晓的日子。我觉得,这是2020年除了新冠之外,最大的一件事。


In journalist Kirsten Powers’s rambling and affectionate account of an interview with Donald Trump, this surprising nugget stands out:

Trump described himself as an Ayn Rand fan. He said of her novel The Fountainhead, “It relates to business (and) beauty (and) life and inner emotions. That book relates to …everything.” He identified with Howard Roark,the novel’s idealistic protagonist who designs skyscrapers and rages against the establishment.

2016年4月,特朗普为争取共和党(GOP)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时,接受了《今日美国》记者鲍尔斯(Kirsten Powers)的采访,采访是在轻松、随意的状态下进行的。

特朗普称自己是安·兰德的粉丝。当谈到她的小说《源泉》时,特朗普说:“这本书谈到了商业、美、生命以及内在情感等,这本书涉及了……一切。”他很喜欢这本书,也赞同小说中主人公霍华德·洛克(Howard Roark)的行为,即他亲手设计了摩天大楼,然后又炸毁了它。(此翻译仅仅是意译)

换句话说,特朗普也许认为自己就是霍华德.洛克的再世。

投票正在进行中,现任总统特朗普的选情充满了不确定性,他是否会赢,在我自己无法得知答案,更无法知道真相的时候,我对于支持特朗普和支持拜登的观点,凡是有逻辑的推理均予以假设上的赞同。

但是真相究竟是什么?或者说,无论谁赢,未来的美国和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一直试图用一种最简单的方法来排查,因为四年前奏效了。特朗普宣称他是安.兰德的粉丝,而他的上一次大选胜利以及四年来他的所作所为,无不闪耀着这个女人的影子,不管你喜欢或者不喜欢,赞同或者不赞同。

安.兰德(1905-1982),俄籍美国人。按照顺序,一般人都是先看《源泉》(1943年出版),因为安.兰德自己说过整部《源泉》是《阿特拉斯耸耸肩》(1958年出版)的序言。但是我先阅读的是《阿特拉斯耸耸肩》,因为我觉得结果更重要,也是偷懒。

2017年,我深度阅读了《阿特拉斯耸耸肩》,并且做了39天的诸章解读,所有的内容目前都在张家卫工作室的网站上(zhang-jiawei.com)。

太多的机构和人在预测或者判断特朗普和拜登究竟谁会赢,其实我也关心这个问题,胜过关心所有的问题,因为这事的影响太大了。

于是,我取出了《源泉》,我已经随身带着这本书三年,却未有读完。这一次,我连续几天将这本900页的厚书读完,希望可以寻出特朗普或赢或输的结果逻辑。换句话说,他赢或输,不仅仅是他个人,而是美国的“自由主义”之赢或者输。如果扯上安.兰德女士的话,安兰德要么继续幽灵在白宫,要么就是不得不离开白宫,再回到她的亚特兰蒂斯山谷中继续潜伏。

《源泉》是一本什么样子的书呢?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与世俗格格不入的青年建筑师,以特立独行的思想和方式最终获得个人胜利的故事。书中涉及的主要人物有五,除了霍华德.洛克,就是他的建筑师同学彼得.吉丁以及埃斯沃斯.托黑博士和报业大亨盖尔.华纳德,还有唯一的女主角多米尼克。

书中的正派角色是以洛克为代表的利己主义,也就是我们通常熟悉的“自由主义。反派是以托黑博士为代表的”利他主义”,或者是我们常说的“集体主义”。

今天,特朗普是不是会赢,我相信全世界的人都是爱恨交加,观点、证据、模型以及形形色色的八卦已经够多了,我就不做预测了。我仅将特朗普想要成为的人——霍华德.洛克的语言,以及书中反派托黑博士的语言,摘来小片段放在下面,请大家自己推敲:

一、托黑博士:

“说伟大是一种言过其实,就像所有的言过其实一样,它必然导致无知。这使我们联想到膨胀的玩具气球,不是吗?但是,在很多场合下,我们不得不承认有近乎伟大的人和事——太接近了——接近我们笼统所指的伟大。”(第285页)

“那些被赋予辨别能力的人能够从考斯摩—斯劳尼克大厦的外形中获得彼得.吉丁向我们传递的信息。能够看出那朴实厚重的地上三层代表了支撑整个社会的工人阶级;那别无二致的、窗格向着太阳的玻璃窗象征着普通人的灵魂,象征着兄弟大同阵营里,那无数无名者的灵魂正迎向阳光;那一根根壮美的壁柱稳稳扎根于地基之中,直耸入那科林斯式的壁顶,象征着只有扎根于广阔的沃土中才能盛开不败的文化之苑。”(第285页)

“我来告诉你,那就是未来的世界,是我所希望的世界。那是一个顺从的世界,也是一个团结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的思想都不属于自己,而是一种去猜测邻居心思的企图。如此反复,全世界都是这样,因为每一个人都必须与他人意见一致。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没有人会拥有自己的欲望,他所有的努力都是冲着满足邻居的欲望这一目的去的,而这个邻居除了去满足下一个没有欲望的邻居的欲望之外,并没有任何的欲望,全世界都是这样。因为,全世界的人必须为所有的人服务。”(第826页)

“活像一只章鱼,全是触须,而没有脑袋。判断力!没有判断力,只有投票处,零的平均数——因为不允许有个性存在。拆掉了引擎的世界,只有一个靠手来起搏的心脏。我的手——其他极少数像我一样的人的手。”(第826页)

“我们将享受无限的服从——来自那些除了服从之外一无所长的人。我们会称之为“服务”。我们会为服务颁发奖章。这将使人人奋勇争先,看谁服从的更多更好。除此之外将不会有其他荣誉,没有别的个人成就可言。你能在这副图景中看到霍华德.洛克吗?看不到,那就别浪费时间问愚蠢的问题了。一切不能被控制的东西必须灭亡。“(第827页)

“你知道被带到阳光底下的深海生物的命运吗?未来洛克们的命运就是那样。你们其余的人会微笑着服从。你注意到了低能儿总是微笑吗?人类的第一次皱眉就是上帝第一次触摸他的额头。思想的触摸。可是我们将既没有上帝也没有思想。只有通过微笑来进行的投票。自动控制杆——统统都在说‘是’…… ”(第827页)

“我没有个人目的。我要的是权力。我要的是未来的世界。让所有人遭受痛苦,而没有人享受快乐。阻碍发展的脚步。让一切停滞不前。在停滞中实现平等。所有人服从所有人意志的支配。全面的奴隶制——甚至连一个主人的尊严都不存在。从奴隶制到奴隶制。一个巨大的怪圈——以及完全的平等。这就是未来的